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只能靠杜克(逝去得青春万赏)
    奥格瑞姆被刺激了。

    只身回到湿地的奥格瑞姆几乎陷入了疯魔状态,他几乎调集自己手上所有能调用的资源,对联盟展开有点不理智的猛攻。

    在丹莫罗,奥格瑞姆发动十万兽人苦工,无视矮人突击队的骚扰,强行开山劈石。如果铁炉堡的依仗是整座大山,那么部落就要用蛮力把整座山都毁掉。

    在湿地的格瑞姆巴托要塞,奥格瑞姆一连进去三天,传出来的消息是,愤怒的大酋长让兽人术士耐克鲁斯对红龙女王施以最残酷的灵魂折磨。

    结果是,真让奥格瑞姆压榨出几条躲起来的巨龙级别的红龙打手。

    凯伦塔兹。

    加希兰。

    克丽丝塔萨。

    希尔丝塔萨。

    两公两母四条巨龙,他们无法忍受自家女王通过灵魂传递过来的隐隐痛苦波动,终究是自己跳出来,落到部落碗里面。

    结果就是部落现在拥有了五条上古、或者接近上古级别的巨龙。这五条巨龙几乎是日夜不停地骚扰着联盟的防线。

    整个联盟为是否击杀这些已经沦为敌人的红龙,展开了激烈的争吵。

    联盟没有后手了吗?

    肯定不是。

    就在南海镇附近的指挥部召开的王座会议上,已经正式灭国的斯托姆加德国王索拉斯愤怒无比“砰!砰!砰!”地拍着桌子。

    “那些该死的红龙已经堕入邪恶的深渊了!我不想听什么本性善良!事实就是这些为了它们的女王而疯狂的大蜥蜴,烧毁了我们的家园,焚毁了我们的首都!五条巨龙!它们足以毁灭这片大路上除了达拉然和银月城以外的每一个城镇!”

    每一个人都理解索拉斯那种愤怒。特别是同样国土沦陷首都被毁的莱恩国王和哈斯将军,更是深有共鸣。

    吉尔尼斯国王吉恩*格雷迈恩是最为惊颤的,剩下的联盟首都里,就数他的老家最弱,也最近:“我们还在等什么?如果集合达拉然和奎尔萨拉斯所有高阶法师,要轰杀这几条红龙完全是没问题的。”

    安东尼达斯和作为代表参加会议的凯尔萨斯王子,他们俩的脸最黑。最后还是安东尼达斯说话了:“如果它们都肯落到地上跟我们对打,我们击杀这五条红龙还是能勉强做到的。问题有两个,第一,它们肯乖乖落到地上跟我们对轰吗?”

    众人的脸色有点不好了。

    “第二,在你们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劳烦各位先看看我们收集到的,关于红龙军团的巨龙名单。我必须提醒你们,这份名单并不完整。”

    在投影幕上打出来的红龙名字,足足有四、五十个,公的母的各占一半。在名字后面,还大体标注上巨龙的岁数。

    龙族从最弱的雏龙开始,到阿莱克斯塔萨这一级别的太古龙,也被称为是元龙的最强守护巨龙,大体上按照年龄分为十二级。

    基本上对于血统纯正的龙族来说,岁数就是实力的象征。

    看着这么一大票从极老到古龙,到上古巨龙的龙兄龙弟、龙姐龙妹,哪怕再狂妄的国王都没脾气了。

    “那我们怎么办?一个个等死吗?”老迈的吉恩摊开双手,几乎是绝望了。

    “如果杜克能救出红龙女王的话……”安度因*洛萨小声说道。

    库德兰*蛮锤大叫起来:“不就是一个要塞吗?找个多云没月光的晚上,我集合全体蛮锤矮人,骑狮鹫去突袭就是。”

    在安东尼达斯身边的克拉苏斯终于忍不住说话了:“拜托,你以为参加过上古之战、击杀过数万恶魔的阿莱克斯塔萨女王,是被一条拇指粗的铁链绑在要塞里,等着你去救吗?”

    “那是什么回事!?”矮人向来都是‘有耐心’这个词的反面教材,库德兰一副给你十秒解谜,你不说出来我就要跟你掀桌子的样子。

    克拉苏斯补充道:“马库斯阁下自己都不是十分确定,不过他已经有了方向。”

    克拉苏斯不敢说出这个词,因为他有种不妙的预感,似乎有谁正操纵着阿莱克斯塔萨的失陷。

    “见鬼了,到头来我们还是只能相信杜克那小子?”吉恩国王咕嘟着。

    泰瑞纳斯国王眯着眼:“我们的联盟副统帅一直以来干得不错。我们为什么不能相信一个已经向世人证明了自己的英雄?”

    这段日子,在提瑞斯法林地对部落的清剿相当有成效,已经有一万五千名兽人被割下了脑袋。

    垒在洛丹伦城北门的兽人首级塔山可骗不了人。

    “哼!”吉恩一声冷哼,算是默认了。

    一众联盟大佬,还是感到相当无奈。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只能指望杜克。

    真是讽刺,几十万大军不得寸进,只能等一个很可能自己都要挂掉的年轻人拯救自我,以及拯救整个联盟,整个世界。

    外界的风风雨雨,杜克并不是知道的太清楚,唯有偶尔停下来扎营时的魔法传讯,才能了解外界的状况。

    杜克也不敢传讯太多,他怕被感知到。某些巨龙,对魔法的波动相当敏感。他并不确认红龙军团到底有多少龙是实际上真的为兽人效力,还是出工不出力。

    杜克不敢赌。

    四天的旅程过去了,在这个满是沼泽的湿地,最大的威胁无非是恼人的蚊虫。

    别以为夏天的晚上,在草地上滚来滚去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当几分钟之内蚊子一拥而上,把你果露在外头的所有皮肤都叮出一大串包包来,那真是哭都哭不出来。

    当然,作为一个有点儿常识的大学牲,他还是事先准备了大蒜和硫磺。

    大蒜防蚊,硫磺防蛇虫。

    别看温雷莎是个游侠,喜爱大自然。蚊虫这种东西可是女人的天敌。

    一开始只是杜克和玛丽安两个娇贵的家伙用帐篷,后头为了节省硫磺,玛丽安和杜克的帐篷紧挨着。而温雷莎呢,挤到杜克的帐篷里去了。

    别以为能发生点什么,一大堆电灯泡在,你转个身人家都知道……

    如果不看近处那糟糕的沼泽,一路上不停变换的景色使得旅途颇具盎然诗意。正是得益于会把人整个吞下去的沼泽,兽人的警戒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密。(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