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 凯旋风云(中)(1500月票)
    泰瑞纳斯几乎一口老血就喷在洁白无瑕的白玉露台栏杆上。

    他的剧本很完美。

    如果想吞掉奥特兰克,首先就不能把奥特兰克人塑造成战争英雄。如果让山鹰骑士团出席凯旋仪式,这会对接下来的行动造成不必要的阻碍。

    “法兰基那个废物!我不是连御令都给他了吗?”泰瑞纳斯几乎想当场下令派人吊死那个办事不力的蠢货了。

    现在什么都晚了。

    人家都入场了,难道还要让莫格莱尼跑去把山鹰骑士团截住赶回去?

    但……到底是谁放他们进来的?阿比迪斯在干什么!?

    等等!暴风王国的那些战马哪来的?

    泰瑞纳斯浑身微微颤抖着。

    那边,暴风骑士团入场了。

    作为第一个跟兽人接战的国家,也作为第一个被残暴的部落所覆灭的王国,暴风骑士团成为第一支入场的凯旋队伍,有着特别的意义。

    出乎洛丹伦人和从其他国度赶来观礼的观众意料。

    他们看到的不是盔明甲亮的骑士,也不是那种毛发都梳理得很好,无比干净的雄壮骏马。

    他们看到的是一大群百战归来的勇士。

    即便清洗过也能看到血迹的铠甲上,尽是凹凸不平的痕印,甚至有着重武器击穿的裂缝,仅仅用一块新的铁片如同打补丁一样嵌在上面。

    有些骑士的盾牌上,有着明显的孔洞,那是巨魔投手投矛后的结果。

    抽出来,剑锋朝上的长剑依然锋利。可是细看就能发现剑锋上的不平。那些是剑崩口之后重新打磨的痕迹。

    紧接其后的奥特兰克山鹰骑士团也差不多,更特别的地方在于,他们好多人都背了不止一把剑,而且好多是断剑。

    一把合格的骑士剑价值不菲,普通点的十字钢剑都是三位数的金币起步。所以骑士的传统是,当年长的骑士认为学徒合格,足以成为独当一面的骑士之后,会赠予学徒一把骑士剑。

    这是传承,也是长辈对于后辈的期许。

    一个骑士同一时刻,永远只允许拥有一把骑士剑。

    唯有一种情况骑士被允许佩戴复数的剑,那就是从战场归来时候,带上阵亡长辈或同袍的剑。

    长剑是骑士的墓碑,也是骑士的墓志铭。

    那些血迹斑斑、甚至断成两截的长剑,完整地向每一个观众宣示其主人的命运与意志。

    无数洛丹伦人倒抽了一口气凉气。

    善良的少女们泣不成声。

    他们听说过奥特兰克国王的背叛,他们无数次公开辱骂奥特兰克人,却不曾想过,奥特兰克的骑士为了洗刷这份耻辱,付出了多大的牺牲,多大的代价。

    后面进场的,还有来自激流堡的斯托姆加德人,他们抬着阵亡战友们的盾牌,那些焦黑的盾牌诉说着当时还隶属于部落的红龙,其攻势是何等的柯烈。

    达拉然人抬上了破裂的塔盾,以及手弩。

    库尔提拉斯人带上一排断裂的弯刀。

    还有很多,很多……

    联盟的战士们,用最真实的方式,向这些留在后方的人们呈现出战争的残酷,以及勇士们的伟大。

    没有喧天的口号,也没有得意洋洋的神采,队伍各国的队伍在沉默中前进着。

    或许在一小时前,那些没有经历过残酷战争的人民不明白,为什么体格看似更为孱弱的人类可以打赢如此凶残的兽人。

    现在他们都明白了。

    那是联盟的勇士们用血与生命换来的,用最大的勇气和最坚定的意志拼来的。

    不知是谁第一个鼓掌。

    不知是谁第一个欢呼。

    寂静一片的大道两旁,蓦然间欢呼声直卷天际。

    “勇士们!好样的!”

    “谢谢你们的奋战!”

    “没有你们,我们都会死。”

    “你们都是联盟真正的英雄!”

    “我爱你们,我要嫁给你们!”

    是谁的眼泪在飞?

    是谁的心灵在颤抖?

    是谁的喉咙在嘶吼着?

    当掌声,欢呼声,呐喊声铺天盖地卷向凯旋的勇士们时,每一个联盟战士都忍不热泪盈眶。

    自己的艰辛和同袍的牺牲,在这一刻,忽然有种‘值了’的感觉。

    “联盟万岁!”

    “勇士们万岁!”

    太阳光照射在勇士们不算明亮的盔甲上,每一副盔甲都似乎燃烧着熊熊的烈焰。一种难以言喻的光华从勇士们身上升了起来。即便是太阳的光辉都难以遮盖住如此璀璨的光芒。

    这是发自灵魂的光辉。

    这是象征着勇气的光辉。

    以至于所有人都舍不得把目光从这些勇士们身上挪开。

    这时,围观的群众对矮人和高等精灵的队伍,同样致以最热烈的欢呼。

    突然,本应作为压轴的洛丹伦军团出现了。

    非常诡异地,无数人停下手。

    没有掌声,没有欢呼声,没有从天而降的花瓣雨。

    哪怕是洛丹伦人都用着不可置信的目光死死盯着本国的军列。

    在看到如此真实,如此贴近战争的凯旋队伍之后。

    那一匹匹华丽得恍若参加盛装舞步比赛的白色骏马,那一件件闪亮得足以照镜子的崭新盔甲,别在骑士们腰间的一把把轻灵华美的长刺剑……

    几乎每一件事物,都在深深地刺激着人们的眼球。

    在一瞬间,每个人都感到一股灼痛从眼睛传来,从它们的眼眶深处直刺入心灵深处。

    如果没有看到杜克和安度因率领的盟**队,或许他们会对这些看似华丽威武的样子货予以掌声,少女们会对那些帅气的骑士报以尖叫。

    但是现在,每个人都觉得,最后出场的洛丹伦骑士团简直是对这场惨烈的旷世大战的亵渎。

    特别是看到那些不学无术,油头粉脸,几乎连马都骑不稳的贵族青年也混进了凯旋的队列之后,洛丹伦的人民感到自己有种被愚弄的羞辱感。

    “滚出去!这是勇士的节日!”

    “对!滚出去!洛丹伦不需要你们这些虚冒战功的垃圾!”

    “滚。”

    “滚!”

    “滚——”

    千万个声音汇聚在一起,很快,每个人都自觉地调整怒吼的节奏。

    “滚!滚!滚!”

    吼声,如怒海狂涛。

    骂声,如天崩地裂。

    这一刻,泰瑞纳斯的脸上,失去了所有的血色。(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