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7章 又吐了
    杜克跟吉安娜出去一趟之后,在卡拉赞,吉安娜的侍女和侍从们私底下都是议论纷纷的,自古有之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你说,这次大公爵跟殿下出去会不会……那个?”

    “肯定会!没有谁能抵挡殿下的魅力。”

    “现在全天下就剩下殿下一个公主了,大公爵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会知道该怎么做。”

    “我还是觉得他们不会直接上本垒。”

    “这不好说啊!东艾尔文森林那个风行湖不是挺漂亮的吗?万一风景太美丽呢?”

    “是啊!当年我就是一时间被大海的景色迷住了,然后我就*于安东尼那个混蛋了。”

    “嘿!可别说,听说普罗德摩尔陛下当年跟金剑小姐也是在船上就*……”

    不远处的希尔瓦娜斯听到却在冷笑,她转头调笑伊露希亚:“哟,小伊露希亚,你就不怕杜克真的一时冲动……让小吉安娜后来先上岸,嘿嘿!”

    伊露希亚坚定地摇摇头:“希尔瓦娜斯姐姐,你也知道杜克那个计划的,我就怕杜克搞得太过份,不知道怎么收藏。”

    希女王坏笑道:“那可不一定哦,我们的杜克那么受欢迎。况且那个花心的家伙,之前不是还藏了一个真正的公主么?”

    “嘘!”伊露希亚在唇前竖起食指,紧张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最新最快更新

    “切,他们又不是能听到风之语的精灵。”希女王无所谓地耸耸肩:“真不知杜克有什么好,大姐和三妹是这样,你也是这样,个个对那小子死心塌地的。”

    伊露希亚一张俏脸全红了:“他,他……我……”

    “呐!要不要跟我打个赌,就赌杜克会不会对小吉安娜下狠手。”

    “赌就赌!”伊露希亚有点赌气地答应。

    “赌注是什么?”希尔瓦娜斯有点揶揄地问道。

    “就赌让对方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

    “好!”

    两人刚刚击掌立誓,那边伊露希亚就感到了一股奥术的波动传来。

    整个卡拉赞是处于严密的空间封锁状态的,特别是从艾泽拉斯的方向,在杜克和卡德加努力下,大部分空间裂缝的开口都被调到了原来夜之魇所在的位置。现在那里由英灵武士、贞洁圣女和以馆长为首的巨型奥术构装体所镇守。

    正门的马圈、会客厅、舞厅已经被重新整理过,即便是歌剧院都会不日重新开放。

    这个奥术波动是传送门的,能直达前门的传送门,唯有杜克和伊露希亚有权打开。

    杜克回来了,带着吉安娜。

    吉安娜的样子让所有库尔提拉斯侍女仆人发出惊叫。

    “殿下!你怎么了!?”吉安娜的侍女长惊惶地冲上来,眼睛的余光还狐疑地瞥了杜克一眼。

    “不是我的血!我没事!”冷静下来的吉安娜迅速说出重点:“我经历一场残酷的魔法试炼,现在我只想好好地洗个澡。”

    尽管吉安娜如此安慰着侍女们,但她的样子实在太恐怖了,整个上半身被鲜血染红,仿佛是掉到进行邪恶仪式的血池里,然后再捞出来似的。

    这一刻,哪怕碍于杜克的威严,没人说出来,但每一个库尔提拉斯人都对杜克产生了浓浓的怨念。

    说好的风花雪月呢?

    说好的美妙的情人节呢?

    你不跟我们家的宝贝公主殿下谈情说爱都算了,还弄出一身血,这算什么鬼?

    杜克无视了侍女们吃人的目光,耸耸肩。

    那边,迎上来的希尔瓦娜斯露出有点造作的吃惊表情。

    “有那么夸张吗?”

    伊露希亚两人同时点头。

    吉安娜还没走远,她身边已经有侍女吐得稀里哗啦了,因为侍女看到了粘在吉安娜后肩上的内脏碎块。

    伊露希亚对杜克一个淑女礼:“看来还是我去比较合适。”

    别看伊露希亚文文弱弱的,当年随着杜克转战千里,再惨烈的战场都见过,她反而比那些没见过血的侍女要好一百倍。

    “伊露希亚,这是是我输了哦。”希尔瓦娜斯倒是很干脆。

    伊露希亚走的时候摆摆手,以示听到了。

    大厅里,顿时只剩下杜克和希尔瓦娜斯了。

    “哟,杜克,你这样做真不后悔?”

    “后悔什么?戴林陛下把女儿交给一个联盟里杀兽人最多的*师当徒弟,他就应该做好这个心理准备。”杜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你还真舍得下狠手啊!?”希女王有点诧异地叉着腰:“这还是那个曾经见到美女就迈不开腿,到处送魔法玫瑰、用魔法讨女孩子欢心的杜克*马库斯吗?”

    杜克难得地脸一红:“好了,别打趣我了。时代已经不同。或许接下来会有两到五年比较和平的时期,但破灭的交响曲已经奏响。一来,吉安娜的确有那个成为英雄的资质,二来,最终能站在我身边的,必定是那种实力强大,在任何危机下都足以自保的女性。”

    希尔瓦娜斯不是笨蛋,她立马想到,自己竟然也在杜克的狩猎范围内!

    “混蛋!莫非你还想把我们风行者四姐妹全部打包?要死啊你!话在前头,我可不喜欢你,你别自作多情了。”

    杜克有点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可没说过这话。”

    “哼!那就好!”希尔瓦娜斯一转身,给了杜克一个后脑勺,径自离去了。

    另一边,卡拉赞的浴室里。

    侍女是指望不上了,吉安娜只能让自己的闺蜜兼杜克派来的内奸伊露希亚帮自己清洗身体。

    用温热的水洗了一遍又一遍,然而再怎么洗都是觉得鼻孔里弥漫着那股恶心的血腥味。

    人类的、兽人的……

    那个被投矛扎断脖子的骑兵……

    那些在自己面前死去的战士……

    那些被杜克用魔法打成碎渣的兽人……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不自控地在脑海里回放着。

    缩下身子,把半张脸浸到水里,吉安娜有点无聊地吹起泡泡:“噗噗噗噗!”

    下一瞬,吉安娜的视界里就出现了幻觉,她整个人泡着的不是干净的池水,而是猩红的血池。

    “呕!”吉安娜慌忙爬起半个身子,又吐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