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巨龙之战(下)
    时间回到当下,杜克摆出吃瓜群众的态势时,刚好碰上四大巨龙恢复实力打成一团。

    嗯嗯,如果这时候有烤串啊,火锅什么的,那就更完美了。

    杜克是这样想的。

    杜克随口问加文拉德:“你说啊,耐萨里奥突然发现自己的老对手恢复力量了,会不会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圣骑士显然第一次听‘日了狗’这个词,这词汇是如此生动形象,让他听了之后露出犹如便秘的表情。

    “啊!龙和狗交配啊!会不会诞生一种名为龙犬的新物种。”罗宁很认真地思考着。

    “噗!”那边温雷莎已经笑喷了。

    什么龙狗,分明就是杜克在调侃耐萨里奥。

    杜克眯着眼,看向空中被打成狗的某龙王,心中那个爽啊!

    真是日了狗都不足以形容耐萨里奥现在的操蛋心情。

    死亡之翼的确苦逼,他现在的状况好比一个人去调戏几条小狗。本以为对方就是几只哈士奇,好了,然后发现那不是哈士奇,

    如果不是狗而是狼,那都算了。结果发现,对方越过了狼那个级别,直接去到地狱三头犬那一级了。

    死亡之翼发现他正被四种自己几近陌生的元素力量攻击着。往日跟这些对手交锋,如同在殴打他们的幻像。每一招都只是空有华丽的外表,却无法对他造成实质上的重创。

    现在完全不同了,他面对的是四条守护巨龙的全力夹击,而他们的力量都与自己相当——挨一发会很痛,同时吃两发会受伤,扛三招会重创,同时中四招,真有可能会跪啊!

    耐萨里奥惊愕地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对抗四条巨龙的联手攻击。

    低级低密度的魔法元素,不可能冲击更高密集的高级魔法元素,所以玛里苟斯之前轰过来的冰霜或者火焰元素魔法,根本无法撼动他分毫。唯一比较有效的是就是玛里苟斯带来的令他有点窒息感的云团,这种缠绕着他咽喉和鼻孔的辅助型魔法让他相当恼怒。

    现在呢?来自玛里苟斯的攻击,更加趋向于刚正面。玛里苟斯的龙后当年就是死在他耐萨里奥的手上,所以蓝龙之王表现出最大限度的愤怒,这条疯狂巨龙的攻击威能几乎能与他一较高下。

    数不清那么多的带着电冰柱从四面八方,全方位无死角地朝耐萨里奥射去,炙热和严寒同时降临到黑龙之王的身上。尽管镶嵌在黑龙皮上的魔化板甲可以把那猛烈的魔法风暴消弭绝大部分,但这不等于死亡之翼安枕无忧。

    因为魔化板甲开始出现了松动,一旦这些板甲从他身上脱落,那么无需其他龙攻击他,他自己的身体会提前崩溃散架的。

    此前诺兹多姆顶多让时间在死亡之翼身上加速流逝,让他不停地忍受着年月的折磨,轻微抽走他的力量。

    现在?

    诺兹多姆对着他放出了岁月的流沙,不停地偷走死亡之翼的活力。死亡之翼觉得浑身虚弱起来,身上的骨头僵硬了,最可怕的是,连思维也变得迟钝了。

    如果是之前,死亡之翼可以鼓动自己身躯里的混沌力量,在这些效果造成永久性损害前,将流沙蒸发得一干二净。

    可是现在,死亡之翼惊慌地发现,如果任由诺兹多姆的时间威能无休止地作用下去,自己会在智障之路上向着白痴的方向狂奔,一去不复返。

    然而,对于死亡之翼来说,在四个敌人当中,最狡猾而又最危险的敌人却是伊瑟拉。

    此前,早已在上古之神恩佐斯的古神低语下锻炼出多重‘龙格’的耐萨里奥,可以很轻易地扫清伊瑟拉在他脑中制造的那些梦境。

    此时,在玛里苟斯和诺兹多姆的攻击下,他的精力已经严重分散,相对地,精神领域的抵抗力也下降了不少,伊瑟拉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侵入他的思想,把他导向最可怕的梦魇。

    似乎是发现了之前制造的噩梦效果不好,因为这只可怕的上古巨龙见识过无数的恐怖、血腥和残忍。要干扰他的心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伊瑟拉这一次根据杜某人提供的剧本,稍微提供了一些更荒诞的噩梦给死亡之翼。

    明明处于激战当中,耐萨里奥做白日梦了:

    “我——是一个奶萨,名叫里奥!我是一只单身狗(龙),老婆跑了,一对儿女利安和希亚也不知道滚去哪里了。在双11即将到来之际,我没地方去,只能在家里上淘宝。”

    “啊!好寂寞啊!好想喝酒一醉解千愁啊!”

    “咦!我就买了两瓶酒,为毛我一对爪子就被剁了?这就是所谓的上‘淘宝要剁手’吗?”

    明知道这是一个梦,可是这个对于耐萨里奥来说荒诞得无法理解的梦,却牵扯了他太多的心神。以至于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阿莱克斯塔萨已经带着连他都意想不到的猛烈法术攻击,猛轰而至。

    “啊——”耐萨里奥惨叫一声。

    即使是他那副精金铠甲也没能减轻这次攻击带来的可怕冲击。死亡之翼马上放出一个强大的护盾做抵抗,但他已经受到了伤害。他的身体忍受着几十个世纪以来都未曾尝过的痛苦。

    就在他企图反击的当儿,白日梦又来了,这一次,他变成了一条黑狗:

    “我叫黑狗蛋,我心爱的小花,跟隔壁老王狗私奔了。”

    “我好伤心啊!”

    “主人恩佐斯实在无良,连过期狗粮都给我吃。”

    “呜呜呜!”

    耐萨里奥完全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剧痛再次传来。他回过神来,才愕然发现自己胸口有一块巨大的板甲业已被红龙给撕扯下来。

    伤口本身的痛楚还算可以忍受,最让他惊恐的是,他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又有开裂的迹象了。

    这时阿莱克斯塔萨才飞升到他的面前,仿佛一位复仇女神的降临。她怒视着死亡之翼,眼里却仍带有一丝地怜悯。

    “你要为你的阴谋与背叛付出代价!你将经受我所经受过的一切痛苦,黑龙。看看你能不能比我好受一点。”(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