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爷们了一把(500月票)
    杜克和温雷莎的脖子瞬间僵硬,下一瞬,两人的反应却大不相同。

    杜克是不知所措。穿越前,他是一个工科大学牲。在那个母猪赛貂蝉、除非搞基之外没有任何地方释放自己雄性荷尔蒙的地方,有女盆友都足以被那些加入‘情侣去死去死团’的室友们羡慕妒忌恨,就差放火烧死了。

    或许杜克有着大智慧,或许杜克已经是联盟大英雄,然而,这些东西对于杜克来说似乎没什么卵用。

    因为,他看到了奥蕾莉亚的样子——风尘仆仆,脖子上、肩膀上、肋间、腰间都有着擦伤,有些还包扎着,有些明显是新近愈合的。

    从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完全可以想象出,奥蕾莉亚携手希尔瓦娜斯对阵格罗姆*地狱咆哮的战斗是何等的骇人。那些伤口,全都在要害的旁边啊!

    到底多少次,跟死神擦肩而过?

    到底多少次,险死还生后又再度陷入绝境?

    看到奥蕾莉亚尚未平息的剧烈呼吸,看到她身上有些包扎过的伤口因为剧烈的动作再次渗出血迹的,杜克立即想到奥蕾莉亚是在失联多天后收到他陷入危险的消息,然后发了疯似的日夜兼程赶回来的。

    这是怎样一份情意啊!?

    这一刻,杜克的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奥蕾莉亚看着杜克,也陷入深深的矛盾当中。杜克猜得没错,她是熬着伤势,拼了命赶回来的。

    关于杜克的情报,一条比一条让她痛心绝望。

    杜克被兽人第一术士古尔丹暗算,重启了他身上的死亡诅咒,一日比一日衰弱,生命力高速枯竭。

    为了挽救联盟的绝对劣势,同样是为了自我救赎,杜克带着她的三妹温雷莎等几人,组成突击小队深入敌后。天空有着无数飞龙巡逻,地上有将近二十万兽人,在这种情况下准备突入部落严防死守的格瑞姆巴托要塞。

    这是何等的危险?何等的绝望!?

    奥蕾莉亚无比自责。

    为什么自己为了追击方便,不肯在队伍里带法师?

    为什么在杜克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在为一个无关紧要的部落酋长,浪费大量的时间?

    如果杜克这一次死去,奥蕾莉亚永生永世都不会原谅自己。

    然而,就在半路上,收到了峰回路转的消息——杜克安全了。不光安全了,还成了联盟的英雄,他居然带着三人小队成功拯救了红龙女王。

    本来应该缓下来的,可当她在魔法镜像里看到杜克那头宛若老人的白发,看到他苍老的面容以及满是皱褶的手臂之后,奥蕾莉亚的心再次碎了。

    她哽咽着,连夜赶了一百公里的路,去到洛丹伦城,用传送门赶过来。

    结果呢?

    看到的却是恢复青春的杜克跟自己最疼爱的妹妹亲吻的一幕。

    若是换成另一个女的,说不定压抑许久的感情会变成滔天的怒火,说不定她会丧失仪态来一次堪称疯狂的发飙,但那是她的亲妹妹温雷莎啊!

    是高兴?

    是失落?

    是愤怒?

    是惋惜?

    是自怜自怨?

    还是该放手祝福他们?

    奥蕾莉亚脑子里的念头实在太多太多,她完全无法形容自己嘴巴里那种仿佛油盐酱醋所有调味料都倒进去的味道。

    那么一瞬,奥蕾莉亚都有种想一走了之的冲动了。可是看到妹妹那张跟自己极为相似的面容,又有种此刻正在浴室里跟杜克戏水的人就是自己的恍惚感。

    矛盾的感觉让她就伫立在跟浴室高度平齐的树干上,死死地钉在那里,一动不动。

    原本,温雷莎已经想好了台词,那就是:“就算是大姐,我也不会退缩的。”

    可话到嘴边,在看到大姐那个样子,这番话怎么都说不出来。

    一阵冷风吹过,忽然感觉上,好冷好冷。

    夹在这段狗血的三角感情中间的希尔瓦娜斯也是无比头痛。一边是她最敬爱的大姐,另一边是她最疼爱的三妹,夹在中间,帮哪边都是一个死啊!

    原本历史中无比英明果断的希女王,头痛欲裂。

    突然,似乎是因为感情失控,奥蕾莉亚脚下的树枝,好死不死,居然在这时候断了。“咔嚓”一声过后,奥蕾莉亚的身子就往下掉。

    不再有犹豫,奥蕾莉亚反身就想高速离开这里。

    这一瞬,希尔瓦娜斯的眼神里终于充满了杀气,她的眼神明晰地告诉杜克:不论你让我们姐妹中哪一个伤心,我都要宰了你!

    杜克一个激灵,终于……终于……终于爷们了一把!

    “都别走!否则我们当中肯定有谁会悔恨终生的!”如雷的暴喝,传遍整栋国宾馆。

    温雷莎也好,奥蕾莉亚也罢,甚至是国宾馆里每一个吃瓜群众,每个人都是浑身一震,然后木立在原地。

    杜克蓦然起立的同时运转起体内的魔法回路。高温将身上的水份瞬间蒸发,完美的控制却没有让半滴水蒸气波及身边的温雷莎。

    一扬手,十只法师之手立现,以不到一秒的时间,给自己穿戴整齐。

    下一秒,一把搂住温雷莎的腰,打开浴室那扇高度超过两米的大窗户,就这样钻出来,以飘到奥蕾莉亚面前。

    杜克放开仍然有点迷茫的温雷莎,对着奥蕾莉亚:“我们出去走走!”

    这不是请求,更不是哀求,那种话语中透露出来的坚定,反而让奥蕾莉亚觉得杜克即将诉说的,是一段真理。

    本来就心神不定,即将感情崩溃的奥蕾莉亚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杜克一把拖住了手,像木偶一样被扯走。

    达拉然的国宾馆很大。

    尽管法师都不在意过度的美观,但国宾馆就是用来招呼国家级的宾客,自然差不到哪里去。

    在一个静谧的角落里,杜克当先坐上一张有靠背的石质长凳,然后默默地,温雷莎乖巧地坐下占据了杜克的左侧,奥蕾莉亚迟疑了半秒,则霸占了杜克右侧。

    杜克深呼吸一口气,轻轻抚上奥蕾莉亚的金色秀发:“奥蕾莉亚,这段日子你辛苦了。可以跟我说说这段日子里你的经历么?”(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