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 历史的修正力(800月票)
    迦顿男爵的出手,不,这甚至不应该称之为出手。

    也好,也罢,这根本不是这个火元素boss的故意攻击,这纯粹是它身上超高浓度的火焰元素积累引起周边空间的元素激荡,进而产生的随机杀伤。

    说难听点,这就是那些家伙躺着也中枪了。

    当然,唯有拥有魔法回路的人才会中。而则是典型的不分敌我了,不光是联盟有人中枪,部落也有。

    可惜人类比较理智,而头脑更为单纯的兽人则以为,这特么都是人类的魔法……

    ‘邪恶’的人类这次真心是成了背锅侠。

    所以在人类大军进一步陷入混乱和崩溃的当儿,兽人勇士继续高喊着“lok-tar,ogar!”发起绝命冲锋。

    杜克一边骑马,一边尽力用魔法传信跟阿莱克斯塔萨联系,他三言两语说明了情况之后,红龙女王沉默好几秒才回答。

    “杜克,不是我不想帮你,但自从有红龙军团以来,我们千年万年都奉行着同一个原则——我也好,我的龙族子民们也好,我们都是为保护这个世界而生的。这是我们生存的最高意义,你懂么?”

    杜克也沉默了几秒,才叹气:“我懂了。”

    某种意义上,红龙军团更像是最严厉的执法者,把它们理解为警察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它们不光严厉要求一切被监控的对象,同样严厉地要求着自己。阿莱克斯塔萨之所以答应杜克对部落出手,最大原因就是部落曾经奴役她。

    换做杜克穿越前,这就叫做袭警了。

    “尽管拉格纳罗斯曾经在邪恶的上古之神麾下跟我们作战过,但我们几个守护巨龙讨论过,元素生物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如果它们做出毁灭世界的行动的迹象,我们不会对元素生物出手。所以,抱歉了。”

    “那能不能够跟对方交流下,让你们和拉格纳罗斯的手下都不要出手。”

    “可以。给我点时间。想必它们也不想跟我对战的。”

    结束了魔法传讯,杜克忽然有点儿明悟了:

    虽然人们常说,改变过去就能改变未来,但其实些微的变化是不会给未来带来变革的。

    历史应该也有其修复能力,即便有人回到过去之后,成功拯救了一两个人,历史也不会轻易改变。因为救了某些人又如何?如果那只是个毫无存在感的乞丐,那么,只要历史上那个决定性的结果没改变,‘历史’将会照样继续演进下去。

    现在杜克碰上的情况就有点像这样了。这一世的联盟比历史上多了红龙军团,然后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力就巧妙地让一个早已存在,而且非常合理的势力突然冒出来,堂而皇之地扇了杜克这个穿越者一巴掌。

    好吧,巴掌就巴掌。

    这种对于杜克来说无关痛痒的巴掌,说不定忍忍就过了。

    但人生在世,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活得精彩,没有白过这一世么?

    策马跟随矮人军团移动的当儿,杜克看了看在自己左手边骑着陆行鸟的奥蕾莉亚,又看了右边柔情似水地回望他的温雷莎,再瞥见温雷莎更外边的希尔瓦娜斯……

    杜克的心蓦地一阵阵揪痛。

    为什么?

    因为杜克突然想起,如果自己无法真正改变命运的话,没几年,奥蕾莉亚就会参与外域远征军,死在外域。而在第三次黑暗之门战争中,希尔瓦娜斯也会死在率领天灾军团的阿尔萨斯手中。

    甭管希尔瓦娜斯跟自己关系如何,就凭她变成被遗忘者女王会让奥蕾莉亚和温雷莎伤心,杜克觉得自己有这个义务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希尔瓦娜斯死去,然后领导被遗忘者,这绝对是艾泽拉斯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事件之一。倘若他假设的历史修正力真的存在,那么他也必定有破解的方式。

    最简单的明证就是,在以暴风城陷落为标志的第一次黑暗之门战争结束后,系统提示里的艾泽拉斯世界相似度从80%降到79%了。

    这样的话,那就没错了。

    应该有着某个决定性的时刻,如果改变了这个时刻,那就会彻底改变未来的命运。

    杜克想了想,决定将其命名为‘特异点’。

    这些命运的特异点跟他所熟悉的艾泽拉斯历史大体上是相符的,然而如果说他们跟艾泽拉斯历史长河上每一段的历史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这些特异点都是艾泽拉斯历史上最重要的转折点。

    如果阿尔萨斯没有拔起……

    如果穷途末路的凯尔萨斯没有被那个狗屁人类大元帅逼着反叛……

    这些,都是决定了后世艾泽拉斯历史的终极选择点,如果这些事情失败了,或者没有发生,或许这就等同于整个艾泽拉斯历史基石的崩塌。

    这些特异点正是如此。

    杜克突然开口了:“奥蕾莉亚,温雷莎,我会让你们幸福的。”

    杜克没头没脑的话,让凡事以大局为重的奥蕾莉亚俏脸一红,貌似凶狠地白了他一眼:“混蛋,在打仗的时候说什么胡话?”

    温雷莎则无比甜蜜地低下头,哼哼了一声:“嗯。”

    旁边的希尔瓦娜斯直接扶额:“混小子,看场合啊!下次再这样,哪怕你是我的姐夫加妹夫,我也要收拾你。”

    “希娜——”奥蕾莉亚急了。

    “二姐。”温雷莎更多是娇嗔。

    杜克笑了笑,暗自心道:“好吧,命运女神,这次你赢了。不过对于我所认定的东西,哪怕向你宣战,我也不会妥协的。”

    这边杜克想办法救场,那边联盟的局势继续向着毁灭的深渊滑落。

    联盟的右翼因为兽人遭难,某种意义上反而是状况最好的。安度因从望远镜上看过去,最起码看到了比较完整的建制,铁炉堡的旗帜也没有乱掉。

    左翼也好不了多少。达拉然的步兵某种意义上都不怎么靠谱,他们跟达拉然签订的都是雇佣条约,是完全意义上的雇佣兵。(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