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8章 酒桌上的战争(下)
    系统精灵跑出来了:“亲爱的宿主,你想千杯不醉吗?”

    “废话!有什么好办法吗?物理性的。”

    “我可以刺激宿主体内针对酒精的解酒酶增生,让宿主你更不容易喝醉。最高可以把宿主你的酒量增幅5000%,不过代价是宿主的体能……”

    “别说了,干吧!”

    就在库德兰牛饮完毕不到三秒,杜克也汩汩汩地把那一大杯子给干了。

    “来!谁怕谁!?”杜克直接把大酒杯翻了过来,只有寥寥几滴酒液滴下来,以示喝光。

    一时间,众人哗然。

    到底杜克这是真人不露相?还是纯粹的蛮干,等会儿就原形毕露?

    伊露希亚*巴罗夫小姐疑惑地看了看巨大的酒桶,仿佛被那酒液的醇香诱惑了一下,伊露希亚一招手,自然有矮人女侍帮忙倒酒。

    伊露希亚就喝了一小口,初始觉得有点甜,短短一分钟后,霸道的酒劲就从胃里绽放开,一股热流从心胸部位升腾,直窜脑门。

    “天!这是什么酒?”伊露希亚差点站不住。

    那边,库德兰看到杜克居然没一杯倒,蛮锤之王是很不爽的,要知道,他自己都差点被呛到了。他寻思着:你这个小白脸也这么能喝?那刚才装什么不能喝!

    “我就是不喜欢你们人类这么多弯弯道道,今天我不喝翻你,我就不姓蛮锤。来,我们喝个痛快!”

    一桶酒,哪怕是小桶装,少说有10升,很快就被库德兰和杜克喝光了。

    这边的库德兰固然是天赋异禀。

    那边的杜克同样是深不可测啊!

    周遭一群跟着喝的家伙大多东倒西歪了,仅剩几个没‘战死在酒桌’上的家伙也有点醉眼朦胧。

    偏生场中间那两个家伙摇摇晃晃就是不倒。

    “喂,杜克小家伙,你不觉得我们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吗?”库德兰擦了一把胡子上沾着的酒水,结果不小心擦到眉毛上面。

    “嗯,库德兰老头子,来点更刺激的吧?”杜克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巴,然后手指捅到鼻尖:“要不?混酒喝?”

    “那是必然的第二阶段,谈不上刺激。”库德兰一扬手:“把我军事地图上的模型都拿来!还有我的宝贝。”

    很快,一大堆狮鹫骑士模型摆到了桌上。

    “现在开始,每过一轮,我就多投入一个小队8名狮鹫骑士。相对地,你要给我多10桶这种酒。”

    “没问题。”

    “我还没……说完,从现在开始,我们混酒喝。每一轮都必须喝跟上轮不同的酒。而且我们玩骰子。”

    “什么骰子?”

    看到一个矮人侍从拿来一个拳头大小的骰子,杜克哑然失笑。

    尼玛,应该说各个世界的酒鬼都通用的吗?

    只见那个骰子每一面都写着不同的内容,上面有‘随量’、‘一杯’、‘两杯’,当然那,最恐怖的莫过于那个‘桌上清’。

    现在,桌子上至少摆着二十种不同的酒……

    那一刻,杜克十万草泥马大军在心中狂奔,他想死的心都有。

    解酒酶增幅5000%,听上去很多,若果自己本身是战五渣的话,5000%就是50倍,50倍也就250而已。

    一个‘桌上清’绝对可以把他给秒杀掉了。

    “嘿嘿,你可以每轮只喝一杯,但喝一杯只算保本。你必须喝多一杯不同的,才可以投骰子。骰子上投出来,就是对手要喝的。对手喝完才能开始自己的回合。”

    什么都不想知道了,此刻杜克只想打个电话,呃,打个法师传信给洛萨,如果因为酒精中毒挂掉,算不算工伤?

    残酷的决战开始了。

    杜克先攻,他脸黑,喝了两杯之后,库德兰只中了一个‘随量’。这个无耻的蛮锤之王为了骗酒喝,居然只小小地呷了一口。

    浪费机会是会有报应的。后攻的库德兰打了杜克一个‘五杯’。

    看见势头不对的杜克果断作弊,让系统精灵控制自己的肌肉,丢了一个‘桌上清’给了库德兰一下狠的。

    然而,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库德兰居然没有倒!

    居然还没有倒!

    在桌子上的酒重上一遍之后,他非常无耻地,非常人品爆炸地还了杜克一个‘桌上清’。

    杜克被击沉了……就差那么一点……

    看着系统提示里“你还差1%的酒量就陷入完全醉酒状态。”的提示,杜克愣是撑了过来。继续作弊,又是一个‘桌上清’还以颜色。

    这一次,酒桌魔头库德兰终于有不支的迹象了。他几乎是拼尽吃奶的力气再给了杜克‘一杯’。

    此时此刻的联盟酒桌主帅杜克*马库斯,怀着最悲壮的表情,喝了下这杯酒,然后轰然倒下。

    胜负已分?

    不!

    库德兰在一众蛮锤矮人的欢呼声中,高高举起酒杯,却半滴也喝不下了。

    这一刻,库德兰被什么附体似的,他高声唱出一段雄壮而带着孤寂的曲子:

    “此身为酒之骨!”

    “血脉注酒,心如酒缸!”

    “纵横无数酒场而不败。”

    “未曾一次败退。”

    “未尝得一知己。”

    “吾常独立于空酒桶之巅,独醉于孤独的胜利之中。”

    “然而,留下的只有虚无。”

    “则此躯,注定为酒而生,为酒友而战。”

    唱完,手中酒杯轰然落地:“我宣布,从今以后,杜克就是我兄弟了!”说罢,酒桌魔王库德兰*蛮锤……倒下……

    发出了如雷的鼻鼾声。

    居然,是不分胜负!?

    可以一个人拼酒拼掉对方一个团的库德兰居然跟人类年轻的法师杜克拼个不分胜负。

    可以想象,杜克的名声会在一夜之间传遍整个鹰巢山。

    对,没错!

    杜克率军拯救了鹰巢山,或许名声还无法做到家喻户晓。但杜克在酒桌上拼掉了库德兰,那么杜克注定名声响彻整个矮人世界。

    矮人的世界观就是这么奇葩,唯有最能打,最能喝的家伙,才能出名。

    发现来宾和主人席上再没有谁能站着。双方的善后部队纷纷出来打扫战场,把各自的‘尸体’捡回去。

    一个貌似是库德兰老婆的矮人大妈把库德兰一把摔上一辆小推车,像即将要倒垃圾一样把库德兰推走了。

    凡妮莎则拖着杜某人的腿,拖死狗一样拖走了杜克。(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