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那一个答案(900月票)
    说到底,达拉然的步兵就像是后娘养,纯粹是挡在达拉然法师团之前的炮灰。战局正常的时候,他们还可以发挥水准之上的战力。现在这种状况,左翼也开始崩溃了。

    这不是索拉斯的高地骑士团那千把人可以挽救的局面。

    中路,最糟糕的就是中路了。

    除了莫格莱尼和阿比迪斯的血色十字军团还在抵抗之外,所有洛丹伦贵族部队业已被兽人杀散了。

    那些全副武装的农民开始丢盔弃甲,只恨爸妈少生他两条腿,在丧失理智地逃亡着。

    没有督战队了,因为连洛丹伦人的督战队,也被突然出现的巨大火元素给吓跑了。更糟糕的是,尽管泰瑞纳斯的王旗还在,但安度因看了足足两圈都没找到泰瑞纳斯国王的身影。

    要知道,为了拉风,他可是金盔金甲,总是骑着一匹通体纯白、没有一根杂毛、背部都差不多有一人高的纯种洛丹伦马。

    现在却不见踪影了!

    如果泰瑞纳斯国王所在的后阵受到突袭,他随即战死,那绝对会引起惊呼。

    现在看到那面泛着虚伪气息的洛丹伦王旗在炽烈的狂风中空洞地飘扬,安度因有种作呕的感觉。

    回想一个小时前,二十五万人类大军高举着明亮的利剑与长枪,几乎以兵刃的寒光刺破天穹上的乌云。峡谷的黑土地上,人类步兵身披闪亮的银色甲胄齐头并进。放眼望去,是数不胜数的燕尾旗和矛旗,上面各自绘上了领军骑士的盾徽纹章。

    那个辉煌灿烂,犹如闪光缎带的军阵是何等的雄壮?简直让身为指挥官的洛萨心旷神迷。

    可是现在!?

    “该死!”

    眼睁睁看着局势进一步糜烂,安度因满面铁青。在身边,暴风王家骑士团也崩了。不是因为士气,而是因为王家骑士团是标准意义上的重骑兵。穿着沉重盔甲的骑士,没有仆从的帮助,根本连马都上不了。现在骤然摔倒,没半个小时根本修整不过来。

    直到此时,他才愕然发现,自己手头能调动的,只有白银之手不到十个圣骑士。

    加文拉德回来了,是杜克特意要求的。

    图拉扬也默默策马站到了乌瑟尔身边。

    乌瑟尔、提里奥*弗丁、赛丹*达索汉、图拉扬、加文拉德,这五位圣骑士的齐聚,让安度因有种重现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恍惚感。

    乌瑟尔策马来到洛萨面前:“白银之手全体圣骑士在此!请求联盟总帅安度因*洛萨阁下指示!”

    指示……吗?

    这不是叫我让你们去送死吗?

    洛萨霎时间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作为索拉丁大帝的后裔,他犹记得父亲在他年幼时说的故事。

    同样是最后一战。

    在那个人类还以氏族划分边界的蛮荒年代,很多时候凑齐一个骑兵队往往要都从七、八个氏族找人。这就导致很多时候,连牺牲的人类骑兵来自何方,是什么名字都没有记载下来。

    然而,就是这么一群人,在最后一战最紧要的关头向索拉丁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请指示!”

    明知道,从他们领袖口中说出的,会是一个几近必死的命令。

    明知道,自己很可能正在申请一张前往地狱的单程票。

    他们还是说了出来:“请指示!”

    历史,仿佛有着惊人的重合。

    2年前,一列脸上甚至还有着缺乏营养的苍白脸色的骑兵,踱步走向索拉丁,高举着粗糙的长枪,向索拉丁请战。

    2年后,一队同样人数稀少的骑士,以几乎同样的方式说出了同样的一句话,勾起了洛萨那段似乎沉睡于他血脉里,源自2年前的记忆。

    当年年纪尚幼的洛萨曾经想过,当自己面对这样的选择时,会做出怎样的答复。

    可事到如今,洛萨却愕然发现,答案居然是唯一的。

    而这个唯一的答案,此刻就仿佛幽灵般萦绕在他的脑海之内,驱使着他的面部肌肉和舌头,说出了那个答案……

    洛萨指着那气势汹汹的二十万兽人:“出击吧!为了人类的未来!”

    对!为了人类的未来!

    乌瑟尔和另外九位圣骑士同时微微躬身行礼,随即,伴随着乌瑟尔一声大喊,一团炫目无比的金色辉光围绕在他和他的武器周围:“以圣光之名!我们不会容忍这种野蛮的存在!”

    十位圣骑士昂头挺胸,他们没有用长枪,对于圣骑士,长枪是一种累赘,他们只是高高举起了自己的战锤。圣骑士特有的白金色战马开始加速,在战场之上小跑起来。

    似乎是发现了他们这支小分队,随即有两位正在鏖战的圣骑士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洛萨有点茫然,又有点苦笑。

    战场上,再也看不到一支成建制的弓箭手或者投矛手队伍能掩护他们。

    也没有弩炮,更不要说法师了。几乎所有的法师都被那种可以燃烧法力的恐怖魔法吓破了胆,达拉然的法师正在高速远离那个恐怖的火元素怪物。

    就凭区区十二圣骑,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呢?自己怎可能指望他们在这场糜烂的战斗中力挽狂澜呢?

    一开始,谁都没注意到,在战场上出现了一道小小的金色的浪潮。

    到处是溃逃的人类士兵和狂笑不止在追杀人类的兽人战士,他们依然自顾自地策马奔腾着,明明只有区区十二骑,却裹挟着丝毫不亚于千军万马的气势。

    璀璨的金黄色圣光包裹着这些骑士们,远远看过去,每一张脸孔都是那么地模糊不清。

    偏生有种虚无缥缈的错觉,仿佛他们就是人类先祖派下来的使者,传承着来自过去的意志,迈动着奔向未来的步伐,为那个神圣的答案而战斗。

    为了人类的未来!

    此时的杜克,从右翼向中央阵那边极目远眺,整个主阵似已成一片绿色的汪洋,汪洋之上,部落特有的粗糙牙旗,骨饰旗帜在浮动。

    其中不时闪过一片片人类武器的反光。莫格莱尼的军团还在挣扎,不过全灭只是时间的问题。

    就在这时,杜克瞥到了乌瑟尔那抹璀璨的亮金色。

    杜克嘴角蜿蜒朝上。

    “对!这才是我所认识的乌瑟尔,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英雄辈出的艾泽拉斯!”(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