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 亲,要转职圣骑吗?
    现在这批人类的双手武器,在兽人手上就是单手武器级别的,然而再怎样都比大部分兽人现在用的木槌和石斧好一百倍。

    “有毒吗?”奥格瑞姆不放心地问道。

    千夫长摇摇头:“我们的人用战狼闻过,没事。就是武器上面似乎有点人类的圣光的残留。”

    奥格瑞姆听完,那就释然了:“这应该是人类的‘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备品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如此匆忙,将这批武器就这样丢在这里。”

    看着现场两千多件精良的重武器,奥格瑞姆心头有解不开的疑惑。

    一支很可能就是来镇压兽人起义的部队丢下这么大一批武器,简直是资敌了。

    “这批武器我们难道不要?”萨尔皱眉。

    奥格瑞姆咬牙:“要!为什么不要。如果人类敢来,我们不介意用他们的武器给他们一个永世难忘的教训。”

    格罗姆开口:“那我们要追击北上的血色十字军团吗?山地战对我们比较有利。”

    萨尔却道:“会不会离开我们大部队太远了。那边还有很多孩子和怀孕的女人。”

    萨尔不知道,这句话直接把兽人大军推入了危险当中。

    这就是情报的不对称了。

    兽人并不适合当斥候,所以兽人对洛丹伦大陆的消息也仅仅限于山区,以前或许还能通过会通用语的兽人奴隶聆听到一丁半点的消息。在起义之后,洛丹伦人自然是大肆捕杀兽人,很多奴隶主害怕麻烦,把自家的兽人奴隶和角斗士都杀光了。

    别看萨尔聚兵一处,好像势力强大,然而在失去了眼目的当下,某种意义上也陷入了麻烦。

    奥格瑞姆沉吟了一下:“我们追上血色十字军团,或许可以重创这支军团。但南海城邦的实力也很强,我也担心那边出兵。”

    既然取得了一致意见,兽人撤军了。最强壮的兽人自然获得了最好的武器。

    兽人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大部队依然在附近郭霍尔德城堡附近等候着。

    “我们走!”

    兽人若想要西渡无尽之海,可以选择的路线其实不多,毕竟洛丹伦大陆的海岸线大多是非常陡峭,连兽人都无法下去的悬崖。

    原本最佳的路线是从郭霍尔德城堡往东北,虽然必须在蛮锤矮人眼皮底下通过鹰巢山,但有密林保护,说不定还能跟丛林巨魔再次达成协议。很遗憾,这条路的尽头是死路。

    正因为奥格瑞姆率领的部落曾利用辛特兰的望海崖出入洛丹伦大陆。人类诸王自然不会无视这个破绽,在没法把控制区延伸到辛特兰的前提下,诸王想了个好办法——请杜克麾下的娜迦和鱼人驻守在望海崖对开海域。

    有了黑石氏族最后精锐的覆灭这一先例,奥格瑞姆脑残才会再走那边。

    往南的路也不通。

    作为南北大陆商贸往来的最大港口,现在的南海城邦继承了黑暗之门二战所有的防御措施,那是从西部海岸到东部海滩,连绵两百多公里、依山而建的复合防线。

    加上库尔提拉斯第五舰队常年驻守在对开海域的托尔巴拉德岛的要塞上。即便突破南海镇防线,也是作死。

    剩下在洛丹伦大陆最北端的北部海岸和耳语海岸不是不行,问题是兽人刚刚在那边起义,捅了马蜂窝一般激起了洛丹伦王国的反应。

    在萨尔他们看来,这是死路。他们根本不知道迟一点那边就会被天灾军团横扫……

    结果唯一的出路就是在大陆正西面,更为广阔的南流海岸和北流海岸了,两个海岸之间有漫长的海岸线。

    这条路是条独木桥似的路,这等于兽人大军要先后经过南海城邦、达拉然和吉尔尼斯可能的拦截。

    只是奥格瑞姆分析:南海城邦自己没什么武力,吉尔尼斯建造格雷迈恩之墙奉行孤立政策,除了达拉然,其它两家不大可能出兵。

    然而,正当兽人大军谨慎地从东往西通过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在靠近达拉然的时候,他们突然发现,事态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什么!?怪物一样的人类?”萨尔无比愕然。

    “对!那些人类平民都疯了,眼睛比十几年前喝了恶魔之血的我们还红!”一个千夫长抱怨道:“我的人都把他们撕开两半,他们还能用口来咬我们。感觉他们都是死人,可是死人怎么会动?”

    萨尔和奥格瑞姆的脸上立马失去血色。

    事情不对头!

    两人驾驭战狼飞快地冲到前线。

    眼前的状况让他们惊呆了。

    曾几何时,人类形容部落的狂攻都是用‘绿色的海洋’这个字眼。

    现在,状况似乎完全掉转过来了。

    勇猛的兽人战士组成相对紧密的阵线,大刀阔斧地劈砍着不要命冲上来的人类。

    不,很明显这些不是人类。

    这些很像人类的恐怖生物早已失去了生命。

    萨尔亲眼看到一个胸腔已经被不知名生物吃空的男性,挥舞着草叉,撕烂的脸皮上牙齿外露,牙齿缝隙里流淌着不知名的黑色液体,疯狂地冲上来企图刺杀一个兽人。

    在被拦腰劈成两段之后,那个怪物依然从下面爬过来,趁兽人战士忙于对付另外两个扑来的怪物之时,狠狠地在兽人战士裸露的小腿上咬了一口。

    “不!这些不是人类!是某种不死者!先祖在上,怪不得人类不来找我们麻烦,他们自己都有超级大的麻烦!”奥格瑞姆惊叫了起来。

    “要撤吗!?”萨尔急问。

    “撤!马上撤!我们可没必要傻乎乎地搅合到这种灾难当中。”奥格瑞姆咬牙切齿。

    正当部落想撤退的时候,带含黑暗气息的风变得越发狂乱起来。

    在达拉然城东部的洛丹米尔湖岸边,无数不死者从冰冷的湖底一步步走上岸。

    天灾军团的阵营之中,伴随着违反天气的冰冷寒风,黑色的旗帜一面面地高高扬起,猎猎作响。

    仿佛感应到什么,巨大的蛛魔和诅咒教派的死亡侍僧同时抬起头来。

    不光是他们,浑身黑暗气息的死亡骑士将领们和巫妖们都不约而同地向东南看去。

    它们跳动着灵魂之火的眼中,映出一道近乎冲天而起的神圣光柱。

    它们眼眶深处,同时升起一丝疑惑。

    圣骑士?这么多?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