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 你贬!我封!
    凯尔萨斯真是苦逼死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态竟然会演变到如此局面。

    现在简直是夹在中间,两面不是人。

    在奎尔萨拉斯遭到入侵之后,凯尔萨斯一直有个比较清醒的认识,那就是孤立主义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但跟国境相接的洛丹伦搞好关系是没错的。

    另一面,得罪整个联盟最为睿智的杜克同样不理智。这不光有种长期感情投资白费的感觉,同样一种几乎是出自命运的不祥预感,让凯尔萨斯非常不舒服。

    他如果不是求稳,想看清楚情势再做决定就不会有这码事了。

    倘若之前的投票就已经分出胜负,那么奎尔萨拉斯就不用当那小丑。

    见鬼就见鬼在,他根本没想过,在莱恩交出投票权给杜克之后,五个国家元首居然在三秒内完成了五张投票,而且清一色是反对票。一下子把奎尔萨拉斯推到风高浪尖上。

    几乎用全部的勇气喊出那句‘弃权’之后,凯尔萨斯当场对着杜克那边做出一个“抱歉”的口型。他不知道这样做可以挽回杜克心中多少印象分,但什么都不做,他更不会原谅自己。

    “没关系。”杜克不是回答口型,而是直接轻声说出来了。至少半数的国王你听到了。

    这让凯尔萨斯又是一阵尴尬。

    真正尴尬的另有其人。

    泰瑞纳斯被逼上绝路了。他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因为一个小国的公爵,搞得联盟呈现出一种分裂的味道。

    就差那么一点,他这个盟主就要被打脸了。

    当然,他可以为了联盟的和谐,压下这次对于巴罗夫公爵叛逆的指控。这样一来,他必定要面对国内一片的反对之声。而他之前针对奥特兰克做的一切谋划将会成为泡影。

    事实上,从一开始泰瑞纳斯就清楚想要短时间内完全吞并奥特兰克,根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使用一个更为迂回间接的方式,比如把那里交给一个可以令众人信服的,有才干的,并且看来是热衷于和平团结的人手里……

    可惜现在看来,哪怕是为普瑞斯托领主登基而扫平障碍的第一步,就已经遭到了最大限度的抵抗。

    他真的是杀了杜克的心都有了。为毛暴风王国公开表明所有难民会在一年内撤退,完全无意染指洛丹伦大陆任何一寸领土的态势,却在这种时候一招铁索横江,让洛丹伦不上不下?

    如果伊露希亚真是杜克的女人,泰瑞纳斯或许会更为警惕,但无论多少次私下察看,洛丹伦宫廷的女宫都发誓,伊露希亚绝对是个纯洁的处子。

    他真搞不懂,为什么杜克明明对奥特兰克毫无兴趣,却要死保巴罗夫公爵。

    泰瑞纳斯*米奈希尔紧握着手中的国王权杖,他脸颊的肌肉在震颤着,他用力地进行了三次深呼吸。他还是做出了决定。

    “按照之前盟约所定下的铁律,我在此,以洛丹伦联盟的盟主宣布——尽管没有绝对证据证明巴罗夫公爵本人参与针对联盟的叛乱行动,但奥特兰克的巴罗夫家族有罪。”

    对!还是宣布有罪!

    如果不宣布的话,他一揽子后续计划都会化为泡影;洛丹伦在战争中的损失会无法弥补;人类最强王国洛丹伦的面子会彻底扫地;他向吉恩付出的代价;威胁索拉斯的所付出的政治资本;强迫达拉然服从的恶果,所有的一切,都会血本无归,全部要他自己承担。

    开弓没有回头箭。

    泰瑞纳斯现在是不得不发,哪怕会因此与众多王国交恶,并得罪联盟最富传奇色彩的英雄杜克*马库斯。

    那边,伊露希亚浑身一颤,可是却被杜克一手握住了她的手。伊露希亚不可置信地抬起了头,突然她听到了杜克的发言。

    “我对这次宣判表示极度遗憾,暴风王国保留以后抗议的权利。”

    杜克这是要死扛泰瑞纳斯了。

    “按照盟约,针对背叛者的刑罚,将由盟主来决定……”

    泰瑞纳斯决定无视杜克的发言,不过在心中他已经有点胆怯了。原本,他是准备直接宣判巴罗夫公爵死刑的,因为巴罗夫公爵在奥特兰克的影响力实在太惊人了。如果不扫清障碍,他真不知道他所看好的普瑞斯托领主是否可以完全掌握奥特兰克。

    他最大的错误,就是误判了杜克在联盟里的影响力。

    泰瑞纳斯盯着杜克,发现杜克眼里毫无保留的威胁之意,他的心脏顿时不争气地猛烈一跳,咬咬牙,他最终还是改口了。

    “我以洛丹伦联盟盟主的名义宣布——鉴于巴罗夫家族在战争后期对联盟的全力支持,酌情削减其罪行。剥夺巴罗夫公爵的爵位,贬为平民,同时剥夺巴罗夫家族所有的封地。其领地,会由将来的奥特兰克国王所掌握。而亚历克斯*巴罗夫及其亲属,会被允许携带一切可以带走的随身物品离开,但终生禁止进入奥特兰克国境。以上就是最终判罚!”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瞬间,巴罗夫公爵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十岁,从一个步入暮年的男子,变成一个行将入土的老人。

    此时,杜克的声音再次响起:“真是遗憾的判罚。好吧,我也趁着这机会,宣布暴风王国的伊露希亚*巴罗夫女伯爵,其封地会是赤脊山止水湖,以及湖畔镇。”

    打脸!

    赤果果的打脸!

    明明杜克没有动手,泰瑞纳斯却感觉自己被杜克抽了无数个耳光,一张老脸都是刺痛刺痛,火烧似的。

    那边,他按照联盟盟主的权限,剥了巴罗夫家族的根——在这个看重土地的时代,唯有封地才是一切的根本,只要拥有肥沃的土地,那么家族乃至于王国就能永远繁盛下去。

    这边,杜克却同样按照贵族的游戏规则,直接让伊露希亚*巴罗夫从一个没有根的虚衔贵族,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实地贵族。

    谁都能看出,杜克就是不肯给洛丹伦截断巴罗夫家族的根,就是要追着泰瑞纳斯打脸。

    没有人明白杜克为什么会做到这个地步。

    可是这一刻,站在杜克斜后方的伊露希亚,已然满面泪痕。

    她突然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抬头,朗声道:“我宣布,我伊露希亚*巴罗夫放弃巴罗夫的姓氏。”(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