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与你同在
    你他妈这叫做手套?

    轻一点的刺剑都没这玩意儿重。

    人家手套就是手套,手铠还是手铠。你这好了,居然是连体打造,手套上以供手指活动的地方附着一块块防护手指的合金片。

    按理说这绝对是手铠了,因为包含织物的关系,硬是说手套也不是不可以。

    反正看见卡萨的手套,查玛士公爵没差一口老血吐出来,他颤着声音怒骂道:“你这是狡辩!第一,手套不是这样子的!第二,你怎么解释帕文男爵的满脸伤痕?”

    卡萨……真特么被杜克教坏了。作为杜克的骑士队长,从他宣誓的那一刻开始,他这辈子的前途算是跟杜克绑在一块了。

    他严格牢记杜克临走前的吩咐,开启了他勉强达到小金人提名奖级别的演戏模式。

    “第一,我以我的主人马库斯公爵阁下的名义发誓,这绝对是手套。第二,我只是把手套丢在帕文男爵的脸上罢了,喏,就像这样。”

    当着查玛士公爵,当着升任联盟副统帅兼大领主莫格莱尼的脸,当着事件最大的受害者伊露希亚,卡萨这混蛋毫无顾忌地把早已脱下来的手铠再一次狠狠地摔在已经昏迷过去的男爵脸上。

    “啪!”一声大响,那场面看到都痛。这跟被人用半块搬砖拍到脸上有什么区别?巴斯*帕文男爵在面目全非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混蛋——”查玛士破口大骂。

    “你……”莫格莱尼说了半个字就说不下去。

    “啊!”伊露希亚吃惊地捂着嘴,看着这个传说中有可能成为她男人的悲剧物体。

    明明算是大帅比的卡萨继续装傻:“但是啊!帕文男爵无视了我的决斗要求!他还是不是个男人啊!身为一个贵族!我是男爵,他是男爵!他怎么可以如此怯弱地拒绝我?这种卑鄙,胆小,窝囊的男人也好意思自称是伟大的洛丹伦贵族?”

    说罢,卡萨又捡起了两斤多重的手铠,当着查玛士和莫格莱尼的面,又把手铠甩到了昏迷不醒的巴斯*帕文脸上:“所以我啊!一次又一次对帕文男爵发起了决斗要求!”

    “噗!”不光是暴风王国这边哄笑连绵,连洛丹伦人也有个别人忍不住笑喷了。

    你特么也太假了吧!?一次又一次发出决斗要求?你确定你不是在补刀出气?

    看着原本精明强干,一面帅气的骑士队长摆出一个智障脑残的表情,一边背着杜克留下的台词,一边当众殴打这个被当做探路石的王八蛋男爵。

    暴风人甭提心中有多出气了。

    依然捂着嘴,伊露希亚已经被泪水模糊了自己的眼睛。

    她知道的!

    她知道一切都是杜克留下来的后手。

    没有杜克的吩咐,一向以骑士精神严格要求自己的卡萨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马卡罗不会带人出来胡搅蛮缠。温德索尔更不会立马动用一万多私兵跑出来跟联盟最负盛名的将军莫格莱尼对峙。

    哪怕杜克人暂时不在,杜克依然照顾着她,照顾着她身后的巴罗夫家族。

    去年,杜克来巴罗夫家里要粮的时候曾许诺过,有朝一日巴罗夫家族有事,他必将庇佑巴罗夫。

    今天,暴风王国态度尚未可知,但很显然,杜克已经在履行承诺了。

    愿意许下诺言的男人很多,愿意在冒着巨大风险的情况下依然履行诺言的男人很少,如果把条件加上一个‘跟世间最强大的人类王国作对’的时候,更是百万中无一。

    然而杜克做到了。

    原本,伊露希亚已经绝望了。

    国王艾登作死,毁掉了整个王国。

    没有王国,所有贵族如同沙滩上的城堡,看似华丽,大浪一来,一冲就垮。

    两个不争气的弟弟先背叛联盟,然后失踪了,真不知这场战后巴罗夫家族会被如何清算。

    想想吧,连没有参与叛乱的哈斯将军都带着士兵沦为炮灰的命。曾经无比金贵的巴罗夫家族,现在只是徒有其表,被无情地压榨着金钱与物资。

    放在以往,敢来求婚的不是公爵都起码是实地大公爵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现在,一个洛丹伦男爵都敢来拉屎拉尿了,还鼻孔朝天,一副嫁给他是他屈就的样子。

    在洛丹伦的闺蜜偷偷写信来,让她接受这场屈辱的联姻。

    “你放弃吧!你已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公爵家的小姐。奥特兰克尚未亡国,却已经跟亡国差不多了。亡国之君没有好下场,亡国的贵族更没有下场。”

    “历史上,多少参与叛变的家族全家男人被绞死,多少被牵连到的千金小姐沦为胜利者的玩物,含恨而死。”

    说真的,在奥特兰克出事那一天,伊露希亚就预感到了这一幕。

    可是,那时候还有杜克在支撑着她的心灵,在敞开他宽厚的胸膛成为她、乃至整个巴罗夫家族的避风港湾。

    哪怕连她父母都不觉得杜克会庇护到他们最后,但她依然感情上愿意相信杜克的诺言。

    杜克在洛丹伦城爆出身中死亡诅咒那一天,才是伊露希亚心灵几近崩溃的导火索。

    那一天开始伊露希亚才是真的抛弃了希望。

    然而此时此刻,她愕然发现,自己在每日痛苦煎熬中的祈祷似乎得到了神灵的回应。

    对!

    杜克依旧神奇!

    他仍然是那个奇迹的制造者!

    哪怕人暂时不在,他还是牢牢地控制住了局势。

    这样的话,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我真蠢!

    我应该相信到最后的最后才对!

    哪怕所有人都认为杜克会死于诅咒,我也不该抛弃这个希望!

    伊露希亚蓦然抬头,谁都看到了她的泪眼婆娑,谁都看到了她的眼里重获的坚定。

    她笑了。

    灿烂地笑了。

    然后卡萨笑了,马卡罗笑了,连无比正直的雷吉纳德*温德索尔都笑了,不光是他们,连同在场所有的暴风王国人,全都发出会意的微笑。

    对!

    杜克或许真的会死。

    杜克的意志会传承下去,哪怕这条路上,只剩下他们这些人。

    但谁要是想欺负我们的人,问过我们没有?

    问过我们的拳头是否凶狠么?

    问过我们的宝剑是否锋利吗?

    谁不要脸,我们打谁的脸。

    谁敢伸出爪子,我们砍谁的爪子。

    杜克,你与我们同在。

    我们与你同在!(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