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王子的堕落(上)
    杜克祸害过艾泽拉斯,救过牛人,坑过兽人,害过恶魔,也被恶魔反坑过。

    不管怎样,艾泽拉斯原本应有的历史进程,早已被改得面目全非了。

    没有系统精灵统计数据,杜克不知道过去十年,艾泽拉斯的相似度是多少。反正哪怕此时此刻凯尔萨斯跳出来说自己不是王子,是公主,求基尔加丹包养,杜克也会试着去相信。

    世界崩了不少,也不差那点。

    杜克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阿尔萨斯王子屠杀斯坦索姆,开始心灵堕落的戏份。但他却无比清楚地记得,阿尔萨斯从诺森德回来,就是他率领天灾军团第一次正式登上艾泽拉斯主要历史舞台的代表**件。

    杜克一下子紧张起来,他用力地抓着伊露希亚的双臂:“等等,你说的是阿尔萨斯王子凯旋?”

    伊露希亚瞪大着清澈的眼睛,略微不解地望着杜克。

    十年了。

    印象中那个杜克是完美的。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谈笑风生中,让兽人百万大军付之一炬。

    轻描淡写下,逆转巴罗夫家族命运,并让上古邪龙死亡之翼耐萨里奥伏诛。

    印象中,没多少事情能让杜克如此紧张。

    倘若杜克这样,要么是十年不见的杜克已经沦落为平凡之人,要么说明,这事非常重要。

    一直为杜克坚守在艾尔文森林领地里的伊露希亚,毫不犹豫地认定是后者。在把杜克拉上马车之后,伊露希亚快速地向杜克报告着最近的状况。

    不同于雷诺那种吞吞吐吐,挤牙膏似的情报交流,这是毫无保留地的交底。

    “这要从麦迪文复生,以先知的身份警告各国开始……”

    咋听上去,历史好像回到了原点。

    麦迪文终究是被他无所不能的老妈给复活了,刚刚复活,从灵游虚空中得到心灵警示的麦迪文尽管不再有那种逆天的守护者法力,他依然是个辉月强者。

    他首先变成了乌鸦,飞到各个王国去警告诸王——燃烧军团新的阴谋要发动了,唯一躲过危险的机会就是举国搬迁,离开东部王国大陆,去到大海另一边,现在仍是蛮荒之地的卡利姆多大陆。

    然而没有一个国王愿意相信他,姑且不论麦迪文被控制时引入兽人,发起黑暗之门大战。光是他死而复生就足以让任何王者对他报以怀疑的态度,更不要说他那个夸张的说法了。

    举国搬迁?

    开什么国际玩笑?

    百万人级别的迁徙是件容易的事?

    当初暴风王国不是被打成狗,连都城都被推了,谁会坐船跨海逃命?

    在这个视土地为生命线的世界,王者们对麦迪文的警示嗤之以鼻。

    唯一稍微有点正面回复的就是暴风王国了。

    病休的安度因*洛萨热情地接待了自己的老朋友,经过一番交谈,安度因无比确定真是老友复生了。

    这对于无子无女,在唯一的老友莱恩死去,忘年好友杜克失踪虚空之后的洛萨,绝对是莫大的安慰。

    然后,当听完麦迪文的说法之后,安度因招来摄政王伯瓦尔,甚至把代替杜克履行内政建设职责的伊露希亚和已经快成年的瓦里安国王前来商讨。

    最终还是拒绝了麦迪文的提议。

    一来故土难离,二来杜克当年在打发伊露希亚离开卡拉赞之前,留下了大量的后手。

    得知老友早有准备,而且非常有信心守住国家之后,麦迪文也没有再坚持。

    在通知所有国王之后,麦迪文的身影消失在各国权贵的视野当中。

    不久后,各种危机不期而至。

    首先是兽人的叛乱。经过了十年修生养息,外加这些年以洛丹伦为首的国家,并没有严格遵守杜克当年定下的针对兽人的绝户之计。兽人终究是恢复了多少元气。

    而且因为兽人不再服用恶魔之血,他们脾性也没有旧部落时期那么狂暴。结果是不少同情心泛滥的圣母婊私下纵容和私放兽人,使得兽人的总数重新突破了二十万大关。

    当然,这是伊露希亚统计的数字。那些整天用兽人玩角斗的洛丹伦贵族们,只会白痴地看到,兽人的总数好像不多。

    兽人都跑野外去了,在洛丹伦管辖范围内当然不多。

    然后就是最重头戏的天灾军团崛起了。

    一如杜克历史上所知的那样,是投靠了巫妖王的克尔苏加德散布了瘟疫。只不过因为小克同学当年被杜克坑了一把,现在力量哪怕因为搭上巫妖王的车复活,力量却不行了,完全成了不折不扣的阴谋家。

    他在整个东部王国大陆上散布瘟疫,只在北部的洛丹伦大陆上获得了成功。

    他手下的诅咒教派人员不是没有尝试在暴风王国境内下毒。

    只可惜,一套穿越者弄出来的、他完全不了解的卫生防疫制度,让他的人轻易现出原形。谨遵杜克的教诲,伊露希亚直接让下面的人用圣光审问这些投靠了天灾军团的人类叛徒。

    瘟疫如期在洛丹伦境内肆虐,又因为杜克的另一个后手,整个斯坦索姆严防死守,结果没有居民感染,也没有了历史上应有的屠城。

    只不过,命运似乎在嘲弄杜克。

    杜克提前十年安排了一切,却被偷偷拐弯后又绕回原点的命运长河耍了。

    “什么?阿尔萨斯烧了一座孤儿院,把里面过百名感染了瘟疫的幼童给烧死了?”

    杜克沉默了,这不可以说是阿尔萨斯的锅。

    阿尔萨斯本来是个热爱子民,信仰圣光的好青年。

    可惜,他被耐奥祖看中了。不用问,耐奥祖多半一如历史,被基尔加丹玩死,就剩下个灵魂塞到冰里面,然后许下帮燃烧军团干活就如何如何的。

    耐奥祖并不认为奸诈的基尔加丹会兑现当初的诺言,他知道一旦任务完成自己就会失去利用价值被燃烧军团抛弃,因此他一直在寻找一个中意的**——在光明和黑暗之间徘徊的牺牲品,只要能占据那副躯体就可以从霜冻王座的禁锢中逃脱。

    他瞄上的是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一位高贵的王子。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