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3章 国王?我不稀罕
    詹妮丝有点意外。

    看来杜克并不是外界传言的那样不管联盟内部事务。

    按照当时签下的联盟宣言,在黑暗之门被破坏、部落战败那一刻起,安度因和杜克就自动失去了指挥各**队的权力,所有联盟军衔暂时冻结,直到再有新的威胁,被迫再度启动联盟这个军事同盟为止。

    这仅仅是军事领域上的。在诸位国王眼里,联盟的统帅只有两个——安度因*洛萨和杜克*马库斯。莫格莱尼不错,也就是‘不错’那个等级,算不上真正的统帅。

    而杜克,在率军拯救了这么多个王国之后,在联盟十一国里几乎每个国家都要买杜克的帐,这才是巴罗夫家族急于拉杜克上奥特兰克这条船的最主要原因。

    在那次买粮事件后,詹妮丝就没有再专门留意过杜克,感觉上就好似一愣神的功夫,当年那个看似稚嫩、简直是莱恩国王胡乱拉壮丁封为公爵的小子,已经成长为整个巴罗夫乃至于奥特兰克都需要仰望的巨人。

    现在,杜克直击要害地说出那个让整个巴罗夫家族、乃至整个奥特兰克王国残余势力都忌惮不已的名字,让詹妮丝明白,杜克并不是真的安心当他的暴风大公爵。

    詹妮丝夫人的心情有点儿复杂。

    杜克那种已经被一次又一次证明、近乎先知的长远目光,同样让整个巴罗夫家族都为之心悸。即便是她的丈夫亚历克斯都亲口说过,哪怕成功让杜克成为巴罗夫家的女婿,他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可惜,如今来自洛丹伦的威胁才是最实在的,看在杜克不计前嫌地救助奎尔萨拉斯的表现上,只能赌一把杜克是个真正情操高上的人。

    詹妮丝夫人叹气:“既然你已经知道,那我以伊露希亚母亲的身份,希望你以私人的身份告诉我,奥特兰克该怎么办?那位普瑞斯托领主可是有着完美的身份证明文件。除非发动内战,否则奥特兰克只能坐视一位来历不明的人,在洛丹伦的支持下成为奥特兰克国王,进而出卖整个奥特兰克的利益。或许是十年,或许是二十年,奥特兰克将会变成洛丹伦的一个行省。”

    杜克的右手食指指头轻轻敲着所坐的沙发扶手。这位詹妮丝夫人有着他预想之上的睿智。如果詹妮丝以‘巴罗夫家族’的名义问他,他一定会以‘暴风王国公爵’的身份忽悠她。

    问题是,现在她一开口就打出伊露希亚这张感情牌。固然让杜克稍微有点儿不爽,但杜克看在伊露希亚跟随他这么久,堂堂一个高等贵族千金却帮他干活、陪他行军打仗、出任使者、任劳任怨的份上,杜克还真没办法不管。

    杜克叹气了,反问:“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同样以伊露希亚半个师傅,以及朋友的身份问你。你觉得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是个怎样的国王?”

    詹妮丝愣了下,旋即回答:“三流的军事家,一流的政治家,在不触及洛丹伦根本利益的前提下,他是个慈悲的长者。”

    詹妮丝的回答非常有技巧,在透露出自己看法的同时,并不过份诋毁一个大国的国王。

    杜克的身子靠在沙发背上,左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指:“既然我们都认为他是个一流的政治家,你觉得泰瑞纳斯会让自己支持的人物,浪费大量的时间跟巴罗夫家族对抗吗?要知道,奥特兰克的贵族几乎全灭,就剩下一个巴罗夫家族了。”

    “那又如何?不管是哈斯将军也好,巴罗夫家族也好,我们已经用我们的行动洗刷了艾登国王背叛带来的耻辱。”詹妮丝夫人抗辩道。

    “……”杜克沉默着。

    不得已,詹妮丝抛出了她所认为的最大杀手锏:“看在当初巴罗夫家族全力救援你和暴风王国的份上,看在伊露希亚的份上,你就不能帮奥特兰克一把么?如果我们运作得好,我们可以让伊露希亚成为女王,而你将成为奥特兰克的国王。”

    他平静的眼芒,他那种仿佛看透了世间一切秘密的眼神,让詹妮丝一阵心悸。詹妮丝蓦然意识到,杜克很可能是那种根本不会被奥特兰克的区区利益所打动的狠角色。

    杜克右手手掌轻轻一翻,一个标注着整个南部大陆的地图呈现在眼前,下一刻,地图上包括东艾尔文、东暮色、赤脊山、逆风小径在内的地区全部插上了他的暴风旗。而悲伤沼泽和诅咒之地则被标记为浅蓝色。

    他抛出一句把詹妮丝夫人震撼得几乎魂飞魄散的话:

    “如果我愿意,只要我一句话,乌瑞恩和洛萨就会支持我以这些地区为版图立国。”

    “啊!”詹妮丝夫人失声惊叫。

    她无法不震惊,因为这块地域宽广到惊人的土地,至少是奥特兰克的两倍了。

    莱恩国王竟然会认可杜克认可到这个地步!?

    杜克一挥手,地图顿时消失,他双手十指交叉,手指背抵着自己的下巴,以一种坚定的目光凝视詹妮丝夫人。

    “但我从头到尾都没有那个打算,因为在第三次黑暗之门战争必将到来这个大前提下,立国什么的都是肤浅的想法。你们根本不明白艾泽拉斯世界要面对的是什么,如果你们能看到我所看到的东西,你们就会知道洛丹伦对奥特兰克的贪念仅仅是上不得台面的小事。”

    杜克并没有吓唬詹妮丝夫人。这世上,连青铜龙王诺兹多姆都不可能比得上杜克。杜克熟知整个艾泽拉斯发展的历史,而诺兹多姆窥视未来则是要付出代价的。

    詹妮丝咬着唇,似乎还有点不甘心:“杜克你是真的不愿意帮巴罗夫家族一把?”

    杜克沉默良久,会客厅里只有炉子里的柴火发出哔哔啵啵的低沉爆响。

    不知过了多久,杜克终于开口:“我承诺,在最后的最后,我会帮巴罗夫家族一把。”

    詹妮丝的脸霍然变色,她不知道最后的最后代表什么,从字面上理解,至少会保住她和丈夫还有伊露希亚的性命。

    但失去了肥沃的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地区封地,失去了凯尔达隆,失去了达隆米尔的巴罗夫家族,还是那个巴罗夫吗?

    詹妮丝猛地起立:“既然马库斯阁下你毫无诚意,那么请恕我告退。”(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