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9章 真相永远就只有一个(gavemepower盟主,你赢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天灾军团在各地的攻势看似无比狂暴,一浪接一浪。各条战线上,丧尸、骷髅和食尸鬼都仿佛多如天上繁星,灭一辈子都灭不完。

    各地求援的救急信,如同雪片一般飞向各个大城市,然后汇总到杜克这里,消息多得几乎让负责魔法传信的法师崩溃。

    大多是请求增加fff火焰喷射器配额的。经过实战检验,一个新型的便携式火焰喷射器,只要有充足燃料,能顶上一个中队的民兵。

    杜克没有在意这些细节,直接让下面的人去安排了。

    作为一个统帅,要掌握的就是大局。只要透过表象掌握本质,控制好大局的走向,其它一切都只不过是旁枝末节,那些交给下面的将军就行了。

    然而杜克身为穿越者,当他所熟知的历史开始变得有点不可靠之后,杜克要如何继续率领联盟前进呢?

    这一天晚上,吉安娜看到了令她无比震惊,甚至心悦诚服的一幕——

    在北部海岸的库尔提拉斯海军旗舰上,杜克的主舱里,超过一百只法师之眼悬浮在半空,不停在报告上扫过,然后两百多只法师之手不停翻弄着一页一页的军情报告。

    这可不是军团一级的报告,吉安娜甚至瞥见其中好几份是地方游击队的报告。

    法师之神在上,这还是人么?

    法师可以通过法师之眼,把观察到的东西直接映入脑海,但一般也仅限于一只法师之眼。同时开启两只法师之眼,就好比左右眼同时看两个截然不同的画面,大脑会直接影像重叠,眼睛迷糊得不得了。

    杜克怎可能同时看一百份报告?

    光是听到那嘈杂的翻页声,吉安娜就像是听到了海啸。

    莫非,这就是曦日法师的实力吗?

    不过,以前拜访安东尼达斯的时候,吉安娜记得很清楚,安东尼达斯并没有这样非人的行为举止。

    吉安娜深呼吸一口,以平复自己乱跳的心。

    但凡法师,都是求知欲无比旺盛的家伙。没点好奇心和上进心的家伙,爬不到辉月这一级。

    现在摆在吉安娜面前的情况就是——杜克如同一本貌似很容易读懂,但永远读不完的书。

    当她自以为已经接近了杜克的时候,偏偏又发现那又是该死的错觉。

    似近实远。

    死活追不上。

    这种气结又有点羡慕的情绪死死缠着吉安娜。

    “不!我必须看到杜克的真正实力!何况以我现在的身份,并不算是冒犯。”吉安娜在心中如此对自己说着。

    好歹,她现在还顶着杜克未婚妻和弟子双重头衔。

    当吉安娜小心翼翼地走过那个无比夸张的主舱,来到原本应该是船长室,现在开辟给杜克用的卧室时,却看到了让她牙齿都痒痒的一幕。

    对!吉安娜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恨不得把杜克给咬死。

    貌似正在办公的杜克,正无比舒服地躺在床上,一头枕在他的专用女仆凡妮莎的大腿上。一身黑白女仆装的凡妮莎正温柔地用她那双无比灵巧嫩滑的双手,按摩着杜克的太阳穴等穴位。

    可是吉安娜马上又迷糊了。

    那外面两百只法师之手和法师之眼又算什么?

    见鬼!

    到底杜克是在干活呢?

    还是在温柔乡里偷懒呢?

    站在房门的吉安娜,一面懵逼。

    在吉安娜自己罚自己站的时候,凡妮莎除了最初吉安娜出现在房门时那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正眼望过吉安娜,反而用她那双快得肉眼都跟不上,几乎弄出虚影的手,把杜克按摩得非常舒服。

    杜克这个贱人居然舒服得哼哼了。

    这把吉安娜刺激得面红耳赤。

    即便如此,吉安娜还是没有打断杜克,就这样当一个安静的淑女,静候凡妮莎做完全套头部和颈部按摩。

    好一会儿,杜克终于悠悠睁开眼睛:“哦,吉安娜,感谢你没打断我的休息。这阵子我肩上的担子重了点。”

    杜克说的是大实话。

    联盟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是最虚弱的。在上次大战里,虽然联盟十一国里,山头林立,但无可否认,好多国王或者统帅都是嗷嗷猛的家伙。

    泰瑞纳斯和艾登这样的渣渣不算,比如索拉斯、戴林、安度因、安东尼达斯这些都是一等一的牛人。

    只要协调了他们的关系,放出去就是独当一面的大能。现在退盟的退盟,病退的病退,当年鼎盛时期的联盟十一国,剩下来还算当打之年的就剩下戴林、麦格尼和库德兰这三个了。

    现在正是瓦里安尚未成长,莫格莱尼和图拉扬这些家伙又太单一,难当掌控全局大任的时候,担子自然全压到杜克身上了。

    唯一庆幸的是,杜克比历史上多救了莫格莱尼这批洛丹伦精英。

    杜克前一口‘休息’,后一口‘重任’,当场就把吉安娜唬得一愣一愣的,心中仅有的疑惑和不满,全都烟消云外了,剩下的只有钦佩。

    吉安娜轻轻抿着唇:“杜克,你辛苦了。”

    杜克无比装逼地摆摆手:“没事,为了艾泽拉斯和人类的幸福,这是小事了。”

    好吧,如果吉安娜知道,杜克特么的完全是让系统精灵在操纵法师之手和法师之眼汇总情报,而自己真的在**,杜某人会不会被打死?

    这时候,阿比迪斯突然进来前厅,他手上举着一大叠情报纸:“杜克,最新消息——黑暗院长加丁复活了,率领五十万不死大军开始西进,攻击吉尔尼斯领土。然后安东尼达斯再次出现在南海城邦防线前一阵子,然后消失了,阿尔萨斯也短暂在萨多尔大桥北部出现。”

    吉安娜忍不住了:“现在压力全在洛丹伦大陆南部了,我们十几万精锐大军在北部无所事事,这样真的好吗?”

    杜克举起一根手指头:“第一,拯救难民,是我们的重中之重。人民就是兵员,人民就是希望。某种程度上,用一部分精兵换人民的性命,也就是用部分的现在换取未来。哪怕是以统帅的身份看待这事,都不一定是坏事。”

    杜克再举起第二根手指头:“第二,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而且真相永远就只有一个!”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