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8章 褪色的王旗(gavemepower盟主加更)
    这一发大招,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蘑菇云大炸弹。

    整座王宫如同被巨型焊枪用烈焰直接烧掉的小号模型,顷刻间就燃烧殆尽,化为尘埃。

    每一个目睹这一幕的精灵都在发怔。

    到底他们都懂。

    他们的国王堕落了,既是王宫又是国王专属法师塔的逐日王庭就是他们抗击邪恶入侵绕不开的坎。

    他们没有任何理由责怪杜克。

    只是在杜克用太阳井之力反过来摧毁了这座屹立于银月城西北部数千年,历史跟银月城同样悠久的王宫时,他们心中还是感到一阵空虚和失落。

    这是一种信仰的崩塌。

    这是一份传承的断绝。

    杜克有意无意的一击,直接断了他们对逐日者王室最后的念想。

    没错,无耻的杜某人就是故意的。

    他不知道这一世的凯尔萨斯是否还会像原来的历史那样堕落。既然凯子选择向他那个当了骨头的老爸下跪以示站队,好好的联盟忠臣不当,跳到反贼那边跪舔死鬼耐奥祖,当燃烧军团小弟的小弟的小弟,那么凯子就必须为他的行为负全责。

    高等精灵回头谁来当首领杜克可以不管,但绝对不能是逐日者王家和银月议会。在大是大非面前,容不得半点沙子。

    杜克这一击,绝对凌厉。

    他本打算一口气解决阿纳斯特里安和整个逐日王庭的。

    可惜,老牌曦日强者不是那么好干掉的。

    安东尼达斯不是自持强悍被一大票恐惧魔王突袭,断然不会如此轻易地跪了。

    阿纳斯里特安倘若有足够的抵抗意志,凭着太阳井和逐日王庭的防御,纵然不敌也可以撑好久。当然太阳王不加入联盟,杜克宁可让十几万大军在船舱里坐得屁屁生疮都不会让大军赶来救场。

    在这毁天灭地的猛击之下,太阳王居然还有本事发动一个潜藏在王宫里的传送法阵。

    明明太阳井的毁灭级魔力已经严重干扰了周遭的空间稳定,在这种情况下连拥有系统精灵的杜克都没把握传送逃生,偏偏太阳王就成功地化作一抹流光跑路了。

    杜克半眯着眼睛,心中没有任何可惜。他从来都是一个抓大放小的人,大战略达成了,小细节他可不管。

    何况天灾军团不是善堂,阿尔萨斯要太阳王来挡路,阿纳斯特里安居然胆敢自个跑路?

    在耐奥祖对天灾军团仍有绝对控制力的情势下,请允许杜克为太阳王默哀半秒钟。

    此时的耐奥祖,跟一个惨遭家暴的小媳妇差不多。基尔加丹想把耐奥祖怎么弄就怎么弄,搓圆弄扁也好,把耐奥祖的头骨雕成尿壶也好,耐奥祖都只能认了。

    耐奥祖在上头受了气,只能把气撒到下面的小弟身上。

    给燃烧军团当小弟的,能完成老大任务的时候,魅魔要多少有多少,想摆什么姿势就有什么姿势。

    干活不力?

    那就呵呵了。

    天灾军团更惨,连魅魔的福利都没,动不动就是灵魂责罚。

    这次,阿纳斯特里安的灵魂不被拿去当燃料,点了火拿去烤鸡翅膀才怪。

    所以杜克这次看到某新晋大巫妖跑路,只想送给这位可怜虫四个字:呵呵呵呵!

    滔天的金光终究散去,展现在万余精灵面前的是一片干净得可以当溜冰场的巨大圆形废墟。

    有精灵当场就哭出来了。

    但更多的精灵开始聚拢起来,靠近杜克。

    他们一边用仿佛可以把人千刀万剐的目光投向高等精灵的大叛徒凯尔萨斯*逐日者,一边又等候着他们几位首领的最终命令。

    不少精灵已经偷偷将手中的武器握紧了。

    倘若希尔瓦娜斯和洛瑟玛等首领下令干掉凯子,估计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

    凯尔萨斯面如死灰,俊朗的面庞如今失去了所有的神采,他翠绿的双眸没有焦点,尽管已经站起来,此刻的他却比行尸走肉更像行尸走肉。

    王子的几个死忠,比如大星术师索兰莉安抿着唇,紧握法杖站到了凯尔萨斯身前,挡在越发汹涌的精灵大军面前。

    可惜,区区一个辉月法师的阻挡毫无意义。

    只要一个火星,点燃大伙心中的愤怒,曾经地位高贵的精灵王子将会被自己的族人所彻底毁灭。

    哈杜伦依然有点茫然,他本能地厌恶出卖了大家生命,屈服在父亲邪威下的凯尔萨斯。但要他亲手杀死实质上没有什么恶行的凯尔萨斯王子,他又做不出来。

    “怎么办?”希尔瓦娜斯昂起头颅,望向杜克。

    某种程度上,这已经不是区区精灵一国的内务了。现在谁都知道,若是没有联盟的支援,精灵灭族之日也就不远了。

    杜克深呼吸一口气:“联盟现在最大的敌人是企图毁灭艾泽拉斯世界的燃烧军团和天灾军团,对于邪恶之徒和堕落者,联盟必定予以雷霆打击和绝对毁灭。”

    杜克说到这里的时候,凯尔萨斯几个跟班当场就面无血色,索兰莉安更是向杜克投来哀求之意。杜克读懂了这个眼神,如果可以救凯尔萨斯王子一命,这位大星术师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这一刻,希尔瓦娜斯和洛瑟玛几乎同时扣住了箭囊里的长箭,哈杜伦慢了半拍,他也准备好射击了。

    凯尔萨斯抬起头,他露出一个凄然的笑容。曾经清澈迷人的眸子里,没有怨恨,没有愤怒,只有一份接受了命运的坦然。

    在人民和亲情,在强大的邪恶和孱弱的正义面前,他自私地选择了堕落的亲情和强大的邪恶。

    很不幸,貌似强大的邪恶,被更强大的谋略与实力直接车翻了。

    路——是他自己选的!

    现在,就是凯尔萨斯为此付出代价的时候。

    对!即便是曾经关系不错的杜克要宣判他死刑,他也无怨无悔。

    本来,凯尔萨斯那群跟班都绝望了。

    谁想到,事态竟峰回路转。

    杜克下半句话赫然是:“然而,凯尔萨斯王子刚才的举动,并没有直接威胁到联盟。我也不认为凯尔萨斯*逐日者是卑劣的堕落者。所以我以联盟最高统帅的名义做出郑重声明,贵国与凯尔萨斯*逐日者之间的关系是贵国的内部事务,联盟无权干涉。”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