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1章 用我的回路吧
    他大可以躲在卡拉赞里,在那里他可以跟风行者姐妹每天过着没羞没躁的日子。可以任意妆点那个只属于他的空间。可以像个真正的法师那样沉浸在魔法的世界里。而且有阿莱克斯塔萨的庇护,他甚至不担心燃烧军团的阿猫阿狗找上门。

    可是,要他看着熟悉的朋友和英雄去死,他做不到。

    那早已不是单纯的友情,或者感情的羁绊。

    将近五年的布局和打拼,十年的虚空飘荡之后。曾经的地球生活仿佛变得非常遥远了,唯有在系统的帮助下,自己才能轻易回忆起地球上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在杜克心中产生的是一种业已跟艾泽拉斯同呼吸,共命运的自觉。

    面对杜克的坚定神色,伊露希亚温柔地摇了摇头。

    “杜克,我可没阻拦你去哦。我的大英雄!”那种软软的声线,令人很自然地联想起呆在家中静候远行丈夫归来的小妻子,轻轻侧着脑袋,伊露希亚强调着说道:“我只是阻止你以这样的状态过去送死。”

    “那……”

    “用我的魔法回路吧。”伊露希亚的笑颜是如此温柔,如此动人,仿佛就是在说着一句完全跟自己无关的话语。

    “什么!?”

    杜克惊栗不止,脸上尽是骇容。

    用她的魔法回路?

    没错,魔法回路其实是可以转移、移植的。

    为什么大部分魔法师会是以世家的方式传承下来,而第一代魔法师往往很少有非常强悍的?

    那是因为法师世家子弟可以继承父辈乃至祖辈的魔法回路。

    代代累积之下,魔法回路的质量和总量就会非常惊人。

    然而,这是有很多很多前提的。

    第一,移植的双方都必须是活人,一旦死去,魔法回路的活性就会迅速消散。

    第二,移植双方的魔法回路必须是同根同源。好比耍的,不经过转化直接移植到一脉上,那就是作死。

    第三,移植的双方都必须是自愿的。魔力也好,圣光也好,其实都是源于灵魂的奇特能量,魔法回路就是用自己灵魂去塑造出来的特殊魔力生产和循环渠道。只要另一个灵魂抗拒,哪怕是潜意识的抗拒,那么移植必然会失败。

    以上三点,伊露希亚都具备,听上去很好,不是么?

    杜克需要即时战力,而伊露希亚又能提供,倘若移植了伊露希亚的魔法回路给杜克,多的不说,杜克起码可以迅速回到辉月法师巅峰的实力。

    但是……

    “伊露希亚!你疯了!你知不知道移植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魔法回路也是你灵魂的一部分!哪怕我回路烧了,也仅仅是那一部分的循环堵塞!但你的回路移植了,就是硬生生把你的灵魂撕扯一部分下来!”杜克激动地喊着,用力抓着伊露希亚的双臂,摇晃着这位一心一意跟随了他十几年的女子。

    杜克原以为自己的恐吓会收到效果,在这张知性而充满成熟魅力的美丽面孔上看到惊慌,这样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让她打消这个疯狂的念头。

    杜克失望了。

    不,这不是单纯的,一种名为失望的感情。

    看着伊露希亚的纯色的眼眸里泛漾着的炽烈爱意,杜克突然明白了这是为什么。

    “如果仅仅是牺牲我一小部分灵魂,就能换回我爱人的生命,这太值了。何况这样做,才让我有自信能跟奥蕾莉亚和温雷莎姐姐比肩啊!”诱人的红唇,蜻蜓点水般在杜克虎唇上一印即分,伊露希亚凝望着杜克:“还是说,你讨厌让我的灵魂融入你的灵魂里?”

    三年相处。

    十年分离。

    岁月并没有消磨伊露希亚对杜克的爱,反而恍若窖藏的醇酒,越酿越醇香。

    十年,在一个少女长成为真正淑女最关键的十年里。

    可以发生很多的事情。

    到底有多少女子愿意痴痴等待一个失踪了十年,很可能早已死去的曾经爱人?

    正因为在穿越之前,无论从身边人的事例,还是微信微博的耳濡目染,杜克见识过太多经不起考验的爱情,他才不敢报以最大的希望。

    在他回来之前,伊露希亚没有抛弃他的封地,还兢兢业业地把他的封地打造为南部大陆最富饶的地区,对此杜克已经很感激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魔法天赋不卓越,注定无法踏入英雄领域跟他并肩作战的女子竟然愿意为他牺牲到这个地步。

    杜克还能说什么?

    杜克还有什么可以说!?

    直接一把将伊露希亚搂入了怀中,一只手轻搂着这位出身大贵族的千金小姐香软的肩头,另一只手的手指则直接触碰在了这张知性的脸上。

    没有任何的挑逗与暧昧,杜克右手食指顺着伊露希亚脸上精致的脸部线条缓缓的从上往下,轻轻地压按下去,又在食指的微微松离之后,让吹弹可破的肌肤,让鲜艳的红唇在惯性的作用下,颤悠悠地弹跳回来。

    看似有点调皮的举动,实则是杜克再次地审视伊露希亚,他要把这张玉脸的一嗔一笑,把上面每一个线条都深深记忆在他的视网膜上,刻印在心上,烙印在灵魂的深处。

    再多的言语,都是多余。

    杜克用力地吻了上去。

    一点一点,一颤一颤地吸吮着那两片芳艳的红唇,吸吮着那份来自爱人的香气。

    不知过了多久,四面唇才气喘吁吁地离开。

    然后,树林中开始回荡着伊露希亚难以压抑的痛哼之声。

    一条。

    两条。

    三条。

    十条……

    看着伊露希亚脸上那副为了他安心而装作不在乎的样子,感受着来自她娇躯的震颤,杜克的心早已被泪水所淹没。

    她越装作不在乎。

    杜克却越是在乎。

    杜克无法想象那是怎样一种超越**的苦痛,很显然,这绝对会比硬生生把手脚从人体上撕扯下来更恐怖,更痛苦。

    然而伊露希亚用她柔弱的身躯,承受了这一切。

    不知何时,泪水已经淌满了杜克的脸颊……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