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英雄救美是必须的
    温雷莎无法自控地在心中大叫着:

    “我要死了吗?”

    “这就是死亡的恐惧吗?”

    “不!我不想死!我还有很多地方没去!我还有很多风景没看过!”

    “我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在这里?”

    “不——我不要死!”

    “谁……谁来救救我?”

    “大姐!二姐!四妹——”

    “嗯?杜克!?”

    如同一个即将溺亡的溺水者,温雷莎有点抓狂地乱想着。这并不是温雷莎软弱,而是游侠这个几乎等同于猎人的职业,有着太多的局限性。

    别说什么猎人的招牌技能。所谓的只不过是用装成尸体,骗过敌人,以为你真的死了,不再攻击你。问题在于现在这头巨龙是无差别洗地的毁灭龙息。

    没有抗拒火焰元素的手段,没有闪避的空间,那么就只能凭自身抗性硬扛。

    温雷莎那小身板扛得住吗?

    对于以敏捷和闪避为核心的游侠,躲无可躲的时候,就是该挂了。

    这也难怪温雷莎绝望。

    就在最后那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杜克一气呵成地做了一连串让任何人都眼花缭乱的动作。

    一记特殊的奥术爆炸,在泥地上精准地轰了一个足以容温雷莎藏进去的长方形大坑。

    泥土在飞散,同时扩散的,还有沼泽泥土特有的腥臭味。

    杜克闪电般按住了温雷莎的双肩,以温雷莎难以想象的力量和速度把还是有点懵逼的温雷莎按到洞里去,似乎还塞了什么到温雷莎的手里。

    几乎是同时,一根巨大的冰柱凭空出现,插在巨龙和他们俩之间的泥地上。

    温雷莎如同躺进一个棺材一般被杜克按了下去之后,她背靠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冰床,那纯净天蓝色和完美杏仁形状的双眼睁得大大的,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杜克。

    那一瞬,几乎成了永恒。

    温雷莎发誓,只要活下去,她永生都不会忘记这个刹那——视界边缘的一切,已经被染成金红色。天空、大气、扬起的尘土、还有飞溅的草屑,每一样都染上了同一种毁灭的颜色。

    她可以明晰感到,隔着大地和冰床传来的无上灼热感。

    她也几乎可以看到,在下一个瞬间,在视界中心的他就会在自己面前化为灰烬。

    这个跟自己几乎有着相同漂亮引发的帅气男子,这个她大姐的正牌爱人,就这样会死在她面前,仅仅为了保护她?

    一种非常明晰的心碎的感觉,充斥着她所有的感情空间。

    看着杜克那张突然变得无比帅气,无比顺眼的脸蛋,温雷莎彻底愣神了。

    杜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表情,然后张开右手的手掌,伸出五指,就在她面前开启了。一团几近是凭空变出来的梯形冰块包裹住了杜克,隔开了他和温雷莎。

    冰箱!

    法师的绝对防御!

    除非自己的元素力量跟敌人的相差太多,否则法师在这段时间里就是无敌的。

    而冰块的沉重份量压着温雷莎往地底下挤,把温雷莎周遭每一寸缝隙都压平、压实了。

    因为温雷莎事先已经被按到了这个长方形的坑洞里,并没有受到冰块的直接挤压,反而因为这样,温雷莎变得更加安全了。

    无比炙热的高温降临了,最先是头部方向,然后是全身,泥土传来的温度变得更高。如果说刚刚只是感觉自己被放到火上烤,那么现在就是整个人被投入一个激烈喷发的活火山口。

    那是仅仅皮肤接触到,都觉得自己皮肤要被烤焦,粘连在土石坑边上的恐怖感觉。

    “我要死了吗?”温雷莎在心中不由得又一次大叫。

    可是,隔着透明的冰块,她看到了连表情都凝固在冰层中的杜克。那是一个温柔的、让人安心的笑容。

    “如果你知道,你做了这么多,我还是要烤死,你还会笑得这么温柔吗?”温雷莎在心中继续大叫着。

    就在此时,温雷莎霍然发现,自己的右手手心在发光,愕然转头,才发觉,那竟是一个很稀有的史诗级触发型护盾饰品。一个带着寒冷气息的柔和光罩,如同鸡蛋壳一样罩住了温雷莎,完美地抵御了从四面八方逼来的高热。

    温雷莎终于冷静下来,她轻声呢喃道:“这也是你算到的?”

    不再有威胁,不再有恐惧,终于神经放松下来的温雷莎,伸出了左手,摩挲着,隔着冰面,对着杜克伸出来的右手五指按了过去。

    她的脸也贴在冰面上,享受着这份有着特殊意义的沁冷。

    法师的打开之后,法师固然如同冰雕一般整个身子固定在里面。里面的法师表现上停止了一切,实则法师的思维并没有停滞,他的视觉和感观依然在运作。如果有需要,法师同样可以提前取消,恢复自由。

    杜克没有这样做。

    大地蓦然传来了强烈的震颤。

    大地在鼓动着,砂石在颤抖着。

    因为……那头业已做出垂死一击的千年红龙,如同坠毁的飞机,无比迅猛地铲在这片松软的泥土地上。

    “轰隆隆——”

    就在杜克和温雷莎两人的脚底方向爆发巨响,越传越远。

    巨龙庞大的身躯不知铲飞了多少的泥土和砂石,溅起了多少沼泽的泥浆,只觉得巨龙铲地的轰鸣在连续了好几秒之后,骤然一个短暂的停歇,尔后就是激烈的翻滚碰撞声——感情巨龙铲地了一会儿之后,碰上了大石头之类的东西,从铲地变成了打滚。

    过了多少时间?

    温雷莎不知道了。她只知道,在一切趋于平静的时候,轻轻压在自己身上的那块凉快的冰块消失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隔着冰面重叠手指头的十指,紧扣了起来。

    温雷莎两条大长腿之间,愣是挤进了两条温热的人腿,幸好在最后的一瞬,杜某人左手按在了温雷莎右肩上方的冰块上,才避免了整个人压上去。

    近!

    好近!

    近得可以看到彼此瞳孔里每一个细节,可以感受到彼此鼻孔里呼出来的气息。

    两人的脸一下子通红。

    时间仿佛再一次定格。

    突兀地,远远传来了吃瓜群众加文拉德不合时宜的喊声。

    “老大!你没事吧?”(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