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人比人
    加文拉德是一个合格的侍卫。

    在大多数时候,他也是一个很识趣的家伙。贵族的风流韵事他见多了,事实上,他也没少干,只不过暴风城沦陷之后,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到战斗和军事上。

    刚刚巨龙兄想不开,来个临死犁地的时候,加文拉德尽管有无敌,但他却被巨大的冲力撞飞了。伤倒是没伤着,问题是他被丢到一个浅浅的泥沼里。一身重甲的他遇到了麻烦,一时跑不过来,只能紧张地大叫着。

    鬼才知道,杜克在这种情况下也会跟传说中的绯闻小姨子产生那么一丝旖旎的念头?

    这个粗汉子一句话就把杜克和温雷莎之间的气氛给搅和了,这还不够。还有下一句:“老大,你死了没?没死就哼一声。”

    “哼!”

    杜可不是哼哼了,而是直接用奥术在半空中打了一个通用语的‘哼’字出来。

    看得加文拉德这只单身狗目瞪狗呆。

    罗宁也没事,只不过他开的时候有点倒霉,整个人连冰块都被巨龙撞飞了,倒插到远处一处沼泽地里,当寒冰屏障解除之后,直接一个倒树葱栽倒到泥浆里了。

    那片沼泽也就没到小腿中部那么深,淹死倒不会,就是特别狼狈。罗宁的脸和满头红发都沾满了泥浆。说得好听是玩了泥浆摔跤,说不好听就是……感觉上是从粪坑里爬出来……

    五人当中唯一不狼狈的就是玛丽安,她的闪现特别远,直接跨越了数十米的距离,所以当她解除冰箱之后,第一时间是跑去给巨龙补刀。

    一把足足有四十米长的超级奥术能量长刀,从玛丽安的纤手上延伸出去,把正在咳血,犹在地上挣扎着试图再对杜克等人补上一击的巨龙直接枭首。

    一切都安静了。

    “这个……杜克,你能先起来吗?你好重。”不敢正视杜克,在杜某人身下的温雷莎微微侧着脸。

    “噢,抱歉。”眼下的姿势的确不大雅观。杜克这个厚脸皮也难得地闹了一个红脸。

    怎么说呢,风行者三姐妹的相貌太相近了。有那么一瞬,杜克几乎以为眼前就是自家的奥蕾莉亚,要顺便压上去,亲热一番。

    幸好三姐妹的发色有着比较明显的不同。特别是温雷莎的亮银色。

    好险!好险!差点就禽兽了。

    杜克心中暗叫着侥幸,然后无比绅士地先站起来,弯下腰递出手。

    温雷莎微微一愣,还是把柔弱无骨的纤纤玉手搭在了杜克的手掌上。

    另一边,加文拉德才刚刚把悲催的罗宁从沼泽里拉出来。别看泥沼不深,那份吸力,可不是普通人能轻易挣脱的。

    接着两个一身泥浆的粗汉子就看到杜克姿势曼妙地把温雷莎从坑里拉起来。杜克还细心地帮温雷莎拍掉肩甲上的雪花。

    “喂喂,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拉你起来,我们拍掉的是臭得像那玩意的泥浆。他们拍的却是雪?”加文拉德不满地咕嘟着。

    对啊!画风完全不同。

    一边很唯美,完全符合了骑士小说里被吟游诗人传颂千古的一切要素。

    一边结果很好,但画风糟透了。

    罗宁完全不为所动,他反而苦恼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脑袋:“我只看到了,我又一次无力地看着队友陷入死亡的危机。冒着生命危险拯救队友的是伟大的杜克*马库斯阁下,而不是我”

    本来对于罗宁这个惹祸精,加文拉德是非常恼火的。可在知道了罗宁害死队友的过往和刚才这份无法伪装的痛苦与自责之后,加文拉德忽然有点可怜这个红发的毛糙法师了。

    玛丽安很不爽,明明她才是最主力的伤害输出者。为什么主角又变成了杜克呢?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杜克居然跟自己理论上的小姨子,有了那么几分暧昧的气息。这才是玛丽安最不爽的地方。

    玛丽安叉着腰:“喂!有什么想说的都等会儿吧。我坚持我们应该立刻转移,按照那些大蜥蜴的速度,最多10分钟就会有更多的大蜥蜴赶来。”

    10分钟能走多远?

    五人的马全都受惊了。

    罗宁的马被一口吞了,其它几匹马不知跑哪里去了,视野之内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加文拉德的马。不知道是否圣骑士的马也特别容易受到圣光的鼓舞,特别有勇气,反正加文拉德那批重装战马愣是没跑,就呆在沼泽边缘看着加文拉德。

    只不过,当加文拉德从沼泽上来,热情地像拥抱马头的时候,这匹马似乎闻到了加文拉德身上难闻的臭气,居然打个响鼻,然后掉头滴溜溜地跑开十米了,再转头望向加文拉德。

    那样子分明在说,你不洗干净别碰我!

    “天啊!那么帅的我,居然在今天被我的马鄙视了。”加文拉德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杜克瞥了瞥远方乌云密布的天空,再看了看系统提示,开口:“要下雨了,10分钟我们也走不了多远,冒然转移反而才是真的自寻死路。我们就呆在这里。”

    “呆在这里?”玛丽安不信地瞪大了眼睛。

    “当然,会做点掩饰。”

    这时候,不管是玛丽安,是加文拉德、温雷莎还是罗宁,全都愕然。

    10分钟,能做什么掩饰?

    近百米长的大地还在焚烧,红龙巨大的坠毁痕迹,从天空上老远就能看到。更勿论那条显眼得不得了,如同小山一样巨大的红龙尸体。

    玛丽安真有点气急了,她不自觉地高昂起头颅,下巴微翘:“我倒是想知道,我这个辉月法师都做不到的事,你一个小小的晨星怎么做到?”

    辉月与晨星,本质上都是所谓的恒星级法师,都是近乎于永动机的范畴。但盖不住月亮比星辰离地面更近啊!简单说来,辉月就是比晨星法师的魔力输出量高至少一百倍。

    温雷莎正想说点什么,却被杜克摆手制止,杜克脸上没有丝毫的怒意:“论强度,我当然比不上你,但论某些偏门魔法的小技巧,你不如我。”

    说罢,杜克一个响指,大家立马发现周遭的景色变化了。(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