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9章 罗宁冲阵
    寒风撕扯着罗宁的红发,战意洋溢在他的脸庞上,这位主动来到前线的法师露出了微笑。

    看着这位世上唯二的马库斯弟子,身上洋溢着圣光的金发红甲女骑士露出了略带怀疑的目光:“你还行吗?你的同僚们已经累得趴下了。”

    女骑士刚才还在抱怨法师们不给力,可是当真的有自愿者站出来时,她又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很清楚不能责怪那些法师们。

    不死者那边的法师阵容更恐怖。

    一个曦日大巫妖阿纳斯特里安带着一大票辉月级的巫妖,这些曾经的精灵盟友,在堕落之后变成了生者最大的威胁。

    如果不是对面顾忌冒然冲入城里,有可能会被传奇圣骑士赛丹*达索汉冲出来反杀,估计斯坦索姆撑不了半天就要沦陷了。可现在对方就是远程施法,步步紧逼,这已经让守军扛不住了。

    己方没有曦日级法师,这就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罗宁尽管有着勇气,可是他等阶太低,就是最大的问题。明明顶着传奇法师杜克*马库斯弟子的身份,他却跟杜克的另一个弟子兼‘未婚妻’吉安娜有着截然不同的发展。

    十几年过去了,吉安娜已经从一个不入流的小法师,一举跃升到辉月**师。然而罗宁却停步在晨星,不得寸进。

    外人总是在偷偷嘲笑杜克瞎了眼,收了个烂学生。

    唯有罗宁才清楚,他走的是一条怎样的路。

    师父杜克的话,每每午夜梦回之际就会在他耳边回荡。

    “罗宁,不要怀疑,你跟吉安娜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但你们两个要走的路是截然不同的。吉安娜的长处在于变化,用有限的魔力制造出最大的变化与伤害,就是她的路。”

    “而你的路是奥术系!作为绝大多数元素魔法的基础,奥术系从来不是魔法攻击力最高的,但奥术的续航能力是最好的。如果吉安娜晋升曦日**师所需的魔力是一洛丹米尔湖,那么你所需的魔力就是无尽之海。听上去对你很不公平,可是当你大功告成的一天,你就会发现,你的强大是远超吉安娜想象的……”

    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自十三年前,杜克就在罗宁同意下,封印了罗宁九成的魔法回路。

    明明能够真切感受到自己奥术回路是如此夸张,里面流动的魔力是如此澎湃惊人,却只能够使用当中的十分之一。

    这是怎样一种憋屈,怎样一种压抑?

    不止一次,罗宁想撕掉回路上面的封印,杜克的确把撕毁封印的方法告诉了他。

    同时,还有一个吩咐。

    “我不会让你憋到死为止都不打开封印。你所要做的,仅仅是厚积薄发!你越晚撕毁封印,你所爆发出来的威能就越强。”

    “决定权在你的手里……”

    在你的手里……

    你的手……

    里……

    当年,杜克明知卡拉赞必有一战,提前送走罗宁时,那个深沉的祝福声犹在罗宁耳边回荡。

    这么多年过去,哪怕是师父不在,马库斯家族对罗宁的支持一向是不减反增。按照供奉一个巅峰辉月**师的水准,给罗宁提供一切所需。

    甚至在艾尔文森林的东谷城里,还有着一座专门为罗宁建造,表面以辉月标准,实则是随时可以扩建为曦日法师塔的超级法师塔。

    一切都让罗宁感到杜克恩重如山。

    看着那个已经逼近到城墙边不足百米,在死亡骑士簇拥下打头阵的辉月巫妖,感受着女圣骑士的希冀,在洛丹伦仅存的两位辉月法师已经受伤离场的当下,罗宁豪气干云:“阿比迪斯上校,我可以试试。”

    对,在罗宁面前的,就是大将军阿比迪斯的女儿布里奇特*阿比迪斯,当初年仅14岁就上战场,三年里在剿灭兽人叛乱的小规模战斗中立下无数功勋,如今17岁就已经晋升到上校的女英雄。

    布里奇特好看的金色眉毛一扬,问道:“你有多少把握?”

    “30%!”

    “哦?”没有再说什么,布里奇特左手竖起白底红边的筝形盾,右手握紧了手中的战锤。

    反而是罗宁皱眉:“30%你也跟着我赌?”

    “达拉然人!你永远不会理解斯坦索姆这四个字在洛丹伦人心中的分量。正如我们无法理解你们达拉然人对魔法的痴迷。这个几率,够我赌命三次了!何况你是马库斯叔叔的弟子!赌五次都够了!”布里奇特哈哈大笑。

    那是走投无路的黄昏?

    那是旌旗尽没的黑暗?

    在一个尚可称为是少女的女骑士带领下,不足百人的血色十字军团士兵,偕同一位红发的法师,向汹涌而来的天灾军团不死者发动了近乎绝望的反冲锋。

    “死亡骑士交给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布里奇特用金色的光辉挡下了两位死亡骑士针对罗宁的黑暗攻击。

    罗宁快步冲锋着,他甚至没有使用或者任何加速术。他的眼里,只有那位面带讥笑,远远看过去尚且是一个高等精灵的巫妖。

    作为一个自愿转化的巫妖,曾经的银月议会议员西恩克有着比普通不死者更耐腐坏的脸庞。黑暗的力量充当他的细胞,继续活化着他的肌肉。撇除那苍白的脸色和他手上狰狞的骷髅头法杖,他跟一个高等精灵法师没什么两样。

    看着勇敢地冲过来的罗宁,他有着一种超乎寻常的嫉恨。

    那是对生者的妒忌!

    也是对自己境况不满的宣泄!

    如果被裹挟成为不死者之后,能把整个奎尔萨拉斯变成死者之国,还能继续统治他的同胞,或许西恩克的心会好受很多。

    可惜一切从杜克的出现,变得糟糕起来。

    跟随国王背叛了他们的同胞,却仅仅获得一个叛徒之名。最受阿尔萨斯信任的,是那个被太阳井复活的克尔苏加德,而不是西恩克生前的王阿纳斯特里安。

    这让西恩克的地位更加尴尬。

    曾经可以指挥万名精灵的西恩克,只能统领数万名由愚蠢的人类农夫变成的不死者,这让西恩克相当不爽。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