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7章 自由的空气
    杜克喘着粗气,放下公主:“太好了,公主就交给你了。我还要去确认莱恩陛下的安全。”

    杜克没有废话,直接把公主交给墨勒夫。

    “感谢你,马库斯公爵。公主的安全就交给我了。”

    然而,分开后不到三十秒,意外发生了。

    “轰!”从天而降的一记魔法轰击,直击到王宫的走廊,伴随而来的是就是一声带着死亡气息的恐怖尖啸声。

    “不——”墨勒夫惊恐万分地回头,他和超过十五个侍卫目睹了这一惨绝人寰的悲剧……

    卡莉娅公主连一声最后的惊叫都尚未发出,就被一团死亡之翼的酸液砸中,瞬间就尸骨无存。

    墨勒夫在最后那一瞬企图拉开公主,然而,他拉住的只有公主半截的白纱裙摆。

    “不!不!不!不!”墨勒夫睚眦欲裂,他发了疯似的,想从那团一口气把他半数部下和公主都化为一团不知名物质的天杀酸液里将公主捞出来,然而他被部下死死地拉住。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有罪!我有罪啊——公主都死了!还要我这个侍卫队长干什么!?让我死了算——”墨勒夫抽出佩剑就想自刎。

    他的部下阻止了他。

    “不!大人,你身为侍卫队长。你有这个义务向米奈希尔陛下报告这一切,你不是说已经把生命都献给米奈希尔王室了吗?如何决定你的死,是陛下的权利!你无权自尽!”

    “不——”这位经历过无数艰险,对洛丹伦王室一直忠心耿耿的侍卫队长留下了最悔恨的泪水。他完全无法想象,年迈的泰瑞纳斯陛下得知这个消息后会是怎样一个表情。

    此时此刻,远在南部大陆西部荒野。

    一个美丽的金发少女看着辽阔无边的田地,她深深地吸了一口冬季田野里依旧浓郁的泥土气息,挺胸收腹,头颅后仰,张开双臂,任由微冷的寒风吹拂过自己的秀发。

    她发出一声声由衷的赞叹。

    “哇——好美丽!这就是外面的景色吗?这就是自由的空气吗?”

    少女美丽的蓝色瞳子贪婪地将视野里的一切摄入自己的脑海。

    在无数平凡人看来无比简单,无比平常的东西,在少女的眼里,一切都是那么地稀奇,那么地新鲜。

    如同挣脱了囚笼的金丝雀,她在这片天地里欢快地歌唱着,欢呼着。

    脱下了华贵的高跟鞋,少女就这么把一对纤细完美的玉足大煞风景似的插进冰冷的泥土里,貌似没有仪态地踢开覆盖在田地上薄薄的细雪,用脚趾头挑出一块块黑乎乎的泥土,然后就这样,以最优雅的舞姿,在田上打着圈,翩翩起舞了。

    这位美丽的少女,自然是卡莉娅公主。

    在杜克用完美地模拟了公主,让一个不存在的魔法假人穿着公主的衣衫,华丽丽滴假死之后。

    在世人眼里,美丽的卡莉娅*米奈希尔已然香消玉损。

    杜克没有打扰兴奋的卡莉娅,他任由卡莉娅在田上狂欢。任谁在一个貌似巨大,实则无比狭小的王宫,又或者说囚笼里呆了16年,都会觉得无比压抑,无比郁闷。

    这种挣脱囚笼的心灵升华感,任何一个外人都无法体会。

    自由的空气啊!

    呃,那边因为太乐了。

    卡莉娅公主的转圈越来越快,因为法师袍并没有什么束带,所以整件法师袍犹如一条长裙,被高速的自转而荡起。

    嗯,白色长筒袜和那对美腿很不错。

    杜克下意识地捂住鼻子。

    莫非这是要流鼻血的先兆?

    不行不行!

    说好了不禽兽的。

    杜克搓了搓自己的眉宇,看着卡莉娅那张精致而纯美的少女脸庞,一颗躁动的心又平复了下来。

    真是一个神奇的女孩子。

    这时候,乐疯了的卡莉娅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有点儿失态。她下意识地像提着裙子一般,提着法师袍的下摆,小跑着跑向杜克。

    “抱歉!抱歉!我太兴奋了。总觉得……能看外面的世界一眼,有种死了都甘愿的感觉。”

    杜克真挚地笑了:“卡莉娅,别逗了。我既然许诺了你自由,那么你自然会有大把的时间去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卡莉娅忽然醒悟起什么,她的情绪变得有点儿低落了:“我这样做的话,会不会给你和我的父王带来很大麻烦?而且在洛丹伦遭难的时候,我这样子一个人跑出来,总觉得非常过意不去。”

    “我没什么麻烦。我已经完美地让你‘死’在洛丹伦王宫了,不会有任何证据证明我拐带或者谋杀了你。至于你的父亲泰瑞纳斯陛下……我想说,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负责?”卡莉娅睁大了纯洁得没有一丝不纯物的眼眸,眨了眨。

    “对!身为洛丹伦联盟的盟主,却在签下平等同盟条约后,贪图盟友的土地。这是对联盟这个名词的真正亵渎。或许奥特兰克国王和贵族们有罪,但奥特兰克人民是无罪的。洛丹伦跟奥特兰克并不是敌对国,而是同根同源的兄弟国,泰瑞纳斯陛下这样做,我是不耻的。”

    杜克说到这里,卡莉娅的头低了下去。

    “我已经让蓝龙之王玛里苟斯尽量保证洛丹伦城市民的安全,但损失总是会有的,这不是我和你,或者其他人的过错。在泰瑞纳斯陛下贪图奥特兰克的土地,引入死亡之翼耐萨里奥那一天开始,这就是注定的结果。如果不是我及早发现了耐萨里奥,找来四大龙王围歼他,洛丹伦的下场必定是被耐萨里奥所吞噬。”

    卡莉娅打了一个寒战,尽管她涉世未深,但想到若是自己真的嫁给了普瑞斯托,不,应该说名义上嫁给了耐萨里奥,整个洛丹伦乃至整个联盟会变成怎样,真是不可想象。

    卡莉娅想了一会儿,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

    “那接下来,我要怎么办呢?我需要先去你的卡拉赞里躲一躲么?”

    “不,我既然许诺了你自由。我就会履行我的承诺。请允许我向你隆重介绍,在接下来这段日子里陪伴你在世界各地冒险的同伴。”杜克潇洒地一个欠身,随即,在山岗后面转出几个女子来。

    那是一个女仆,一个游侠,一个身穿铠甲的圣骑士。(未完待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