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哭泣的心
    这是一次盛大的庆功宴,出席的宾客少说过千名。

    然而围在杜克附近的家伙却不多。

    因为一旗退万军的恐怖事迹被官方有意地淡化、弱化,很多不明内中原因的地方贵族根本不知道精灵无厘头的反胜其实是谁的功劳。而且杜克来头太大——联盟副统帅,麾下指挥的个个都是国王。理论上奎尔萨拉斯加入之后,法师团也会提供给杜克使用。

    结果就是,胆敢在杜克面前露面的,最弱的都是个实地领主,又或者是议员。

    杜克也就本着公式化的笑容,应付着他们。

    只不过,杜克本能地能感受到他们的骨子里流露出的轻蔑。刚开始一、两个还可以说是误会,到后头,连杜克身边的凯尔萨斯都脸色不好了。因为不止一个议员忍不住想用精神力试探杜克,似乎是想知道,杜克是何德何能,以晨星法师这么微弱的实力混上联盟副统帅之位。

    要知道,精灵的辰星法师除非是出身高贵外加资历够老,否则在银月议会里连个议员都捞不到。

    每一个出手的家伙,爪子都被杜克直接剁了。

    就好比石头剪刀布环环相克,管你什么形式的精神力,杜克直接都能在不到十分之一秒内找到相克的法子。

    至此,他们才开始正色看待不论是以人类还是精灵角度上看,都年轻得过份的杜克。

    杜克的关注点却在奥蕾莉亚身上。

    借助系统精灵的声音过滤和放大,杜克听到那些围绕着奥蕾莉亚的精灵们在说什么。

    “奥蕾莉亚侄女啊!听说你要转侍那位人类大领主了。是要获得爵位了吗?封地在哪里确定了吗?”

    “奥蕾莉亚姐姐,你是要嫁给那个联盟副统帅小子吗?我好羡慕你哦……”

    听了一会儿,杜克总算搞懂了,这是一批中、低层的精灵贵族,跟风行者家族嘛,还是有点亲戚关系的。

    跟那些高高在上,打肿脸充胖子的上层贵族不同。这次受灾最严重的,就是这些封地在永歌森林南部的贵族了。

    几千年不曾有变化的森林被烧毁,大量领民被杀,看样子同样损失惨重的王室和议会议员们也不打算支援他们这些苦逼。未来的苦日子是可以预期的。

    奎尔萨拉斯同样位于一个尴尬的地理位置,它占了整个大陆最北面,南面就跟大陆上最强大的人类王国洛丹伦接壤。

    根本没有扩充领土的余地。

    活不下去,自然民心思变。他们以碰运气的心态来奥蕾莉亚这边探探口风。

    奥蕾莉亚一面尴尬,事实上,她决定跟杜克混,还是这几天的事。到底所谓的转侍之后混什么位置,有没有爵位,她一概不知道。她当然明白杜克不会冷遇她们姐妹,只是她这些天来忙昏头了,而且还发生那件事……

    看到奥蕾莉亚愣住,这些亲戚们的表情各有不同:有好奇,有期待,有假笑,有敷衍,有意味深长……最多的,就是不看好。

    在人类世界当中,从没有给外族封爵的先例。

    应该,也是给人类忽悠去卖命吧?

    这时候,杜克过来了,还有十几步,杜克就开口笑道:“哟,我的女伯爵,你在这里啊!”

    女伯爵?

    这个尊贵的称谓,是奥蕾莉亚的?

    不论是什么国家,能混到伯爵这一级都绝对不能称为小贵族了。

    这时候,一个女精灵打趣地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尊贵的马库斯大公爵阁下,奥蕾莉亚可是我们风行者家族最美丽,最厉害的游侠将军,你可不能轻慢她。别告诉我们,奥蕾莉亚一块封地都捞不到哦。”

    “怎可能!奥蕾莉亚是我最重要的人。”杜克也不含糊,当着这些长耳朵的面掏出一份领地证明书,上面是一幅有着莱恩国王亲笔签名和盖了王家火印。

    看到杜克理论上的封地是如此巨大,周遭所有精灵都吓了一跳。

    “好了,如你们所愿,顺便告诉你们吧,我的东艾尔文森林女伯爵的封地是这里。”杜克左手轻轻拉住奥蕾莉亚的手,右手在地图上一圈。

    这一圈,没把精灵们吓死。

    按照地图的标注,这里已经是过千平方公里的森林了。这哪里是什么伯爵领,说是公爵领都嫌大了。

    奥蕾莉亚竟然成了人类王国的实地公爵?

    这消息简直一石激起千层浪,如果不是知道暴风王国旧领土依然是沦陷状态,估计精灵们都炸锅了。

    不过,这也是希望啊!

    杜克轻轻地来了,轻轻地又走了,留下满满的逼格,和一群更为热切的风行者亲戚。

    夜深了,在宴会结束之后,杜克回到了国宾馆,他却发现加文拉德一道房门口附近就支支吾吾地滚蛋了。

    这只说明一件事,奥蕾莉亚来了。

    房间内传来悠扬的竖琴声,游侠与竖琴是最好的组合,上天赐予她们最灵活的手指,拨弄琴弦所需的高超指法如吃饭喝水一般轻松。

    但是,跟以往杜克任何一次聆听的曲子都不同,夜色下的琴声的确悠扬细腻,当中却仿佛在述说着一个无尽悲伤的故事。

    “奥蕾莉亚,到底发生了什么?”

    放下竖琴,轻轻走到杜克身前,奥蕾莉亚直接拥住了杜克。杜克可以明晰感受到肩膀处传来迅速扩大的湿润。

    “我父母战死了。”

    轻轻一句话,对杜克无异晴天霹雳,按照杜克对于奥蕾莉亚历史上的记忆,应该战死的是她最小的弟弟里拉斯才对。现在莉拉丝没事,杜克宴会前还反复确认过,谁知道居然是她的父母牺牲了?

    “我不是反复叮嘱过,要你撤离自己的亲属吗?”杜克的身体跟着奥蕾莉亚颤抖着。

    “是的,他们其实早到了银月城,不过又在我们姐妹不知情的情况下回去了。以游侠领主的身份……”奥蕾莉亚哽咽着:“我知道,这是他们的责任,也是他们的荣耀,但我……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今天晚上,我难受得快要疯掉,我却不得不装出最端庄最高贵的仪态,撑出一副笑脸来面对各位来宾,应付那些日子过不下去的远房亲戚……”(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