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9章 巴纳扎尔
    杜克,已经是一个传说了。

    上一代的传说。

    一个穷小子凭一己之力踏上高位的传说。

    也是一个法师能达到的极致的传说。

    无数新生代的法师,对杜克有着难以言喻的憧憬和期待。

    特别是在杜克率领血色十字军团,如同神兵天降一般解除了天灾军团对达拉然的围城之后,这种憧憬与期待更是到达了顶峰。

    说真的,对于杜克宣布要挑战议长的地位,达拉然的法师们打心底没有太大的抗拒。毕竟这些年来,安东尼达斯的确是老了,各种保守到极点的政策也不得人心。

    杜克的挑战突兀了点,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

    绝不该是这种无比嚣张,甚至恨不得安东尼达斯去死的口吻。

    莫格莱尼和阿比迪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凯尔萨斯俊俏的脸上写满了震惊与不信!

    刚才杜克说了什么?

    那段在洛丹伦国力最强盛时期,连泰瑞纳斯都不敢说出的嚣张话语,真的出自杜克之口?

    杜克要变身成为暴君了吗?

    连身为当事人的安东尼达斯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时候,在万众瞩目之下的杜克耸了耸肩,吐了一口浊气。

    “好吧,玩笑到此结束,我就模拟了一下,如果一个大魔头占据了联盟高位,会是怎样一个场景。”

    莫格莱尼和阿比迪斯:“……”

    凯尔萨斯等一众议员:“……”

    无数围观的吃瓜法师:“……”

    你妹啊!杜克,你到底想干什么?突然放这种话出来,你是要吓死人吗?你到底是搞什么鬼?

    下一刻,杜克的表情开始悲伤了起来。

    他的声音变得低沉,他用一种近乎哀悼的声音开始说话:“我从小就有一种很神奇的本事。我从不信仰圣光,但我可以分清楚邪恶。在十五年前,在我还是区区一个魔法学徒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令人终生难忘的场景……”

    杜克仿佛没由来地提起了十五年前的事,还是魔法学徒时期的事,这让一众联盟大佬的心为之一紧。

    十五年前,当魔法学徒?

    那岂不是……

    “我很幸运地获得加入当时的暴风城王家法术学院的机会。而当时世上最强的魔法师麦迪文阁下当众宣布,愿意收我成为入室弟子。我拒绝了。虽然当时我假装年轻气盛,而用来拒绝的借口是,我要比伟大更伟大,我要超越麦迪文,但真实的理由,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没有人知道杜克为什么拒绝。

    然而此时每一个人都响起了杜克声名鹊起的第一战——在卡拉赞与那个被恶魔之王萨格拉斯附身的麦迪文的惊世一战。

    大家突然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是想到了,但每一个人敢确定。

    大家把狐疑的目光望向了一切正常的安东尼达斯。

    杜克沉声继续说道:“对!大家猜得没错!我有一种能透过外表看清事物本质的超凡天赋。当年的我,一眼就看出麦迪文已经被恶魔附身。只不过,当年的我只是一个区区魔法学徒,我的话不会有人相信。现在……”

    杜克蓦地用手指一指安东尼达斯,眼眶里晃荡着泪光:“现在,我以联盟统帅的名义下令——莫格莱尼和阿比迪斯,用攻击安东尼达斯!”

    对于普通种族来说,并不是攻击性法术,但对于不死者和恶魔来说,那就是毒药!

    平日里,法师和牧师出了名不对盘。

    这是理念之争。毕竟一个信奉的是更为物质化,可以用理论解释的奥术;另一个信奉的是圣光——纯粹的唯心主义。所以达拉然境内是没有圣光教堂的,仅有的牧师大多是请回来的战斗牧师。

    更不会有谁会蛋疼到没事干用攻击堂堂曦日*师。

    但杜克就是这么下令了,莫格莱尼和阿比迪斯率领一众圣骑士哗啦啦地冲过去,只要一进入射程,必定是一大坨圣光砸过去。

    时间仿佛凝固住了。

    每一个达拉然法师的脸上都是写着大写的懵逼。

    他们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一次权力斗争,还是别的什么。

    安东尼达斯果然大叫了起来:“杜克*马库斯!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是利用联盟的权力,粗暴干涉自由魔法之都达拉然的内政!你以为你会得逞吗?退下——否则我要宣布达拉然正式退出联盟!”

    杜克的脸颊肌肉颤抖着,紧握的双拳也在不停晃动。

    “退出联盟!?你没有这个权利——恐惧魔王巴纳扎尔!”终于,伴随着话语中最后一个字落下,杜克出手了。

    那是蓦然出现在虚空中的数十只法师之手,每只法师之手上面都握住一瓶驱邪用的圣水。瓶口打开,闪烁着金色光辉的圣水朝安东尼达斯当头浇下。

    如果他还是以前的安东尼达斯,哪怕他全身被淋透都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

    然而,他不是……

    面对海量的圣水,他没有使出任何一个魔法,而是光凭安东尼达斯的老迈身躯,做出了连最顶级盗贼都自叹不如的华丽闪避。

    一个后跃,整个身体倒飞出足足二十米!

    对!没错!

    恐惧魔王巴纳扎尔!

    他就是那个原本历史里,在人类企图收复斯坦索姆的那一战中,趁机占据了落单的赛丹*达索汉的身体,以整个血色十字军为自己的工具,让无数狂热的反天灾军团勇士成为牺牲品的巴纳扎尔。

    因为杜克的出现,历史再度发生了改变。原本应该向赛丹下手的巴纳扎尔,居然成功地伏击了无比强大的安东尼达斯。

    如果不是系统精灵提示杜克,在视网膜上亲眼看到安东尼达斯的头上标记换成了敌对的红色,而且标注是‘不死族’,杜克都不敢相信安东尼达斯已经遇害。

    很遗憾,时间无法倒流,杜克为了避免整个达拉然数十万人被巴纳扎尔玩残坑死,杜克只能当众揭穿巴纳扎尔!

    下一瞬,利用闪现直接出现在巴纳扎尔面前的杜克,用一把附魔了的法杖直接敲中了安东尼达斯的身躯,把恐惧魔王从安东尼达斯身上打了出来。

    展现在众人眼里的,是一个巨大而邪恶的恐怖存在……余云飞说我有罪……说好的5更,直接跪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