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1章 我们走
    曾经,在杜克穿越前,有这么一个胖子。

    那是一次大型聚会,好多人被安排进酒店各个房间,然后一个妹子估计是蒙了,记错了房间号,以为里面是室友。结果妹子按了门铃,发现开门的是一个只有下身披着浴巾、白花花的胖子。

    这场面是无比尴尬的,可这哥们首先反应过来,尖声高叫:“非礼啊——”

    一下子把门关上了,留下一个一面懵逼的妹子在外面,无比委屈。

    对!

    杜克干的就是这样异曲同工的事。

    甭管怎么回事,先把对方唬住再说。

    杜克一句话砸到这个有着纯白色头发的少女头上,少女是懵逼懵逼的。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你,你……”

    说了三个‘你’字,再也说不下去了。

    少女很明显相当清纯,已经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看到这里,杜克也有点不忍心了。

    “抱歉,我……我就开个玩笑。”杜克的狗眼却意外看到,时正夏日,这个身穿红色高开叉牧师袍的少女,她的腿好白。

    “你在看什么地方?”少女蓦地警惕起来,提起手中的法杖。

    没错,眼前就是一个果男,万一他兽性大发……

    “不不不,你误会了。最新最快更新我看到你的服饰很眼熟,是血色十字军么?”杜克也不确定,试探着问道。

    “是血色十字军团!”少女纠正道:“呃,事实上,我并不是军团成员,我……我只是借了衣服来穿。”

    清纯的少女一下子就露底了。

    别看‘血色十字军’和‘血色十字军团’只差一个字,个中意义差远了。前者是一个狂热组织,后者仅仅代表着洛丹伦王国一个军团。

    杜克瞬间把握到大体的时间线了。

    咦?

    似乎我滚回来,还不算太晚。

    “抱歉抱歉!我是山里人,打赌输了,被哥们丢下水,然后顺着河冲下来了。我……可以问问,现在是什么时候?哪一年么?”

    看着大半个身子泡在水里,满身都是可疑气息的杜克,少女紧握法杖,后退半步,眼神里充满了警惕和不信任。

    不过,她还是回答了杜克。

    “现在是黑暗之门15年,你现在位于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塔伦米尔附近。可疑的先生。”

    咦咦!

    我被鄙视了吗?

    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迷死万千少女的我被鄙视了吗?

    这一刻,杜克心中流泪不止,一万匹草泥马在精神世界里奔腾而过。

    好一会儿,杜克才回过神来。

    “抱歉,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

    少女警惕依旧,那双水灵的大眼睛,一头白丝更是让她的表情显得越发冰冷起来。

    她分明在说,你就是那种变态!

    杜克没脾气了:“你是牧师吧,看在圣光的份上,能不能给我弄一套衣服来。”

    少女轻轻抿着鲜艳的红唇,既然对方都以圣光为名头了,终究是点了点头,接着面对杜克足足后退了三步,确保杜克没法一下子从河里扑上来之后,少女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跑。

    “这……唉——”

    正当杜克以为少女会爽约,准备以树叶弄成草裙遮体的时候,少女还是回来了,带上了一套粗麻布衣,以及一个充当护花使者的少年。

    少年非常高大,一副稳重的样子,可是他短短的胡须暴露了他不足十六岁的年纪,而按着剑柄的抖颤左手暴露了他的心虚。

    杜克当然不会对他们做什么,在少女转身回头之际,杜克速度上岸,用少年留在岸边的擦布擦干了身子,穿上好多年没穿过的粗麻布衣。

    呃,好怀念的感觉,我当年第一次穿越的时候貌似也是穿这个的。

    看到杜克虽然来路诡异,但没什么歹意的样子,少年稍微降低了提防:“先生,可以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吗?”

    “杜克。”杜克随口回答:“你们呢?感谢你们的帮忙,至少我希望知道你们的名字。”

    “雷诺。”

    “莎丽。”

    这对年轻的少年少女只是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却跟杜克一样,故意忽略掉姓氏。

    只不过莎丽在听到杜克的名字之后,却露出向往的神色:“啊!你也叫杜克啊!在上次大战之后,好多人家的孩子叫杜克呢。”

    杜克一听,不禁莞尔。

    “全天下,只有一个杜克!”雷诺却肃然道。

    “嗯。”莎丽没有反驳。

    “好了,作为一个骑士候补生,我无法坐视一个异乡人单独流浪在这里。毕竟最近这附近不安全,杜克先生,我强烈建议你跟我们一起走。”雷诺突然道。

    “不安全?”杜克一听,皱眉了。

    “对,这是未确定的消息,但最近这里多了很多诡异的人型怪物。”

    “嗯?那是怎样的怪物?”

    “看上去是人类,只不过会吃人,会撕咬,有着暗灰色的肌肤。”

    杜克脸色陡然大变。

    尼玛,天灾军团出来了!?

    这真是一个糟糕的消息。

    杜克发现自己又无法确定这到底是哪个时间点。不过很显然,耐奥祖应该是作为巫妖王开始发力了。但到底是诅咒教派偷偷兴风作浪,还是阿尔萨斯已经堕落了,这还不得而知。

    “我们走——带我去见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又或者是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杜克脸色一沉,转身就走,也不管这对少男少女跟不跟上来。

    在艾泽拉斯混了这么久,经历三场大战,面对过数不清的苦难,杜克很清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骤然听到这两个名字,少年雷诺似乎被刺激得不轻,一副吓了一跳的样子。

    在血色十字军团当中,这两个名字代表着什么意义,少年少女不可能不清楚。让他们觉得震撼的,是杜克的口吻。

    要知道,这两位大人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放眼天下,有多少人敢直呼其名?

    偏偏这个神秘的杜克敢。

    很想呵斥这个杜克一声“放肆!”,但对方自然而生的一股典型的上位者的气息,让雷诺不由自主地服从了对方的高高在上的命令。

    “呃,这边走……”(。)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