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8章 我很困扰
    杜克收到消息,库尔提拉斯这次汇合暴风王国舰队前来北流海岸,带头的就是他那位传说中的未婚妻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戴林这次有点远,不过他会率领第一、二舰队随后就到,大概要一周后。

    杜克听到这个消息后龇了龇牙。

    吉安娜算是小事了,他还是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战事上。

    该死的亡灵天幕阻隔了大部分的魔法传讯,这让杜克掌握战况的难度增加了八成。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安东尼达斯不知发了什么疯,让达拉然看着自己的一亩三分田都算了,居然还以达拉然受损失的理由,拒绝向血色十字军团提供足够的粮食。

    “一周的粮食就够了,那边不是洛丹伦的领地吗?洛丹伦人的军队,让洛丹伦自己补给就行。”安东尼达斯传来的话,让人听起来充满了酸味。

    莫格莱尼一听就气疯了,咬牙切齿地大骂:“死老头不厚道!”

    私底下,莫格莱尼跟杜克解释,这还是来源于杜克消失的十年期间,洛丹伦与达拉然的各种摩擦。虽然达拉然还留在联盟内部,但两国关系已经很糟糕了。

    而且随着两国领袖越来越老,各种老顽固事件也层出不穷。

    阿比迪斯问杜克:“那我们就这样过去?其实,银松森林过了这么多年,也算是恢复了生机,树木虽然不算高,好歹涨回来了。如果那里的领主存粮还没事,别说一个月,我们支撑一年都没问题。”

    杜克却摇头拒绝了。

    身为一个穿越者,他比谁都清楚什么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天朝历史上三国的官渡,还不是粮被烧了,然后让曹操直接反败为胜?

    这里去北流海岸就要将近一周的时间。算上达拉然人给的粮食,也就是两周的份。万一出现什么状况,血色十字军团就要跪。

    虽然那边有库尔提拉斯舰队接应,但杜克心头依然被压上一块巨石。那是一种让他透不过气来的不祥预感。

    再三犹豫,杜克还是做出了决定。

    明明大军就在达拉然旁边,杜克不得不舍近求远,去南海城邦调粮过来。

    很显然,这是一个糟糕的状况。

    在打趴了阿尔萨斯的天灾军团五天后,杜克跟达拉然的交涉依然没有任何进展。安东尼达斯不愿意见杜克,让凯尔萨斯去,也就见到老顽固一次。

    安东尼达斯还让凯子催着让杜克带洛丹伦人滚蛋。

    毕竟南海城邦的主人其实就是伊露希亚,当然不会卡着杜克。不光粮食和军备补齐了,还给杜克补了快一万士兵,而且从暴风城出发的第一批援军,将在三天后到达南海城邦。

    一切都似乎上了轨道,除了达拉然人依然不那么配合之外。

    “不能等了!最新消息,好多难民涌去北流海岸那边。提瑞斯法林地那边的不死者越来越多了,那边的兵力不足以抵挡天灾军团。”莫格莱尼劝着杜克。

    在提瑞斯法林地,只有一个公爵和两个伯爵的私兵团,加起来也就是3万人出头。而且训练水平相当糟糕,平日打打野兽、偶尔围剿下少量兽人、维持治安还凑合,对上潮水般的丧尸,鬼都知道撑不久。

    杜克一度率军击溃天灾军团主力,没错,但整个北部大陆到处都是潜伏的诅咒神教教徒在散播瘟疫,不停地制造不死者。天知道阿尔萨斯何时会拉出下一个百万大军出来。

    就在这时候,杜克做出了一件让所有人不解的举动——他宣布以法师和肯瑞托议员的身份,挑战肯瑞托议长安东尼达斯的议长之位。

    一时间,举世哗然。

    达拉然并不是一个标准意义上的王国,因为它是由肯瑞托六人议会控制的。

    议长虽然行使国王的权力,但议长只在议会当中占两票。也就是说,如果一项政策遭到四个议员反对,那么议长的决定也可以被否决。

    很有趣的是,因为两千多年来一直提倡奥术至高,所有法师不论身份地位都能加入达拉然,所以达拉然的肯瑞托议会议员资格几乎是敞开的。

    只要一个人没有在原本王国里担任官职,就可以加入达拉然。这就有了凯尔萨斯明明是奎尔萨拉斯王子,因为没有官职,也能成为肯瑞托议员这样神奇的事情。

    而成为肯瑞托议员的另一项规定是,必须至少是辉月*师。

    杜克就钻了这样的空子。

    因为刚滚回艾泽拉斯,他在暴风王国里是没有任何实质官职的。虽然他现在是联盟统帅,但联盟不同于王国。在达拉然的律法上,并没有说联盟的官职也算在其中。毕竟当年安东尼达斯自己都挂着一个联盟上将的职位。

    好了,第二个空子就是,肯瑞托议员是宁缺毋滥的。

    最近三年,恰好肯瑞托六人议会因为一位老议员的逝世,又因为青黄不接,结果现在肯瑞托六人议会实际上只有五人——安东尼达斯,克拉苏斯,凯尔萨斯和两个杜克不认识的酱油议员。

    杜克此时提出申请,那就无需选举,当场自动递补成为肯瑞托议员了。

    “我宣布,我身为肯瑞托议员的第一个动议就是——我要发起‘奥术王座’决斗!挑战安东尼达斯的议长地位。”

    肯瑞托议长十年选一届,可以无数次连任。

    议长中途被更替,只有三种可能:一是议长挂了;二是所有议员对议长投不信任票;三是议员向议长提出决斗。

    结果就是,安东尼达斯必须应战!

    凯尔萨斯知道这个消息后也急疯了:“杜克,你在干什么?达拉然虽然不配合,但你也不能这样硬抢达拉然的权力啊?况且,你才辉月,不,哪怕你即将进阶,但你能打赢一个曦日*师吗?”

    这一下,安东尼达斯坐不住了。

    在杜克公开宣布提出决斗的第二天,就在达拉然中心的紫罗兰广场上,安东尼达斯出现!

    “杜克!你为什么要挑战我!?”安东尼达斯发须狂舞,曦日级的奥术波动惊天动地。

    杜克悠悠的声音通过魔法扩音传遍全场:“你不肯去打天灾军团,又不肯去去死,我很困扰啊!”余云飞说能猜到杜克为什么要怼安东尼达斯吗?提示,某人单独出去过。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