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喷子分身
    什么是智障?

    耐奥祖就是个典型的智障。

    基尔加丹丢个血契出来,这货傻乎乎地就去签了。

    被骗子骗了,还可以说是一时鬼迷心窍,当个苦情的受害者或许还能博取几滴眼泪,然而获得力量之后呢?居然自己不要,躲起来了。既不去把自己洗白,学学吼爷格罗姆那样重新成为部落英雄,又不像古尔丹那样拥有足够野心,一口气把枭雄之路走到底。

    人家古尔丹跪了,又逗逼地因为怕死而出山。

    对于这样意志不坚的家伙,怪不得原来的历史上他在意志对决当中会输给阿尔萨斯,即使融合了意志,还是二傻子的意志占大头。

    说耐奥祖一句智障都便宜他了。

    所以无限制杖某种程度代表着杜克对他的不屑。

    另一方面却隐含着杜克对耐奥祖的重视。

    别看杜克大摆龙门阵,用吃货女王一下子把耐奥祖坑得一面血,貌似无限风光。可惜,女王能帮的最多也就是这程度,守护巨龙的强大跟它所必须遵守的铁律是分不开的。这也是创世泰坦当年创造它们时,烙印在它们灵魂最深处的本能。

    到头来,杜克还是必须靠自己以辉月级的力量,去对抗掌握了神器的曦日术士耐奥祖。

    很苦逼不是么?

    如果换在卡拉赞以外任何一个地方,哪怕杜克会复活跑尸体,他死一万次都不可能拼过耐奥祖。拿着古尔丹之颅的耐奥祖,如同一个拿着燃料充足、可以近乎无限发电的核电站,你叫杜克一个等于用锅炉发电的辉月法师怎么跟耐奥祖玩?

    幸好!这里是卡拉赞!

    成功掌控卡拉赞的杜克,是以整个法师塔的力量去跟耐奥祖拼。

    这样的话,那就有了一个新的可能!

    那就是硬生生以夸张的数量去换人家的质量。

    在此之前,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要让耐奥祖的痛苦系魔法给先灭了。诅咒什么的虽然是持续性伤害,但对于杜克这样的小身板,中一记已经等于是秒杀了。

    果然,耐奥祖也不是什么好人。

    就在发动火云的前一瞬,耐奥祖左手的食指很隐蔽地一弹,无声无息,无影无踪,一大堆诅咒就悄然飞向杜克了!

    倘若没有系统提示,杜克说不定还真会中招。

    下一刻,风行者姐妹已经退到百米开外,躲在房门边上。经过杜克改造,卡拉赞几乎是一区一世界了,除了简单的视觉和天气是共通的,每个区实则处在不同的空间里。

    而杜克已经一口气玩分身术,变出超过一百个杜克了!

    真实镜像术之无限小号版

    那个站在原地的杜克恍若身中数十种立即发作的绝症,惨叫一声之后,捂着胸口,一面痛苦地倒在地上,抽搐几下,挂了!

    倘若旁边不是还有一百几十个杜克在强势围观,躲在门边的风行者姐妹恐怕要被吓个半死。最新最快更新

    “靠!死了!?”

    “下毒吗?”

    “是在屎里下的毒?”

    “呸!杜克233号哪怕再逗逼也不会吃屎吧?”

    “不用问,一定是耐奥祖无耻!”

    “对!卑鄙无耻下流!”

    耐奥祖目瞪口呆,他几乎以为自己是中了幻术。他不是没见识过幻术的土鳖,也不是没见识过剑圣的镜像术。然而他认知当中的镜像术即便无比逼真,那也是几个跟本体做着一模一样动作,没有实体,踩在地上也不会有脚印,只能骗骗反应不灵敏、动态视力不够的敌人的样子货。

    何曾见过如此逼真,简直跟真人一模一样的镜像?

    不,这已经不是镜像,这简直是分身了。

    仿佛拥有独立人格的分身。

    别说耐奥祖,连活了十几年的卡德加,一千多年的温雷莎,三千多年的奥蕾莉亚、两万多年的阿莱克斯塔萨,看到这个场景都是四面懵逼!

    没错!

    这些不是简单的分身,这是杜克早早在系统中录制好大量对话和动作的喷子分身!

    这些杜克分身一哄而散地跑开,前后左右,甚至飞到天上,戳脸似的指着耐奥祖就是一阵狂喷。

    “最讨厌就是你这种又无耻又胆小的家伙了。”

    “部落让你当大酋长真是倒了十辈子血霉。”

    “真以为拿了麦迪文之书就可以逃走?”

    “白痴,你是忘了你跟欺诈者基尔加丹签订的血契了吧?”

    “弱智!你跑到宇宙的尽头,基尔加丹还是会找到你的。”

    耐奥祖的身体在筛糠似的发颤,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些堪称绝密的东西居然会被杜克知道。这些打击心灵的话语,对于本来就心理脆弱的他,堪称噩梦。

    更不要说现在是过百个杜克齐齐有理有据地骂他,造成一种千夫所指的惊人气势。

    用隐身术躲在阿莱克斯塔萨身后的杜克冷笑着:土鳖耐奥祖!没见识过天朝喷子是如何毁掉一个好青年的吧?

    那你该见识见识了。

    吃货女王偏过头,用一种吃惊的表情看向隐身状态的杜克。

    杜克眨眨眼,他当然没指望能瞒过感知灵敏到爆炸的红龙女王。

    女王开口:“我突然发现,你这人其实有时候也是挺损的。”

    杜克用上法奥大主教传承给他的节操,一面神圣地回答:“呃,是吗?我只对混蛋使用混蛋的手段。”

    奥蕾莉亚:“妹妹,我们是不是考虑该换一个男人?”

    温雷莎:“呃,察看一阵子再说。”

    那边,眼看骂得差不多了,杜克们骤然出手。

    配合着天空中的法师之手紧握的法杖,数不清的不同种类魔法齐齐轰出。

    灼烧

    冲击波

    炎爆术

    寒冰箭

    奥术冲击

    奥术飞弹

    除了这些,更有类似于萨满风雷之力的元素攻击。

    耐奥祖彻底蒙了,如果单一元素,还可以用对应的元素,利用自己更高级更浓缩的魔力去欺负杜克。

    高阶神秘能轻易击溃低阶的神秘。

    可这些魔法攻击,看似毫无规律,但可以很好地撕扯破坏着他所凝集的元素。耐奥祖不得不让火云包裹住自己的身体,充当某种程度的防护。。

    (:,!:。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