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酒桌上的战争(上)
    “欢迎!欢迎!小伙子们和姑娘们。”他做手势让他们坐到已安排好的椅子上。

    “非常欢迎你们。我们曾一度非常担心那些绿皮会毁掉我们的家乡。祖先在上,哪怕他们是你们所说的战力不高的苦工,他们依然太多了!庆幸的是,你们你们的到来终结了一切,我们蛮锤矮人感激不尽。”

    “你好,请容许我正式地自我介绍一次,我是杜克*马库斯,现在是联盟副统帅,这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杜克耐心地解释了关于部落的事情,兽人所干过的一切,又谈了谈暴风城的命运。

    最后,杜克果断用上麦迪文的节操。

    此时此刻,杜克身上尽是神圣的光辉,那是一种非常容易得到认可的亲和力。

    “库德兰,你和你的族人会加入我们联盟么?”

    库德兰皱起了眉头,拉扯着他的胡须,再一次翻出麦格尼给他的信。

    之前他一直觉得不靠谱的内容跃出了纸面,混合了杜克的解说,进入了他的想象中。

    如同今天一般别无二致的绿色狂潮淹没了卡兹莫丹。

    粗鲁的绿皮控制了矿洞,搜刮干净那里所有的铁矿石。

    巨大的黑色铁战船扛着库尔提拉斯舰队的炮火傲然穿越海面。

    让绿色的灾厄席卷整块大陆。

    当所有的信息加上亲眼所见之后,事情的真相让库德兰还有其他蛮锤矮人不寒而颤。

    “的确如此。”库德兰长长叹了一口气:“我们蛮锤曾经和铜须部族有过很多矛盾——这才有了那场糟糕的‘三锤之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离开了卡兹莫丹。不过他们依然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的族人。”

    库德兰说到这里的时候,杜克已经觉得有戏了。

    “这些肮脏的绿皮,这个见鬼的部落,先攻击了我们的兄弟,掠夺了他们的土地和传承千载的矿石。嗯,矿石就是矮人的财富与生命。现在又来打我们。全靠你们及时的增援才让我们逃脱了家园被毁的命运。”说到这里,库德兰话锋一转:“没错,我的确有点不喜欢你那种恰到好处的支援时间。但……”

    “但?”杜克挑了挑眉毛。

    “但这些肮脏家伙对整个世界的威胁既然是实在的,你们也的确拯救了鹰巢山。”库德兰一只手重重得敲在他椅子的扶手上:“当然,我们会加入联盟!我们必须联手剿灭这些兽人,直到他们成为再也不能对任何人构成威胁的可怜虫!”

    他站起来,对杜克伸出了手:“毫无疑问,你们会得到蛮锤的援助。”

    杜克伸出手,然后迅速龇了龇牙。

    尼玛,库德兰这家伙小心眼啊!手上用这么大劲!手都快被捏碎了

    库德兰突然坏笑了起来:“不过啊,矮人最讨厌虚情假意。蛮锤的援助是一定有的,但追加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

    某个蛮锤之王勾了勾手指,一群五短身材的矮人就扛着杜克送来的酒,“呼嗤呼嗤”地跑上来。

    十桶酒一字排开。

    库德兰一巴掌拍在一个酒桶上:“来,别耍把戏。王对王,将对将。每次一人一杯,你被我喝倒了,我出一半狮鹫骑士。你有本事放翻我,我带所有狮鹫骑士跟你混!当然,你也有权力拒绝……”

    说到后头,那完全就是威胁了。

    蛋疼的威胁。

    杜克不自觉地把眼睛的余光一瞥。

    此时此刻,暴风王国的将星璀璨:

    初代五圣骑之一的加文拉德*厄运。

    后来会成为元帅的雷吉纳德*温德索尔。

    在原来的历史中挂掉,但现在铁定复活后会第一批升为元帅的汤姆*西莫斯。

    现在,所有的将领,齐齐……后退了一步。

    动作之整齐,仿佛经过无数次演练。

    尼玛!没义气也得有个谱吧?

    杜克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咦,还有一个没有后退。

    杜克的欣喜劲还没过,立刻发现,那家伙特么是希女王啊!希尔瓦娜斯挑了挑长长的金色眉毛,脸上尽然写着:你们男人拼酒,关我什么事?

    “主人,你就安心尽庆吧,我会负责把你带回去卧室,确保你不会做出任何有失联盟礼仪和公爵身份的事情。”这次赶来随军出征的小侍女凡妮莎,做了一个端正的淑女礼。

    可是为毛你腰间挂着十几圈盘成环形的绳索啊!?

    我一旦喝醉了,你就会把我捆成粽子吧?

    哦,见鬼,到底你是主人还是我是主人?

    这时候,库德兰的形象在杜克的视界里开始无限地放大,已经比矮人所能变大的体型更为巨大了。

    嗯,那绝对是魔王级的体型和压迫感。

    库德兰站了起来,一面严肃(骗人的)拉出杜克的手,握住,然后塞进一个巨大的小木桶形状的酒杯,里面尽是芳香浓郁的美酒。

    “我以蛮锤之王的身份代表鹰巢山五万同胞感谢你。杜克!为了矮人与人类的友谊,干杯!”

    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其实就一个意思——你小子特么给我喝!

    他只说了这一句,不过已经足够了,后面那群没义气的王八蛋同样举起酒杯:“为了联盟!”

    联盟你妹啊!

    小爷我为了讨好矮人,在这些矮人喜欢喝的甜果子酒里倒酒精了!

    杜克脸都白了。

    什么叫作茧自缚,这就是了!

    不作不死,为什么我好端端的要去作死啊!?

    当杜克苦着脸举起酒杯的时候,酒桌魔王库德兰发话了:“我先干,你慢慢来,不过记得公平就是。”

    说完,库德兰魔王用三秒钟把至少500毫升、至少有50度的所谓果子酒一饮而尽:“爽!这他娘的才是美酒啊!见鬼,以前我喝的简直是马尿。”

    杜克……穿越前只是一个大学牲,没入过社会,更不是一个经历过酒精考验的桌上勇士。穿越后虽然这身体不差,但没经过特殊锻炼的身体,也就是平均水准。

    突然要杜克对上魔王级的库德兰,杜克想哭了。

    杜某人心中暗暗淌泪:“为毛我不按照原来历史,把洛萨抓来。有洛萨顶缸,说什么也不会轮到我。”

    就在美酒入喉的瞬间,奇迹发生了。(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