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罗宁的救赎
    罗宁抬起头,浓密的火红头发下面那双深绿色的眼睛有点迷惘地望着远方。

    他鼻子上有一道伤疤,那是出自一个学徒同伴之手,不过不管肇事者的手法是否巧妙,罗宁倒是从未想过去修复它。

    即使如此,罗宁看起来也绝不难看——他拥有坚挺而优美的下巴和棱角分明的脸。一对如弓般弯曲的眉毛使得他的神情看来总是充满了讽刺和怀疑。

    绝大多数人都是肤浅的,在了解对方的心灵美之前,往往就会因为源自外貌协会带来的恶习,就首先打心底否定了对方。

    罗宁亦是遭到如此待遇。

    他这个相貌不止一次地使得他在和高层人士的交流中遭遇麻烦,每当他努力去缓解这一切,然而他看上去十分凶恶的表情和略为大幅度的肢体语言,也只能对事态起到负面作用。

    他穿着优雅的午夜蓝色长袍,身形高大俊挺,很是惹人注目,即使是对那些法师而言。

    罗宁沉默着,因为他在上次的任务中整整牺牲了五个优秀的同伴。对于正处于紧闭,等候审讯的他来说,多余的话语都会针对他的指控变得越发凌厉。

    他径直站在房间的中心,重新把头望向大门,等待着某个法师从大门进来,跟他说话。

    审问,又或者是某个大人物对他的直接宣判。

    看似由坚硬金属打造的大门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以魔力构筑的大门都是如此,由一套普通法师无法理解的魔法控制程序操控。要知道,肯瑞托议会已经用这套囚笼系统在达拉然下方的紫罗兰监狱里监禁了非常之多的重犯,数百年来都是如此。

    从大门口突然亮起的光线让罗宁侧过头去,双眼微闭。但很快,他又睁开眼睛,直视过去。

    出乎意料,来的不是气势逼人的审判官和助手团,也不是他所熟悉、等于他半个导师的克拉苏斯,而是一个黑发中带着一小撮雪白银丝的年轻法师。他的发色不像染的,却跟他年轻得过份的面孔毫不搭调。

    罗宁打量着来者,来者自然是杜克了。

    杜克也在打量罗宁,他看到一双深绿色的眼睛,平静得像暴雨来临前的湖泊。没有畏惧,同样也没有愤怒和恨意。他能清楚看到罗宁鼻子上那道难看的伤痕,也能看到那貌似凶恶的表情下的无奈。

    不止如此,就连生气都很难找到——这种不协调的感觉,让杜克很难把眼前这一位跟历史上那个无比辉煌的肯瑞托**师联系到一块。

    杜克自穿越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表情。那是被老师放弃,被同僚诘责,被世人辱骂,几乎与整个世界为敌之后,才会有的表情。

    如果是普通人,大多在面对高位者时,佝偻着身体,低着头,尽可能展露出谦卑可怜的姿态。

    但罗宁没有。

    从开门到现在,他的身姿一直挺拔如松,没有高昂的下巴,也没有放低的视线,他就这么坦然直视着杜克的双眼。

    对!

    罗宁不害怕死亡,也无惧诘问,他只是在等待一个审判的结果。

    是永世的沉沦,又或者是……救赎?

    “你好,罗宁,我的名字是杜克*马库斯,初次见面。”

    杜克*马库斯!?

    一年半的黑暗之门大战,早已让杜克的大名传遍两个大陆。

    罗宁第一次脸上露出了愕然,为什么这种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会跑来见他?

    “抱歉,请原谅我的愚钝,大人?我不明白我这样的罪人会对阁下有什么帮助。又或者说,见我这样的人,不怕会给阁下带来不幸吗?”

    杜克笑了。

    “如果真是厄运女神的力量,或许谁看一眼都会遭遇不幸。”杜克回答道:“可是你这种程度的不幸,对于承受了燃烧军团老大萨格拉斯诅咒、只剩下一个月命的我来说,连皮毛都不算啊!你真的能带来不幸,那么现在我应该立刻死在你面前才对。要不要倒数一个?三……二……一……我死啦……咦?似乎我还没死哦。看起来你的不幸对我没用,那要不要跟我混一阵子看看?”

    罗宁张目结舌,他实在无法跟上眼前这位大人物的想法。

    他觉得自己快失去思考的能力了。在被一面凶恶的肯瑞托内务部队凶神恶煞地禁锢住,几乎像拖一袋垃圾一样被拖走时,他以为这个糟糕的法师生涯、甚至是这种被诅咒似的人生即将要迎来解脱。

    但大门打开后,罗宁发现自己迎来的不是审判结果——处死或者销毁全身魔法回路,这辈子往后都变成无法使用魔法的凡人,而是跟一个本应只在传说中出现的超级大人物混?

    罗宁有点懵。

    杜克摸了摸脑袋:“看来,我这个招牌不好使啊!那么看在联盟,看在整个人类、矮人与高等精灵的份上,能帮我一个忙吗?这是一个危险度非常高的任务……”

    杜克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宁才猛然醒悟过来。

    罗宁第一次低下了头,然后又迅速抬起来,只是眼角多了几滴泪花,他声嘶力竭地大吼着:“愿意!让我做什么都愿意!我不求立下什么功劳,只要能让我稍微洗刷一下我身上的罪孽,让我每天晚上不用想起受害者家属的脸庞,让我的心好过点,哪怕是死了我也甘愿!”

    杜克一愕,旋即醒悟。

    艾泽拉斯的历史进程,还是保有原来的惯性。但这不同于原来的历史时间点。在原来的节点上,罗宁跑去救红龙女王,那已经是大战结束,他也被禁闭很久之后的事。那时候的罗宁,心情早已平复,又或者是心如死灰。

    但现在,正正是罗宁犯事后,心情最为痛苦,良心最受谴责的时间点。

    宛若在断崖前茫然找不到路,宣泄自己内心痛苦的时候,杜克却在悬崖对岸伸过来一条简易的木桥。

    尽管看上不稳当,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不解,但毫无疑问,这是罗宁此刻唯一的救赎。

    杜克低了低头,叹气:“罗宁,你以后跟我混了,就让我告诉你,为什么你的魔法老是会失控。”(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