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2章 血色情人节(完)
    有人!?

    看着高高升起飘向远方的炊烟,吉安娜心中燃起了熊熊的希望之火。

    那可是救命稻草啊!

    月布是非常坚韧的,吉安娜无法撕开月布长袍让自己更灵便点,只能将近乎拖地的长袍下摆扯到快到大腿的地方,因为不会打结,只能一手提着法杖,一手提着长袍,狼狈地加速自己的步伐。

    冷风顺着下摆侵入袍子里,吉安娜觉得更冷了。

    混蛋杜克!畜生杜克!你还真敢这样子对我啊!

    你不娶我就算了,你真敢娶我,我吉安娜发誓会狠狠地报复你的。

    然而,心中再怎么暗骂都没个卵用。

    冬季的森林,寂静一片。

    没有虫生,没有鸟鸣。

    除了那如同厉鬼哀嚎的风声之外,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一开始吉安娜还想着是否应该警戒前行,可是冷风如同鞭子抽在她的脊背和露在外面的手臂上,如果不搓动,只需两分钟就能在手臂上结出一层细霜。

    吉安娜在崎岖不平的森林中狂奔着,因为动作不够敏捷,她狼狈摔倒了不下五次。可是那股求生本能在驱使着她继续发足狂奔。

    近了。

    近了!

    更近了!

    她看到那股飘向远处的炊烟越发粗大了。

    好大的火,是在开篝火晚会吗?

    但现在是大白天哦。

    吉安娜已经看到路了,那是村民们踩踏了无数年月踩出来的林间小路。尽管跟达拉然拼得无比完美的花式地砖没法比,也比不上横贯整个艾尔文森林的什么‘水泥路’,但比刚刚凹凸不平满是树根碎石的树林,已经好了不知多少倍。

    终于冲出了树林,前面的视界豁然开朗。

    “你好!有人么?有……”

    吉安娜霎时间死死用空着的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惊惶的眼泪不自控地飚了出来。

    有人。

    但都是死人。

    呈现在吉安娜面前的是一副地狱般的场景。

    这显然是一个不久前才被袭击过的村子。

    因为逆风和冬季的关系,吉安娜闻不到那股混合了尸臭和烤焦的难闻味道,可是现在,霎时间从视界、嗅觉、味觉、听觉还有皮肤的感觉,同时给吉安娜传来超越心理承受极限的冲击。

    焚烧的房屋犹自有未熄灭的余烬冒出缭缭黑烟,被强行踹烂的大门口撞出一个巨大的人形,地上还有不多的散落食物,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因为冰雪,每一具尸体都保持着死亡时的容姿,他们临死前的恐惧、愤怒与不甘,也统统凝固在脸上。

    忠诚的家犬嘴巴里还有一小块绿色的皮肤,可头颅以下的部位已经被战狼啃吃干净。

    为保护年老的老板而举起草叉的老人被硬生生捏爆了头颅。

    明明已经被砍掉半截身子的父亲用尽最后的力气伸出手来,想抓住自己的妻儿。

    抱住孩子的母亲被重武器砸掉了半截身子。

    被食人魔啃得不似人形的婴孩。

    这些……都是兽人干的!

    吉安娜看到了一具满是伤口的兽人尸体,在那具尸体身边有七八个倒下的民兵。看来这就是村里的民兵队唯一的战绩。

    缺乏食物逼使躲在提瑞斯法林地深处的战歌兽人袭击森林里的人类聚居点。

    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

    “呕……呕——”一大早吃下的面包、点心、还有香浓的牛奶,全都被吉安娜吐了出来。

    有生以来,吉安娜第一次如此难受。

    胃里传来的翻江倒海感觉,让她仿佛要把昨晚的晚餐都吐出来。

    吐了好一会儿,直到胃里空空如也,直到自己再次感受到这份死寂的寒冷,吉安娜才意识到,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自己很可能会像他们一样变成冰冷的尸体。

    “我必须做点什么!”吉安娜如此告诉自己。

    强忍着那份恶心和不适,吉安娜坚强地站了起来,她逼着自己进入这个修罗场去寻找一切能帮助她活下来的东西。

    兽人几乎掠走了所有能吃的,他们粗鲁地闯入了每一间房间,并砸开了每一栋房子的地下室。

    因为体型巨大的关系,他们挤爆了每一扇大门,让每一栋房子都变成了满是窟窿的废墟。

    幸运地,吉安娜在楼梯下一个壁橱里找到了两张厚厚的毛毯,然后又在一张床底下找到了两大块她以前从来都不会正眼瞧一下的黑面包。

    她不知道怎么用打火石生活,幸运的是,她是个合格的大地法师,她来到一个狼藉的地下室,把木块堆在一起,以一个火球术生起了火,然后底下垫一张毛毯,自己裹着一张。

    这样子总算温暖一点。

    不知过了多久,她忍不住饥饿,终于用一个铁罐子烧开了雪水,把那木渣似的黑面包敲开,泡水里浸软,强迫自己咽了下去。

    她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种糟糕的口感。

    迷迷糊糊中,她睡着了。

    她是被喧闹惊醒的。

    “有人吗?还有人活着吗?”标准的洛丹伦口音,不是兽人可以模仿的。吉安娜无限惊喜地冲出地窖,看到了一队洛丹伦骑兵。

    “赞美圣光!”带头的显然是个圣骑士,他本来对于这个毁灭的镇子已经不抱希望了,没想到,竟然还能发现一个幸存者,看样子还是第一个地位相当高贵的贵女。

    “哦!感谢索拉丁先祖。”吉安娜也无比兴奋。

    她早已忘记了什么生存24小时的事了。

    “你怎么……”尚未来得及问候,吉安娜突然听到一声奇异的、细小的声音。

    “咻——”在吉安娜面前不到半米的地方。旁边一位骑兵的脖子被一根不知从哪里投来的木质长矛给射中了。

    长矛的冲击力是如此之大,吉安娜目瞪口呆地看着长矛的毛头从左边扎入,从右边破出,几乎把骑兵的整条脖子都扎断了。

    看着那个歪斜下来的脑袋,感受着从骑兵脖子上的伤口喷到她脸上鲜血的温热,吉安娜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啊——”

    圣骑士举起盾牌,挡住了另外一记投矛,大喊了出来:“兽人——”

    这是吉安娜有生以来第一个情人节,也是一个血色的情人节。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