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意外的宣言
    “但是我避免不了啊!”阿尔萨斯用力地握着拳:“艾奇纳斯那个家伙号称是摄政大臣,关键时候却要我来下决定,好多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等我知道的时候,我已经必须在两个糟糕的决定当中挑一个不那么糟糕的。我就不懂了,在本质上我跟你这个统帅在做选择时有什么不同?”

    四周一下子寂静下来。

    尽管这个偏厅空无一人,但鬼知道隔壁是否有人会偷听。

    不,应该说杜克确定有人在偷听,甚至不需要系统提示,他已经听到了那个粗重的呼吸声。杜克不知道是谁,杜克只知道自己要慎言。

    杜克托着自己的腮帮子:“我问你一个有点残酷的连续性问题可以么?”

    “你问。”阿尔萨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带着一船难民在大海上漂泊,根本无法指望救援,突然发现有三分之一的人感染了瘟疫,你怎么办?”

    “我……”阿尔萨斯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我会让那三分之一人跳海。”

    隔离,然后任由感染者自生自灭,这就是这个时代最普遍处理瘟疫的做法。

    杜克不置可否:“如果你这时候发现剩下的一半人其实也感染瘟疫了呢?”

    “也让他们跳海。”阿尔萨斯的声音已经小了下去。

    “过一阵子,你再发现,剩下的人当中,还有二分之一……”

    “够了!你这是在拷问我的良知与灵魂!”阿尔萨斯双目尽赤,拍案而起。

    “不,我并没有拷问你的良知与灵魂。”杜克冷眼对视阿尔萨斯:“我只是在告诉你,你不要用自己浅薄的常识去判断每一个问题,然后糟糕地把自己逼入两难选择的死胡同了。你跟统帅最大的区别就是考虑问题的全面性!”

    “全面!?”

    “对!我刚才只是问你怎么办?我没有逼你一定要按照这时代的规矩去处理。”

    阿尔萨斯愣了:“那怎么办?”

    杜克声音一厉:

    “你学过医学常识没有?”

    “你问过难民里有医生没有?”

    “有牧师没有?”

    “你确认过瘟疫的种类没有?”

    “有治愈的希望没有?”

    一连五个‘有没有’,把阿尔萨斯轰得晕晕乎乎的,他辩解着:“但我根本不懂那些常识……”

    “所以我才让你寻求难民里是否有医生啊?身为统帅,自己不懂没关系,你就交给专家好了。你必须任命一个看起来最靠谱的家伙给你当这方面的顾问。你不会选,就让那方面的人自己推选一个。你无法判断,就交给专家替你去判断。”

    阿尔萨斯首先是震惊,震惊过后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钦佩。原来名震联盟和部落的副统帅,原来打赢这么多伟大战役的杜克*马库斯获得成功,是有原因的。

    这就是自己跟顶级统帅的差别吗?

    对啊!自己在收到副统帅的警报之后,既然摄政大臣无能,自己就该扛起这份责任,尽可能全盘安排事情,而不是什么都不做,等到事态恶化,才做出痛苦的抉择。

    阿尔萨斯深深地低头,朝杜克鞠躬。

    “受教了。马库斯阁下,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

    “你问。”

    阿尔萨斯郑重问道:“如果到最后的最后,我无人可以依靠,也没有这方面的常识,必须由我自己做出选择呢?”

    “避免最糟糕事态,同时也是在增加自己的选择。缺乏一个更好的选择,本身就证明你的视野太狭窄了。如果你的智慧和见识不足以为你创造一些更好的选择,那么你就挑选你最无愧于心的选择。你真正尽力了,心里总会好过点,至少你可以安慰自己。”

    “安慰自己……吗?”阿尔萨斯有点发愣,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仿佛梦游地再次拜谢杜克,然后离去了。

    杜克看着本应历史上会成为巫妖王的阿尔萨斯这样离去,杜克也叹了一口气。他对历史上阿尔萨斯的堕落也是蛮可惜的。这无法责怪那位历史上的阿尔萨斯,这本身就是最精通人性,最被卑鄙无耻的恶魔的阴谋。

    杜克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逆转阿尔萨斯堕落这一段‘未来’。或许他会像莱恩、范克里夫父女、莉拉丝这些人一样改变死亡悲剧的命运,或许不能,但他至少努力过了。

    “与其什么都不做而后悔,倒不如做了之后再后悔吗?”杜克仿佛自言自语地自嘲着。

    “对!说得好!”一个清脆的女音蓦然传入杜克耳中,杜克本能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

    下一秒,他就发现声音的主人是谁了——卡莉娅*米奈希尔公主。

    杜克目瞪口呆。

    “公主殿下……”

    身着纯白色拖地低胸长裙的少女,独自一人站在偏厅的门口。

    看着少女仿佛要压抑自己激动心情地把自己的双手十指交叉,伫在胸口前,杜克忽然感到一种的感觉。

    他不知道自己的鼻息当中是否混杂着些微的叹息。

    很显然,这一刻所有的杂音都因为少女的专注而消失了。

    其它任何要素都会降格为不纯物似的,少女眼里那两道纯粹、专注、甚至有点儿狂热的神光是压倒性的。

    几近化作实质的爱恋,如同直透心灵的祈愿,杜克几乎瞬间就感到了少女眼里传来的爱慕。

    卡莉娅公主……狂恋我?

    不得不说,卡莉娅公主的确是个绝色美人儿,露在外面的肌肤晶莹剔透,身体纤细得仿佛一碰就碎的瓷器,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令人失神的美丽。

    问题是,杜克对卡莉娅公主一直没有想法啊!

    在杜克眼里,洛丹伦的王室就是个坑。他完全没有跟洛丹伦王室交好的意思。对上卡莉娅公主的双眼时,杜克懵了。

    呼吸在加重,少女显然也非常非常地紧张,她似乎已经忘记自己该说什么了。

    公主的声音中满是颤音,有点语无伦次了:“那一天,谢谢你的玫瑰……我,可是我……我最感动的,还是在洛丹伦城即将破灭的时候你救了全城人,也救了我。”

    “呃,这是我应该的。”

    “我……我……我……可以让我当你的追随者吗?”

    “哈!?”杜克再一次懵逼了!(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