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2章 曦日堕落
    “干得好!”凯尔萨斯竭力大喊着,这位当了过千年王储的王子殿下罕有地兴奋起来。

    只是他没想到,杜克居然扛着安东尼达斯的尸体对他说:“快撤!给你五分钟,带上你法师塔里最宝贵的东西,撤!”

    凯子无比愕然:“我们不是占上风吗吗?”

    杜克一翻白眼:“上风?是不是我干得太好,给你一种我们占上风的错觉?达拉然完了!”

    “你不是取得了安东尼达斯的权限了吗?”

    杜克苦笑:“如果他真的死了的话……”

    “……”

    杜克咬着牙:“最怕是,他死了又活了。”

    杜克有时候也想抽自己几个耳光,好的不灵,坏的灵。

    几乎是他话音落下的刹那,手里提着的安东尼达斯的‘尸体’突然变异了。那是一股彻底凌驾于辉月法师之上的狂暴黑暗波动。

    下意识地,凯尔萨斯一把缠绕着烈焰的匕首就捅了过去,很遗憾,完全没个卵用。

    不管是匕首本身的物理攻击,还是匕首上萦绕的火焰元素,居然同时被弹开。

    杜克和凯子两人的脸霎时间发白。低级的神秘注定被更高级的神秘所排斥化解,产生这样的现象只能证明一件事——安东尼达斯的灵魂要回来,而且是以堕落者的形式……

    “走!”

    再无犹豫,杜克和凯尔萨斯立马用长距离闪现离开。

    开什么玩笑!?

    一个曦日*师堕落了!?

    这可是丝毫不亚于阿尔萨斯堕落的惊天大新闻!

    杜克牙齿都快咬碎了。

    怎么回事?

    原本历史上阿尔萨斯攻陷达拉然之后,不是放过了安东尼达斯的灵魂吗?让这个昔日的超强法爷的灵魂徘徊于达拉然的废墟当中做了孤魂野鬼。

    直到这一刻,杜克还不知道,安东尼达斯的堕落其实还是他的锅。

    正是因为他的出现,第一次是洛丹伦城救人,第二次是达拉然之战,连续两次狠狠地挫败了阿尔萨斯的攻势。让阿尔萨斯吃尽了苦头。

    然后,因为乌瑟尔的灵魂硬生生拒绝了的腐蚀,死活不肯堕落,这让阿尔萨斯恼羞成怒。

    在苦无帮手之际,恰好是恐惧魔王们送上了安东尼达斯的灵魂……

    此时此刻,在达拉然北面的洛丹米尔湖,夏日的湖面泛着奇异的冷色。谁都不会想到,在炎炎夏日里,仅仅是把插到湖面上,就把过百公里半径的湖面尽数冰封!

    阿尔萨斯拄剑而立,他冷傲地看着魔法光辉不断亮起,陷入混乱之中的达拉然。

    “不够!不够!这远远不够!巫妖王陛下要的是更大的毁灭!更多的死亡!”阿尔萨斯声音中带着威严:“听懂了吗?我的新仆人!”

    “懂了!”回话的,是一个无比强大的灵魂。他的灵魂是如此凝视,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到其实他只是个没有实体的灵魂。

    一条拇指般粗大的灵魂之链从阿尔萨斯手上延伸出去,在不到半米的地方就消失了,很意外地,那另外半截锁链赫然连在那个看上去穿着华贵法师袍的灵魂的脖子上。

    那个强大灵魂,自然就是安东尼达斯的灵魂!

    明明不再有实体,安东尼达斯下意识做出一个吞咽口水的动作,灵魂里充满了苦涩感。老法师不由回想起前不久的那一幕,他灰色的嘴唇抽搐了一下。

    恐惧魔王不愧是宇宙中最奸诈,最令人生畏的生物。本来仗着实力更强,才对那只被他一击打伤的恐惧魔王穷追不舍的。

    可惜,恐惧魔王大多是影帝出身,当他追离主战场的时候,已经是四只恐惧魔王联手,直接封闭了周遭的空间,然后就是多达十八种负面魔法效果直接加到他头上。

    然后他跪了,被活生生抽出了灵魂,然后一只恐惧魔王变戏法似的变小,进入了他的身躯,占据了他的身体。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乌瑟尔冰冷的尸体,以及刚刚完成弑师大业的阿尔萨斯!

    安东尼达斯绷紧了自己的精神,灵魂状态下的他,模糊的面容上发须怒张。

    “我不会屈服的,你这个毫无人性的堕落者!刽子手!连你的父亲和师父都敢杀,你还有什么不敢的!我不会屈服的!任你怎样折磨我都不会屈服的——毁灭我,是你唯一能做的!”

    安东尼达斯并不知道,阿尔萨斯刚刚才在腐化乌瑟尔的灵魂这件事上遭受到另一次重大的挫败。

    曾经的王子,那灰白色的嘴唇抽搐了一下,然后王子露出跟他英俊面庞毫不相称狰狞扭曲的表情来:“如你所愿,自诩正义的法师……就不知道你的灵魂是否像我的老师一样圣洁,你的意志是否如他那样坚韧?”

    王子甚至走过来,一挥魔剑,安东尼达斯耳边立时回响起无数灵魂的惨痛哀嚎!

    “啊啊啊啊啊啊——”

    那是万万妇女在临终前的绝望嚎叫。

    “不——”

    那是无法守护自己妻儿的男人在临死前的痛心咆哮。

    “妈妈——妈妈——”

    那是尚未长大的孩童在最恐惧之时的撕心裂肺的悲鸣。

    安东尼达斯发出了一声呜咽。他说不清着是否是自己在害怕,又或是在后悔而哭泣。只是他很清楚,这声短暂嘶哑的呜咽是跟愤怒、仇恨和正义一点关系都没。

    在当初的联盟七国当中,达拉然对于所谓的邪恶,是最没有概念的。两千多年的历史当中,无数法师尝试禁忌魔法试验。

    所以才有了后头的提瑞斯法议会,规范法师们使用魔法的范围,阻止那些丧病的试验。

    然而打心底,每一个法师对于所谓的道德并没有那么清晰的概念。

    安东尼达斯那个被提克迪奥斯禁锢住的灵魂正面迎上的剑锋虚影。他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他想象中的抵抗根本就不存在。

    符文剑的虚影刺穿了他。

    寒冷,它是那么寒冷,仿佛他依然拥有活人的身躯,而一把冰冷刺骨的剑就这样刺入了他老迈的身体,破开他干瘦的胸膛。

    “不——”余云飞说20号了……好吧,我正式进入废喵状态。~_~今天起直到过年完毕,2更保底……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