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生命最后的呢喃
    “啊——”安东尼达斯顿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整个世界仿佛一个大活人在起鸡皮疙瘩一样,立时出现无数看上去都足以让人战栗的凸起,感觉里面会有什么东西会爆炸喷发出来。

    “啊啊啊……”原本形态的安东尼达斯一边惨叫着,一边出现在这个世界当中,虽然他老早就隐藏了身形,但只要是处理最多黑暗之力的地方必定有着他的灵魂核心。

    知道这一点后,在系统精灵的扫描下,可怜的大巫妖简直是无所遁形啊!

    没有了当年那个仙风道骨白发白须飘扬的老法师模样,也没有了统御千军万马的至高者气势,失去了一切外在掩饰的安东尼达斯,看上去跟一只抱着自己的脑袋蜷缩成一团的食尸鬼没什么区别。

    杜克的,摧毁的不光是这个领域世界的主脉,连带摧毁的还有这个世界的秩序。

    过于夸张的浓缩黑暗之力在他灵魂中横冲直撞,仿佛随时撑爆炸裂他的灵魂。

    在最后的最后,他站直了身子,他不停抖动的身躯,似乎每时每刻都有一条条鞭子在抽打他。

    如果杜克没有猜错,那是来自灵魂的责罚。

    安东尼达斯的声音虽是颤抖,却有种宁静感。

    “杜克……我这一生犯过不少错误。但我最大的荣幸,是曾经缔造过一个繁荣的达拉然。看在当年我们并肩作战过的份上,请答应我——让达拉然复兴。最后,请给我一个痛快,我不想再回到耐奥祖的座下了。”

    杜克有点惊讶,不是每一个灵魂都名叫乌瑟尔或者伯瓦尔,可以抵御巫妖王的恐怖威压的。虽然他从不认为安东尼达斯有这样的意志和魄力,从老法师堕落就可以看出这一点,但他真的没想过,老法师在崩溃的最后时刻,竟然能短暂挣脱巫妖王的灵魂束缚。

    这让杜克对这位统治了达拉然将近50年的老牌曦日**师,莫名地多了一分敬意。

    “好!我答应你,我会让达拉然复兴的。一如我当年对暴风王国那样。”

    安东尼达斯那张巫妖特有的干枯脸庞上,竟是浮现出释然的表情。

    在杜克那个被海量0和1的数据化改换掉的绿色世界里,他可以明晰看到安东尼达斯正在把他所有的灵魂碎片都收拢在这个身体内。

    视界当中,安东尼达斯的面庞高速变回曾经身为生者的外貌——那个白发白须,飘然欲仙的睿智长者……

    这时候,虚空中蓦然传来了耐奥祖尖锐而气急败坏的叫声:“不!安东尼达斯!你的灵魂是属于我的,你无权处理自己的灵魂——”

    安东尼达斯大急:“杜克!快动手!哪怕我只剩下10%的灵魂,耐奥祖都可以把我强行再次复活,强迫我为他效力!”

    杜克的心脏猛地一跳,不再犹豫,一个金色的虚影顿时从杜克身上冲出。

    那是一个跟杜克本体一模一样的幻象,跟杜克本体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它浑身散发着无比神圣的气息。

    在它伸直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两根手指头上,夹着一枚硬币。

    下一刹那,那枚硬币化为一把标准的、骑士最爱用的十字剑,散发着金光的十字剑闪电般刺入了安东尼达斯的眉心……

    “这一剑!?”安东尼达斯霍然动容,旋即他脸上露出了解脱的笑容,一个声音飘然荡入杜克灵魂当中:“谢谢你……杜克……在达拉然我的法师塔下300米,有着我最后的宝藏,密码就是我两个魔法回路的真名连起来。”

    杜克浑身一颤:“呃……”

    真没想过,竟然在干掉安东尼达斯之后,还有这样的‘额外掉落装备’?

    杜克看到周遭大量的0和1正在加速分离,安东尼达斯的要素之力正在瓦解,短短数秒,以黑暗力量为支撑的白雪世界快速消退,外围渐渐重新回到了奎尔丹纳斯岛之上的海边景色。

    “是杜克!?”希尔瓦娜斯是第一个看清楚里面的人影的,她的心脏不争气地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随即,人群里传出阵阵惊叫,他们没想到,两人的对决是如此恐怖。巨大的黑暗力量化作一个直径足足一公里的庞大蚕茧,死死地包裹住两人。

    让任何外人都无法插足其中。

    本以为这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甚至旷日持久的战斗。

    谁会想象出,不到三分钟就分出了胜负?

    杜克一剑向前,金色十字剑虚幻出来的剑锋如同燃烧着的金焰,直接把老巫妖全身都点燃了。

    恍若圣剑一般的长剑刺穿了大巫妖的头颅,也高速消融着他的灵魂,这一幕,看在二十万将兵的眼里,简直像是神之使徒用无上神力惩戒了邪恶的堕落者!

    每个人脸上别的表情全没了,只剩下一片不可思议的神色。

    “圣*杜克……”

    “天啊!果然是圣*杜克!”

    人们不自觉地呢喃着,念出当年杜克复兴暴风王国,以无上智慧和内政力救活万民时的绰号。

    对!

    圣*杜克!

    那个被每一个吟游诗人传送的传奇名字,在这一刻,再次熠熠发光。

    不光是人类和不多的矮人在呼喊,洛瑟玛*塞隆甚至发现,有不少精灵也在呼喊着杜克的圣名。

    那边,杜克的金色幻象刺完那一剑之后,安东尼达斯干枯的身体掠过一阵强烈的战栗,当杜克的幻象抽出金色的圣光之剑后,幻象消失了。

    杜克负着双手,踩着沙滩的沙子走到曾经的肯瑞托议长身边——这个昔日威名赫赫的法师领袖此刻再也无法维持那个虚幻的老法师模样,重新回到了巫妖的形态。

    杜克看着安东尼达斯那双失去生命的浑浊眼睛——他此刻心中甚至感觉不到胜利的喜悦,只淡淡地问道:“这样可以了吗?”

    大巫妖的喉咙发出咯咯的声音,最终似乎因为声带腐朽太久了,还是发不出任何一个音节。

    在灵魂都开始崩坏的当下,进一步的情感表达,似乎成了奢望。

    杜克看着他,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可悲之色。

    印象中,堕落的家伙,似乎真没哪个有好下场……

    杜克最后看了这可悲的老法师一眼,转身离开。但这位曾经的达拉然至高统治者却像是回光返照一般,浑身剧烈地颤抖着,然后在风中传来一声近乎呢喃的声响。

    那是安东尼达斯回忆了千百次,在不知道多少次努力操控喉咙后才挤出来的声音。

    “谢谢……”

    那是一个人类,而不是一个不死者,在生命最后的感谢。

    杜克停下脚步,轻轻回道:“不谢……”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