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8章 大炮一响(盟主Warhawkxz)
    在寒夜里,气势汹汹杀出黑暗之门的部落战士听到了威廉姆的号角声,他们企图冲上去干掉放哨的联盟守卫。

    这已经太晚了,没错,他们有着绝对的数量,可惜当他们冲到哨塔跟前的时候,踩到了某种奇异的东西,感觉就像是坚硬的铁板。下一瞬,他们脚下的铁板突然发生了爆炸。炸裂的生铁块轻易撕开了他们的身躯。

    冲在最前面的兽人顿时倒在血泊当中。

    时正深夜,黑暗笼罩了整个诅咒之地,使兽人战士看不到自己的敌人。

    就在他们还在黑暗之门附近四处乱走,寻找逃跑的人类哨兵时,黑暗中传来了几声闷响,然后一颗光彩夺目的光点射向半空,又缓缓飘降下来,把黑暗之门附近的兽人全部暴露在光线之中。

    黑暗中的人类盗贼可以清楚看到兽人战士以及死亡骑士从那刚刚扩张的裂痕中倾巢而出。

    但是盗贼们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任由兽人部落就这么控制了艾泽拉斯这一边的黑暗之门。

    仅仅十分钟后,卡拉赞就收到了消息。

    接收魔法传讯的是今晚负责值下半夜班的吉安娜。

    魔法传讯也是魔法的一部分,即便是法师也不可能在睡梦中接收魔法传讯,因为梦境是伊瑟拉的领域。而杜克不管是否睡着,一到晚上就拒绝一切魔法传讯。要找杜克,只能通过卡拉赞的当值法师传话。

    吉安娜用纤纤玉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宇:“即便我还是少女,熬夜依然是美容的大敌啊!”

    吉安娜侧着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嗯,15岁的她越发美丽动人。一头灿烂的金发如瀑布般披散在肩膀后,清丽的瓜子脸中带着神秘的气息,而且似乎随着魔力的增长,那对峰峦也越发挺拔了。

    吉安娜很清楚自己是何等的引人犯罪……

    “可惜我那个可恶的老师,还真的只把我当个学徒来使唤。”吉安娜狠狠地啐了一口,然后起立,走出图书馆,快步搞定三层楼高的旋转楼梯,步向法师塔最高层的杜克卧室。

    还没走到房门,从门缝当中飘出来的声音让吉安娜脸颊发烧。

    “啊!啊!啊!不行了!杜克神剑太威武了,我受不了了,你找温雷莎吧!”这是那位平日看似高贵典雅,充满贵妇气息的风行者家大姐奥蕾莉亚的声音。

    “温雷莎在熟睡中,请勿打扰。”这弱弱的声音自然来自三妹温雷莎了。

    “啊!小吉安娜在外面,她肯定有重要的事!”奥蕾莉亚试图转移杜克的注意力。

    都被说破了,吉安娜只能硬着头皮去敲门。

    “叩叩!”两声后,吉安娜开口:“杜克老师,守望堡传来消息,黑暗之门再度开启。”

    这时候杜克那混蛋的声音才飘出来:“嗯,知道了,告诉洛萨,一切按计划进行。”

    说罢,里面竟然又响起了奥蕾莉亚的惊呼声,很显然杜克这个王八蛋又开始战斗了。

    吉安娜目瞪口呆:说完了?就这么多?那可是第三次黑暗之门大战啊!联盟的战士很可能此刻正在前线浴血奋战,你好意思在这里胡天胡地?话说,你到底有没有顾及过我这个‘传说中马库斯大公爵的绯闻未婚妻’的感受?真当我死人啊!

    吉安娜恨得牙痒痒的。

    很遗憾,哪怕杜克不说她都知道,杜克还真打定主意死都不娶她。

    直到吉安娜快远离大门口的时候,杜克才飘出一句:“哦,抱歉,刚才没注意。啊,吉安娜你也快睡吧。从今晚起你不用值班了,我们专心准备迎击敌人好了,卡拉赞也是主战场。”

    这里也是主战场?

    敌人是谁?

    吉安娜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她也相当有大局观,正是因为这个特点,她反而被杜克忽悠了,从杜克不要她而选择了风行者姐妹这个‘小问题’上转移了注意力。

    跟了杜克快两年了,尽管是作为一个魔法学徒,但她成长很快。不光是法师等级从大地晋升为天空,还有身为一个统帅。

    杜克在这两年期间所干的任何事都让吉安娜万分好奇。

    不,应该是对杜克干的一切都勾起了吉安娜的好奇心。

    不论是那仿佛天马行空又能自成体系完美运作的计划经济系统,还是那仿佛存在于此就是为了一次次印证杜克先见之明的颀长补给线,都在证明杜克干的每一件事都是有明确目标,而他所担心的事情又必定会实现。

    就好比黑暗之门的再次开启,即便吉安娜亲自去信问联盟最强法师安东尼达斯,他都只是给出一个含糊的概念——五年之内可能会再度开启。

    这跟杜克的两年完全是不同概念的。

    不是两年,应该说,杜克已经准确到哪两个月了。

    作为杜克的弟子兼秘书,从11月开始守望堡进入一级戒备这个命令,也是杜克让她转发出去的。

    表面上,杜克就像一本很通透,很容易读懂的书,几下就看完了。他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步骤都貌似很简单,然而将杜克全部所作所为糅合在一起之后,那就没有人能看懂。

    吉安娜哪怕不想承认也必须承认,自己可以从杜克身上学到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总有一天我会学光你的东西,然后好好教训教训你!”

    与此同时,联盟正在教部落做人。

    原本的联盟是不善于夜战的。

    在夜晚,所有的阵型和指挥都会严重打折扣,而兽人在夜间的影响并没有人类这么大。而原本就不需要用眼睛看人,只凭灵魂判定对方的死亡骑士更是不受影响。

    但是现在,的的确确是联盟在教部落的兽人做人。

    洛萨已经不是第一次想问:“好像瞎子一样朝着黑暗之门打炮,能打中?”

    然而穆拉丁无比专业地告诉洛萨:“啊!杜克为要塞里所有大炮都定好了射击诸元,呃,射击诸元就是大炮命中敌人所必须的射击参数……”

    看到安度因*洛萨依然一面懵逼的样子,穆拉丁搔了搔脑袋:“反正哪怕是黑夜,只要大炮对准了这个预先设好的角度,那就一定中。别管了,开一炮你就知道了。”

    下一刻,三十六门要塞炮齐齐发出巨大的轰鸣!(。)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