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 洛丹伦不给的!我杜克给!
    “嘶——”声音落下,周围一片死寂。

    泰瑞纳斯这是要把奥特兰克人往死路上赶啊!

    不就是奥特兰克蓦然穿了个漏子,把部落放过来吗?

    洛丹伦城最后也没有陷落啊!

    犯得着这么大仇吗?

    说实在,大家对匹瑞诺德国王的背叛是非常不耻的。当初大家对奥特兰克山鹰骑士团也是带着不耻。

    但人家是怎么做的?

    顶着来自盟军的无尽羞辱,愣是冲锋在前,撤退在后。

    好多次都被彻底打残了,然而怎么着?

    1000人的骑士团打了多少次半数战死的大残?

    骑士死了,骑士候补顶上,候补都死光了,学徒顶上。用着前辈留下来的残留武器,愣是自己一锤一锤把弯曲的铁甲锤好,再用。

    他们早已用鲜血和奋战洗刷了身上的耻辱。只要对山鹰骑士团有点儿了解的,都不会继续轻视这支铁血强军。

    现在泰瑞纳斯一个命令,就把人家刷下来了,这怎么让人受得了。

    杜克是出头了。

    然而在联盟军队编制业已解散的当下,杜克不过就是一个大公爵,身为一个南方大陆领主的他,犯得着得罪北方大陆最强的国王吗?

    达纳斯*托尔贝恩偷偷看着杜克那张年轻得过份的脸,他本应不报希望,可总有点期待。

    穆拉丁*铜须和库德兰*蛮锤踏前了一步,却被麦格尼*铜须一手一个,一把拉着:“他是杜克。”

    很简单的一句话——他是杜克。

    那个神奇的杜克。

    自联盟成立以来,创下无数奇迹,也一直协调着几乎每一个联盟加盟国的副统帅。

    如果杜克真不做点什么,那么他身上的奇迹之名,可是会哭泣的。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都是这么期盼的。

    这时候,杜克笑了。

    他的声音蓦然高亢嘹亮了起来:“今天——是联盟的胜利庆典!今天——不是洛丹伦一国的胜利庆典!你这条连战场都没上过、掉着泰瑞纳斯给你的狗带就乱吠的狗,如果你听得懂人话,那就立刻滚,否则就是我让你滚!”

    话音落下,举世皆惊!

    杜克敢!?

    杜克还真敢!?

    几乎每一个目睹了这一幕的联盟勇士,都暴突着眼睛,死死盯着杜克。

    心胸的热血,蓦然炽热澎湃到了极点。

    他们甚至连呼吸都不敢,惧怕错过这或许是历史性的一刻。

    法兰基公爵如同一条被踩痛了尾巴的狗,几乎是整个人跳起来:“杜克*马库斯!你就区区一个公爵!你居然敢违抗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陛下的御令!?”

    “说完了吗?”杜克微笑着轻轻对洛萨做出一个不要拦我的手势。

    洛萨低头,扶额:“好吧,希望你真的知道你在做什么。”

    下一瞬,“啪!”地一声。

    一个狠厉的巴掌扇到了法兰基伯爵那张满是油粉的脸上。

    说是闪电,那只是相对而言。杜克的出手对于在场的武人来说简直是慢动作。

    杜克慢,法兰基更渣。

    这就好比一只蜗牛被乌龟打劫了,然后报案说:“一切发生在电光霹雳之间,他动作太快了。”

    好吧,这只是一个冷笑话。

    所有人更看重的是,杜克打了!

    杜克竟然在法兰基拿着泰瑞纳斯的御令的当下,一巴掌扇过去,把那个油头粉脸的家伙扇得嘴都歪了。

    “你……你居然敢打我!?”捂着脸,法兰基伯爵如同一个刚刚受了气的小媳妇,他瞪大着不可置信的狗眼,嚣张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名为‘畏惧’的情绪。

    没有给他反应的余裕,反手又是特么的一巴掌。

    “啪!”这一巴掌更重,打得他眼冒金星,居然一个打转,就一屁股坐在参了雪的土地上。华贵的紫色裤子如同沾上了一坨屎。

    “你在干什么!?”直到这时候,紧跟在法兰基伯爵身后的禁卫军队长才反应过来,猛然拔出腰间佩剑。

    要知道,他原本可是被泰瑞纳斯特意安排过来镇场子的。镇压各国不服。现在,就在他面前,自家的使者被打了,还是出示了国王御令的情况下被打了两个巴掌。洛丹伦的颜面往哪里搁!?

    “滚!”杜克一声轻叱。在魔法扩音下,巨大的声音犹如雷霆般在整个联合军营炸响。

    伴随着这声怒喝,数百只法师之手蓦然凭空出现,仅仅一秒半的施法过后,有着跟法师之手相同数目的霍然轰到了洛丹伦王家禁卫军士兵的胸口上。

    三百人同时被一击打飞,这场面何其壮观。

    达纳斯*托尔贝恩惊愕地张大了嘴巴。

    铜须兄弟和库德兰高举起了战锤。

    暴风王国和奥特兰克的骑士用剑身击打着盾牌。

    矮人们用战锤敲击着盾牌,大声叫好。

    精灵们游侠们吹着口哨。

    就在成千上万联盟战士的注视下,这三百人全都被击飞出好几米,往后一屁股摔在地上。

    一个个摔得七荤八素。

    还没等他们起来,杜克的下一击就到了。

    “啪!啪!啪!”每一个王家禁卫的胸甲领口上都多出一只法师之手,这种用魔力构筑的手掌一手将他提了起来,然后另一只法师之手迅速上去,就是一巴掌。

    正手一巴,反手一巴。

    正手一巴,反手一巴。

    正手一巴,反手一巴。

    来来回回,把这些眼里只有泰瑞纳斯,从不把各国政要放在眼里,眼高于顶的嚣张之辈,狠狠地扇了一个又一个巴掌。

    到底打了多少个巴掌?

    没有人数得清。

    反正英俊清秀、颜值爆表的他们,一个个都被这些蓦然扑出来的法师之手打得脸都肿了。

    好吧,一对男模级别的禁卫军,现在可以改名猪头军了。

    不是没有洛丹伦军队发现这码事,阿比迪斯就是匆匆赶来的那一个。可即便是他也惊呆了。

    没想到,杜克居然敢翻脸到这个地步?

    可是国家的荣耀……

    正当阿比迪斯想做点什么的时候,陡然间,他感到了一股恐怖到极点的威压。那种无穷无尽的威压,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条巨大毒蛇瞄准了的青蛙。

    他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死,或者不死,完全看那位仿佛位于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的心情!

    阿比迪斯的背后,瞬间湿透了。

    当着他的面,杜克翻身上马,他高高举起那把,仰天高喊:“今天!是联盟的凯旋仪式!只要杀过兽人,为联盟!为人类、矮人、精灵流过血的兄弟都有资格参加!这无关乎国界,只在于公平与正义!是男人的,跟我走!洛丹伦人不给你们的荣耀,我这个联盟副统帅给!”

    “我们走!”(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