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0章 平凡的英雄
    系统精灵一扫,大体状况也出来了,这是按照杜克所熟知的信息的对比翻译版本:

    未知圣剑

    拾取后绑定

    唯一

    单手长剑

    90-155伤害,速度2.0

    属性:神圣

    等阶:神器(低阶)

    装备要求:曦日法师,非邪恶阵营。

    预计可增加装备者的属性如下:

    +32耐力

    +42敏捷

    装备:使你的物理攻击造成致命一击等级提高36

    装备:使你的爆击等级提高50。

    装备:攻击强度提高108点。

    装备特效——

    击中时可能:对目标发射一发攻击目标,对其造成308~412点神圣伤害,并在10秒内造成额外100点神圣伤害。

    装备:对使用近战武器攻击你的敌人造成10点神圣伤害。

    看着这把剑身颀长尖细、几乎是刺剑、无比耀眼的神圣长剑,杜克的蛋在隐隐作疼。

    命运似乎跟他开了个超级玩笑!

    一把从未在原本历史上出现过的神器,就摆在他的面前。

    它超级华丽的属性和特效,绝对在这个时代完爆所有史诗武器,甚至是完爆其它神器几条街。

    它99%的属性都没任何毛病,如果拿出去,世上绝大部分近战职业者都会为之疯狂。

    说它蛋疼就蛋疼在——装备要求居然是曦日法师!

    这是什么鬼?

    给曦日**师用的近战武器?

    法师的确可以用单手剑不假。

    穿越前,在游戏里,杜克也尝尝调侃自己的法师朋友:你丫的,没法力难道还不会冲上去用法杖敲死boss?

    可这把分明是给用剑的战斗贼才能发挥最大效果的神圣长剑,居然特么是曦日法师限定。

    这岂不是叫杜克用剑去捅阿克蒙德?

    如此小的剑,给阿克蒙德当牙签?

    这算哪门子神器?

    习惯了安全地躲在后方放魔法的杜克,当他发现这意味着要他去近战时,杜某人整张脸瞬间就垮了。

    安度因也知道这把剑有多么不靠谱,他也只能耸耸肩,无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剑坏了之后,我去找麦格尼重铸这把神剑。结果就这样子了,他还一口咬定,这是命运的指引……”

    命运的指引?

    命运你妹啊!

    若不是小爷我改变命运,你洛萨在十三年前就该躺尸了。

    洛萨还在说着:“如果这是别人,我一定会觉得麦格尼疯了。但是你的话,我想,说不定这会是一个特别的机会。回想起来,你其实近战天赋也不算差,好歹你一剑捅了萨格拉斯,也曾把死亡之翼给揍了……”

    洛萨后面说神马,杜克是听不到了。

    因为,他已经在风中凌乱了。

    杜克不怕死,是因为他会复活!

    对于玩弄黑暗魔法和搜掠灵魂的家伙,杜克从来都是尽可能敬而远之。

    要知道,别看阿克蒙德一副肉搏战狂魔的样子,事实上他玩魔法比大部分法师还顺溜啊!

    犹记得,阿克蒙德那招,这招蛮不讲理的黑暗魔法,绝逼是秒天秒地秒空气。

    若是中了一发,分分钟杜克的灵魂就会堕落。连死了之后才能看到的灵魂医者天使姐姐都救不了杜克。

    这一次,真是死了就是死了啊!

    偏偏以往杜克是一副写作法师,读作战士的无畏形象。

    啊!

    你不是传奇英雄吗?

    你不是屠龙者杜克吗?

    你连萨格拉斯都敢拼,还不敢怼萨格拉斯的小弟阿克蒙德?

    当杜克依靠各种伟绩越站越高,人家在不知不觉里就会对你有着越来越大的期望值。

    就好像一个小痞子当了一把英雄,人家就会大声赞扬你。而一个英雄哪怕屠了一条又一条邪龙,救了无数人,人家只会在下一条恶龙出现时第一时间想到你。

    有那么一瞬,杜克几乎想抛下这份担子不干了。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真正的勇士,哪怕穿越了这么久,干出那么多惊天地大事,他骨子里依然是那个平凡的大学牲。

    掉节操就能复活,他可以几乎零成本地付出勇气。

    谁都不知道,因为害怕灵魂被俘获,杜克一直在回避应刚那些实力远超自己的恶魔术士或者大恶魔。比如他当年一次都不曾直面过当时的半神术士古尔丹。

    何况这一次,他面对的不再是实力相近的敌人,而是远超他想象的恶魔统帅……

    不光是他,甚至连偷偷握住他的手的伊露希亚,也一把反过来抓住他的手掌,分明在说——你别去,那是恶魔统帅,对付他,那是半神强者才应该干的事。

    但是,杜克还是伸出了手。

    不是那只被伊露希亚压着的左手。

    是右手!

    他用右手一把握住了不明长剑的剑柄。

    他脸上有着苦笑:“我来,就是想要一个保险。只是没想到这个保险就是我自己啊!”

    安度因深深吸了一口气:“你犹豫了。”

    “对!”出乎意料,杜克没有否认。

    “我还以为你是天不怕地不怕,胆子超大的非人怪物。”

    杜克沉默。

    然而,安度因走了过来,在瓦里安有点期盼,也有点小失望的眼神中,他拍拍杜克的肩膀,没有面对杜克,反而对着瓦里安说道:

    “瓦里安,你看到了吗?真正的英雄,并不是无所畏惧的狂人!哪怕是你眼里的大英雄杜克*马库斯,依然会害怕,会担心,会犹豫……这很正常,因为有这样表现的,才是真正的人!”

    不光是瓦里安,连杜克脸上都写着惊讶。

    安度因却继续说道:“这可是灭世之危。碰上这样的对手,谁不会害怕?然而,在一万个人当中,总有那么一个两个会以各种理由站出来。或者是为了荣誉,又或许是为了责任,又或是乱七八糟的理由。但这些都不重要,只要在那关键的时间点上做出关键选择的,无论他是否成功,在那一刻,他已经是英雄了!”

    杜克怔住了。

    瓦里安深呼吸一口:“安度因叔叔,你当年去卡拉赞的时候,你也害怕过吗?”

    “当然!我也害怕过,但我不得不去,因为在我背后是你的父亲和你,还有王国,还有百万暴风子民。而且麦迪文是我不多的童年好友。所以,我必须去。甚至毫不夸张地说,我是因为责任而成为英雄。”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