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3章 太阳井之毁灭
    站在井中岛,看似还在岛上,也能目视到,杜克与希女王实则已经与外界隔绝。源自开国之君达斯雷玛*逐日者的空间防御法阵,把井中岛跟外界完全割裂成两个世界。

    在阿尔萨斯入侵太阳井的时候,达斯雷玛的残魂为了高等精灵的存续做出了最英勇的抵抗,可惜,他失败了。对于这种连降服价值都没有的腐朽灵魂,阿尔萨斯直接将其撕扯个粉碎。

    剩下没来得及发动的东西,则都便宜了杜克。

    杜克心中暗暗道:嗯,这些东西,就当是我保住半个奎尔萨拉斯的代价了。

    系统精灵无声地记录着魔法阵的构成,解析着关于法阵的一切演变可能。在井边那几位精灵辉月法师,纷纷张大了嘴巴无法合拢。

    此时的杜克,身披镶嵌了一百零八颗奥能宝石的珠光长袍,红底的长袍上面镶有太阳图案的金色滚边,和圆润的高等精灵语铭文交织在一起,垂落到地上。脚下的魔法阵图案中央,篆刻着很多非精灵长老无法读懂的深奥古精灵语,好像是点睛之笔。

    杜克的一举手,一抬足,都暗合源自更古老的上层精灵的古代魔术施法手势。很多强化和增幅用的辅助手势,连奎尔萨拉斯本身都失传了。

    杜克动作缓慢,显得静谧而专注。

    偏偏认真的男人,总会有一种摄人心弦的魔力。

    特别当杜克穿的是达斯雷玛传承下来,之前一直被保管在银月议会博物馆里的法袍时,他的形象更是跟达斯雷玛重合了。

    不止一个精灵发出了跟吉娜*金剑一样的声音,他们喃喃道:“我怎么仿佛看见了先王达斯雷玛陛下……”

    看着杜克的施法准备,每一个高等精灵忽然有种,让杜克这个人类来主持太阳井,也不是那么难受的恍惚感。不再是为了种族和王国延续所作出的绝望痛苦妥协,而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传承。

    风起!

    云涌!

    不光是风云,也不只是魔力,有东西在朝太阳井移动,快速地移动。

    所有精灵不由自主地把目光击中在太阳井边上那个红袍身影上——曾经的凯尔萨斯王子!

    本应早早离开奎尔萨拉斯的,因为太阳井污染的事,凯尔萨斯再度被召回。

    但是,在这位本性纯良的王子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怨艾,只有跟其他精灵一样的担忧。如果没有他对父王的屈从,或许就是他继承大统,也应该是让他来做出毁灭太阳井这个痛苦的决定。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看客。

    “殿下,真的不用我们去帮忙吗?”大星术师索兰莉安在凯尔萨斯耳边小声道:“如果真的不用我们,我们不如离去吧。”

    在索兰莉安看来,要么就去加入到拯救太阳井的行动中,以便洗刷王子的耻辱与污名,要么就干脆离去明哲保身。

    而不是像现在不上不下地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

    凯尔萨斯摇摇头,仿佛答非所问:“十三年前,第二次黑暗之门结束的时候。那时候的杜克远没有这么强,他已经能以那么微弱的力量,借安东尼达斯之手,控制住黑暗之门那股丝毫不逊于太阳井的强大魔力,成功将黑暗之门关闭。论控制力,杜克是天下第一。我们要相信他。”

    这就是既不谋求上进,也不追求安全了。在好几个铁杆心里,这是最下乘的选择。

    偏偏这是他们效忠的王子的决定——要把注全压在杜克身上。

    索兰莉安垂下脑袋,退后半步,不说话了。

    其实,凯尔萨斯故意把话说偏了。他骗骗手下的近战职业者还行,一定骗不过那几位星术师。

    或许黑暗之门跟太阳井的魔力级别是一个量级的,实则两者之间根本上的区别很大。

    黑暗之门本身并不产生魔力,相反,它是一个单纯消耗魔力的巨型魔法道具。当年古尔丹打开黑暗之门所使用的魔力,主要来源于对杀死大批德莱尼人所得到的灵魂能量,以及对整个德拉诺星球生命能量的抽取。

    黑暗之门的魔力庞大是庞大,它的魔力并不会自己增加,而且后期维持黑暗之门传送的,更是来自对当时的悲伤沼泽、现在的诅咒之地的生命力抽取。

    太阳井则不然。

    太阳井如同一个不断进行核裂变的核电站。现在的污染,就是对它生产能量过程的最大干扰。

    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里,因为一连串的魔法反应干扰了第一口永恒之井的井水能量,发生了大爆炸,引发被后世称作天崩地裂的大灾难。

    整个卡利姆多大陆被分裂成好几块,主要为西边的卡利姆多大陆、东边的东部王国、北边的诺森德和南边的潘达利亚,原本井水的位置则崩塌成为永无止尽的大漩涡。因而这场惨痛的战争被称作上古之战。

    太阳井同样源自永恒之井,如果爆炸的话,因为能级比较低的关系,炸飞整个东部王国大陆倒是不行。把整个奎尔萨拉斯旧领炸到天上倒是没什么难度。

    哪怕就站在旁边,凯尔萨斯依然是用命在跟着杜克赌!

    杜克瞄了凯子一眼,微微一笑,点头,然后心中暗道:你愿意以命追随我,我当然不会让你吃亏。

    杜克收敛起心神,开始催动魔法阵的进一步运作。

    在开始之前,他已经感觉到了,太阳井里的能量就像是一个个被挤压过,延伸,再被挤压的团子。如果太阳井的魔力是面粉,那倒没什么。

    可在系统精灵那恍如超高倍显微镜的放大作用面前,杜克可以看到魔力的分子已经变得很松散,很不稳定了。

    一个个魔力分子,演绎着一个个从诞生到年轻,到衰老,到破灭死亡的过程。每一个过程都变得越来越短促。

    杜克双手轻轻往前虚按。

    突然,眼前浑浊的井水骤然喷到天上,变成无数条闪烁着奇异色彩的彩虹,有些颜色凯尔萨斯都从没有见过。

    喷起的井水不断喷发,以比火山爆发更猛烈的气势,直冲云霄。不知情的人们还会以为那是一朵朵烟花在天空中开放,消逝,再次开放……每一次的开放都愈发神秘和迷离。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