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7章 你甘心吗?
    杜克想过很多种局面,比如吉安娜对他大吵大闹,比如吉安娜对他晓之以理,比如吉安娜转头马上带戴林过来压他……

    杜克就是没想过,吉安娜用最原始,也最女人的反应来撼动他的心灵。?

    曾经对吉安娜的卖爹之名印象深刻,对她避之则吉,对她畏如蛇蝎,对她始终保持一份警惕,可先入为主的杜克一次又一次忘记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一个人的本性固然重要,但经历才是真正塑造一个人的人格的核心要素。

    比如幼年曾遭遇家庭暴力或者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容易对家庭有不信任感。

    又比如从小到大做什么事都失败的孩子,长大后会缺乏信心,更谈不上领导能力。

    吉安娜的人生轨迹与历史已经大不相同。

    虽说她这一世依然不受她老爸戴林待见,在王储坦瑞德连儿子都有了的情况下,库尔提拉斯王位怎么都轮不到她,但她却不用像上一辈子那样,像朵交际花那样跟二傻子和凯子眉来眼去,求的只是一个未来。

    伊露希亚亲口证实,吉安娜在过去十年间,非常本份。别说情人,身边连只公狗都没,伴随她的只有魔法和经商。

    “她还是处子哦。”伊露希亚当时不无诱惑地说。

    杜克也是苦笑,在这个十几岁就必须嫁人的年代,吉安娜无疑因为挂着他未婚妻的名头,硬生生被熬成世人眼里的老姑娘。

    在杜克穿越前,大城市的女人三十多岁嫁人也不是事儿,反正男光棍多得很。

    在艾泽拉斯人类圈子里,这就是老妖婆级别了。

    即使杜克明知道吉安娜志不在此,毕竟人言可畏啊!

    想到这,再借着魔法灯的柔和光线看着吉安娜脸庞上那两行晶莹的泪痕,杜克忽然有了愧疚之心。

    “抱歉,没注意到你的感受,是我欠妥当了。我本想公私分开的。”

    有点无力似的低下头,吉安娜看着自己的脚尖,然后又迅抬起头来,那仿佛漩涡一般的复杂眼神,杜克根本读不懂。

    吉安娜用力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可以看到她全身已经在紧绷。

    下一刻,在那张性感小嘴里爆出来的,是近乎竭嘶底里的咆哮。

    “我一直在努力爱上你,杜克!可是枉我顶着你未婚妻的头衔十几年,一直在琢磨如何改变我自己,好让我更讨你喜欢,然而你的内心却一直在拒绝我,你甚至从未给我开始的机会,就已经无情地斩断了一切的可能!”

    含着泪,驱动着自己抖的身躯,吉安娜猛然左脚踏前一步。

    “在知道你跟奥蕾莉亚小姐和温雷莎小姐的事之后,我的宫廷导师告诉我只要你妻子的头衔属于我,一切我都必须装着看不到。这就是贵族的规矩,别说其他国王,我父王就是这么干的。”

    然后是右脚!

    “对!那时候的我还没成年,但从那天起,我就告诉自己,我必须要忍耐我让自己当个好学生。因为那是你唯一不会戒备我的时刻!”

    接着是第三步!

    吉安娜与杜克的距离已经不足一米,她能清晰看到杜克脸上每一条写着震惊的曲线。

    “我从少女时期一直到成年,我都在琢磨要怎么才能博得你的欢心。海神在上,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非常沮丧,因为我和我的导师开始认为,你根本只喜欢高等精灵而不喜欢人类女子!”

    第四步!

    两人的距离已经不足半米了。

    “十年!我等了你足足十年!女人最黄金,最美丽的时刻,全在等待中度过!为了躲过心中的煎熬,我不敢看任何爱情!甚至专门修炼冰霜系的魔法!我这十年几乎全在图书馆和实验室里度过!”

    第五步,此际两人几乎可以嗅到彼此鼻子中喷出的热气。

    “然而你回来了!突然地,就在整个大6最需要你的时候大英雄杜克*马库斯回来了!你一回来,你接受的却是伊露希亚*巴罗夫!那种热恋中的女人的表情,再怎么假装没事生也是白搭,连门卫都骗不过!我这才知道,哦,原来人类女子你也喜欢。”

    “呃……”杜克的喉结咕嘟地蠕动了一下。

    这时候,吉安娜的鼻尖已经快抵住杜克的鼻尖了。

    那是一双无限哀怨的蓝色眸子。

    “先是伊露希亚女伯爵,然后是卡莉娅女王,现在是希尔瓦娜斯女王……你让我怎可能继续假装若无其事!?我忍不住了!请你告诉我我到底是做了什么让你如此厌恶,如此拒绝!?就算是输!就算是取消我的未婚妻身份!能不能给我个理由,让我输个明明白白!?”

    “呼”杜克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他整理了一下思绪。

    从婚约这个角度看来,尽管这是一笔烂账,尽管他从未承认过这门婚事,但因为卡拉赞炸飞了这个意外,变相导致自己的的确确把吉安娜拖惨了!

    而且自己惹上的女人也越来越牛逼,之前还可以当做是他的地下情人,当做看不到。后来,女王仿佛不要钱似的,一个又一个地跑出来。

    如果解除了婚约,根本没有联姻对象的吉安娜,即便现在已经是辉月法师的她,不必担心会被戴林逮回去关到深宫里孤独终老,但在达拉然都灭了的当下,吉安娜感到彷徨和压力山大,绝对可以理解。

    “吉安娜,怎么说,这都是一笔烂账。如果从贵族的角度来看,这已经是无解了。但我只想问你,你以为嫁给我,然后生了个孩子当继承人,就可以安心去完成你的梦想了吗?”

    “梦想……”吉安娜浑身一颤,然后定住了身子。

    杜克继续谆谆诱导着吉安娜:“根据王族的传统,嫁个自己不喜欢的权贵,单纯当个传宗接代的工具,什么都没干就终此一生,你甘心吗?”

    “我……”

    甘心吗?

    几乎不用深问下去,吉安娜已经早早给出了答案

    不!绝不!绝不甘心!

    我怎可能甘心啊!8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