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1章 凯旋风云(上)
    曾以为,法师都是一些只会躲前面浴血奋战勇士后面的安全地区放魔法的胆小鬼。所以在大部分联盟士兵心里,无论杜克的谋略多么出色,他的内政和后勤能力多么棒,他永远都只是联盟的副统帅。真正的统帅,还是敢于冲锋在第一线跟兽人血战的安度因*洛萨。

    对于杜克这个印象,没有人觉得不妥。

    今天,杜克用他的行动颠覆了这一印象。

    说是颠覆有点不对,这应该是一种更为夸张的升华。

    看到这一幕的每一个士兵,心中都忽然腾起一把火。

    没有对比,就没有反衬。

    都是为联盟杀敌的,谁不想战争结束后,衣锦还乡,享受人民的欢呼和赞美?对于其它国家的士兵来说,在洛丹伦城凯旋,跟在自己王都凯旋,完全是两回事。

    好吧,洛丹伦是联盟的盟主国。这边刚刚打完黑暗之门终战,那边横跨整块东部王国大陆,几乎从最南端赶到最北端。

    死命赶路,天天几乎都是急行军。好了,终于赶到之后,无论是补给还是扎营地,全都是坑。

    盟友吃的是用快发霉谷子做的黑面包,又粗又硬,不沾水吃,完全可以拿来当棍子敲人。洛丹伦人连辅兵吃的都是口感爆表的白面包。

    天寒地冻,匆忙赶来的盟军士兵哪里有补给?这边联盟士兵领套粗麻衣都要打几次报告,冷得发抖。那边洛丹伦人,自己棉衣随便领。

    各种差别待遇,洛丹伦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脸,各种态度其实就一句话‘没有洛丹伦的支援,你们都是乌合之众。让你来参加凯旋仪式就是洛丹伦的恩赐,你们快谢恩吧’。

    哪一家没受过气?

    谁会想到,来到洛丹伦还要受这种鸟气?

    这一刻,杜克做出的举动,简直是大快人心。

    从灵魂到心脏,那段激烈的火焰,在体内每一条血管里沸腾,在每一个细胞里燃烧。

    “跟上!都跟上!”

    “跟着马库斯大人!”

    “对!我们都为联盟流过血,卖过命!凭什么差别待遇!”

    无数把刀剑长枪,高举向天。

    染满兽人鲜血的锋刃,泛着淡淡的殷红寒芒。

    无数声呐喊,汇聚成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军营里轰然爆响。

    杜克昂然骑着马,跟安度因并肩来到守在营门的阿比迪斯将军面前。

    “让开,或者我从你的尸体上踏过去!”

    阿比迪斯浑身一颤,他看到了杜克的眼神,杜克分明在说:我救了你一次,但我也可以把你救回来的这条命要回去。

    见鬼!杜克是来真的!

    阿比迪斯将军身为高层,他也隐隐知道了泰瑞纳斯国王的打算。他也觉得自家国王有点不厚道,但那毕竟是他宣誓为之效命终生的国王。

    他浑身颤抖着,嘴巴蠕蠕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杜克,值得吗?”

    杜克没有正面回答,他靠过身子,在阿比迪斯耳边说道:“如果那时候当场毁灭整个奥特兰克,我无话可说。但现在……如果盟主可以随意占据盟友的领土,那么这样的联盟不要也罢。”

    他的声音不大,也不小,足以让阿比迪斯和旁边的洛萨都听到。

    这一刻,洛萨蓦然明白了杜克的用意。

    “杜克!我支持你!”洛萨的大嗓门,轻易引起后面更大的欢呼声浪。

    这时候,洛丹伦城的凯旋仪式已经开始一个小时了。

    在前半段,是最刺激市民眼球的献俘仪式。

    两万五千名兽人,被反剪着双手,锁上至少一百斤重的沉重铁镣铐,再以粗大的铁链连锁绑着,以百人为单位串成一串。他们低垂着脑袋,在无数市民的目光注视下,通过颀长宽阔的大街。

    一开始,兽人俘虏引起的是市民的惊叹。

    “天啊!他们太魁梧了!我们的勇士就是跟这样的怪物战斗的?”

    “你看看他们的獠牙?比野猪的牙齿还要粗暴。”

    “圣光在上,我们的勇士竟然战胜了这样的对手。”

    很快,在短暂的惊叹之后,迎来了市民愤怒的狂潮。

    “畜生!把我的丈夫还给我!”一个在二楼露台的女士朝兽人掷出了第一个烂番茄。

    “把我的爸爸还给我!”一个稚嫩的七、八岁大的孩子投掷出第一块石子。

    短短几秒钟之内,成千上万的杂物从大道两旁各个角落飞出来,倾泻到俘虏们的身上。

    市民无法冲过大路两旁由两列城卫组成的盾阵,他们只能用这种方式宣泄着心中的愤怒。

    要知道,这一次黑暗之门大战,几乎席卷了洛丹伦所有的领地,从西南端的银松森林,到东北部靠近圣城斯坦索姆的地方,再到核心位置的洛丹伦城。惨重的人命损失也平摊到几乎每一个家庭,即便不是家家戴孝也差不多了。

    没有一个兽人俘虏不是被砸得鼻青脸肿,甚至嘴上的獠牙都被砸断的,但他们不敢反抗,甚至吼一嗓子,他们就这样低着头,被押解着通过长街大道。

    两万五千兽人当中,唯有一个人是高昂着头颅的——大酋长奥格瑞姆!

    他的嘴巴已经被封住,他的两条小腿已经被镣铐紧紧固定在重达两吨的铁板上,一双手腕同样紧紧地锁在上面,整个人就这么跪着。

    然而他的头颅却从不曾低下!

    在那个囚笼后面,那个写着部落大酋长的牌子,让奥格瑞姆承受了最多的攻击。丢过来的石头、烂番茄没差把他给淹死。连车子边上穿上重甲以防止被砸死的士兵都因为市民的攻击太狂暴,而没办法清理。

    最后不得不让法师来将奥格瑞姆身边的杂物吹走。

    “绞死他!”

    “绞死他!绞死兽人的大酋长!”

    愤怒的市民,高举着拳头,发出滔天的声浪。

    在王宫的主露台上,泰瑞纳斯国王带着自己的一对儿女阿尔萨斯和卡莉娅,满意地看着这一幕。

    献俘仪式过后,就是真正的凯旋仪式了,无数早已准备好的杂役,拿着扫帚等东西,迅速从城市各条小巷里冲出来,无比麻利和熟练地清理着街道上的杂物,仅仅十分钟,从北门到王宫的凯旋之路就被清洁干净了。

    这时候,泰瑞纳斯的脸部表情骤然凝固。

    因为他赫然在望远镜里看到,奥特兰克的山鹰旗居然紧随暴风狮子旗,飘扬在洛丹伦北城门的城门口。(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