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穆拉丁*铜须
    这一次不同,格兹拉可是三代红龙里比较被看重的一位。尽管他暴戾而且有着严重的破坏倾向,但作为一头战斗型的巨龙,这一切都只能算是优点。

    格兹拉被干掉了,几乎是一瞬。

    具体的情况红龙女王没感应到,她只是本能认定,来的一定是强者。

    只是后来一条小母龙传来的灵魂图像,却让阿莱克斯塔萨哭笑不得。

    杜克*马库斯。

    看到影像的那一刹那阿莱克斯塔萨就把杜克认出来了。

    说实在,阿莱克斯塔萨从未曾把人类的强者当一回事。真正能入她眼的人类,就那么寥寥可数几个。当初哪怕是曦日法师外加一国之君级别的阿纳斯特里安和安东尼达斯,这位女王陛下也就是“哦”的一声,没了下文。

    即便在漫长的过万年岁月里,能被她记住的伟大人物也不多。

    她唯独记住了杜克,而且是当时还是区区大地法师的杜克。

    无它,围攻卡拉赞那一战,给她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那恍若滂沱大雨的魔法弹幕,那看上去可以让整支红龙军团死伤惨重的魔法洗礼,居然硬生生被那个小小的杜克搞成一场规模空前盛大的烟花。

    会死龙的打不中,抓痒都不算的小魔法每发必中,阿莱克斯塔萨真有种整个族群都被杜克调戏了的感觉。偏生回头自己私底下还要对这个狡猾的小青年感恩戴德,就差发个奖状给他。

    现在,他又来了。

    以一个可能的拯救者身份。

    说起来,这次被控制,也是龙族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

    当初因为耐萨里奥的背叛使龙族伤亡惨重,甚至让蓝龙一族险些灭绝。

    最后,已经被腐化的被夺回,龙族向这个变成的神器施加咒语,使任何龙族无法使用这件神器。但是高傲的龙族忘记了其他种族,这才有了今天之辱。

    如果是以往的她,对于联盟派这么一个毛小子来救她,她肯定不屑一顾。

    可惜,被控制,被兽人奴役的这段时间里,龙族的尊严早已被践踏无存。

    锁着锁链,被肆意地殴打,被任意地施以灵魂层面的痛苦……

    而且兽人术士耐克鲁斯已经在以她为筹码,逼使那些二代巨龙交配,以产下更多的幼龙以供部落使用。

    如果不是阿莱克斯塔萨发现,只要她保持人形,兽人就不会逼她与其他巨龙交配,或许结果会更糟。

    事实上,阿莱克斯塔萨已经快撑不住了。她可以感到自己在灵魂层面上的虚弱。如果她彻底屈服或者衰弱下去,那么她将无法维持在自己龙蛋上的防护魔法,保护自己可能出生的孩子。

    艾泽拉斯的巨龙有点神奇,母龙的龙蛋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后代。正如人类女性的卵子,不是每个卵子都会成为小孩的,但卵子每个月都会排出一颗。

    红龙也有点类似。母龙会相对定期地排卵——也就是龙蛋。然而这些龙蛋必须经过公龙施以特殊的灵魂传承和注入力量,这些龙蛋才会孵化出来变成真正的龙。当然,母龙直接用力量催化龙蛋也能孵出雏龙,只不过这些雏龙往往都只是渣渣。

    父母的力量决定了后代的力量上限。如果一条巨龙想诞下强有力的子嗣,那么最好还是找级别相近的巨龙作为伴侣。

    阿莱克斯塔萨很清楚,无数野心家窥觑着她的这些心肝宝贝龙蛋。

    红龙女王不禁在心中嘀咕起来:“杜克!快来救我,如果你赶在我的宝贝遭殃之前成功救我出来,那我会感激你一辈子。否则……哼哼!太迟了,就别怪我迁怒你……呃,好像我也无法祈求一个小小人类做到这么完美……好纠结……”

    她一方面不得不寄望于杜克的拯救,希望他快点来,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实力不怎么样的人类身上是不是太过了。

    深陷绝望漩涡的阿莱克斯塔萨,在这一刻居然有点儿凌乱了。

    曾经高高在上,笑傲天际的红龙女王的小心思,杜克是揣测不到了。

    此时此刻的杜克,却碰上了一个意外的盟友。

    原本的时空当中,当联盟策动拯救红龙女王的时候,已经是击溃了部落主力,只剩下分散各地的部落氏族在负隅顽抗。所以整个湿地地区里,除了龙喉氏族的兽人龙骑兵,还有着大量的联盟武装——来自鹰巢山的蛮锤矮人狮鹫骑士,来自铁炉堡的铜须矮人部队,来自洛丹伦的白银之手。

    在这个时间点上,这里是标准意义上的敌后。

    杜克原本没有指望能有谁能来这里帮他,谁知道却碰上了个大人物——穆拉丁*铜须亲王。

    说是亲王,因为铜须三兄弟的父亲业已挂了,现在是麦格尼*铜须继任国王。身为麦格尼二弟的穆拉丁自然升做亲王了。

    在那条小母龙跑掉之后,看着从地里冒出来穆拉丁和一众矮人战士,杜克目瞪口呆:“你怎么在这里?”

    “放屁!你这个联盟副统帅都可以来,为什么我这个卡兹莫丹矮人不能在这里?”

    嗯,矮人永远都那么简单直接。在人类看来,这几乎是粗暴了。

    杜克不禁莞尔。

    对啊!这里严格意义上还是矮人的领地呢,只不过被部落占了。

    “哈哈,是我错了。真高兴见到你,我的朋友。”杜克高兴地弯低身子张开了双臂。

    杜克马上知道自己高兴过头了。

    “欢迎你,铜须矮人永远的朋友。”穆拉丁扛着至少六十斤重的铁甲,几乎是扑上来,给了杜克一个熊抱。

    “喀啦啦。”杜克明晰听到了自己筋骨的脆响,就差那么一点点,杜克感觉自己就要全身骨折多处了。

    穆拉丁立刻意识到自己过了,顿时放开杜克:“见鬼,你们人类的法师就是身子骨脆弱。”

    呜呜!是我作死!是我不对!我一个大学牲,穿越过来就这体质。怪我咯?我已经在锻炼了!我在锻炼了好吧!(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