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8章 两位女王(上)
    自家人要当女王了,而且还是一口气两个女王登基,本来这是大喜事,值得庆祝,值得庆贺。

    但是,如果两个跟自家关系亲密的女王是同一天登基,那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曾经杜某人有个梦想,那就是把联盟历史上沉掉的那些王国当成舢板,把一艘又一艘的舢板做成连环船,再打造出一艘不沉的航母,在大海上浪啊浪!

    现在,航母还没见影,自己基本盘里的两条大船居然有一起翻掉的危险!?

    这一刻,杜某人想到了某个天下布种然后被女朋友一把柴刀干掉的可怜虫。

    这一刻,杜某人想到若是联盟因为自己的原因,在大敌当前之际发动内战。

    这一刻,杜某人想到了洛丹伦圣骑士怒怼精灵游侠……

    杜克的反应是懵逼的。

    此时正在达拉然废墟军营里的杜克,永远都不可能知道在这一刻,圣城斯坦索姆城中央那座华丽的洛丹伦行宫兼城堡里,两位即将成为大陆上最有权力女性的存在,正在四目相对。

    房间是新打扫的,房间里的装饰大多是沿用洛丹伦时期的,然而大部分家具都很老旧了,即便还能看出有很好的保养和清洁。

    房间里最崭新的东西,要数那一幅幅悬挂在墙壁上的画。

    一身纯白色牧师打扮的卡莉娅,用她柔软的指尖在装裱得很好的油画边框上滑过,思绪仿佛回到了时光长河的远端。

    “我去过很多地方,很多是我在十三年前,曾经只在骑士小说里看过的地方。我对这些地方一直心驰神往,可我在十三年前,我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到这些地方去亲眼看一看。”

    “我去过荆棘谷,被喜好猎头的巨魔追杀了三天三夜。从靠近东部的祖尔格拉布边缘一直穿过纳菲瑞提湖,一直跑到西部的暗礁海,直到海边的鱼人掩护我们,我们才逃出生天。那一次光是莉拉丝就足足杀了386个巨魔。”

    “我去过悲伤沼泽,那时候的沼泽还是一个阴森恐怖的地方,然而杜克为了把守望堡和赤脊山要塞连成一体,对那里进行大开发。我跟莉亚德琳在那里假装是前来支援的圣职者,当了半年的义工。”

    “我也到过燃烧平原、灼热峡谷和荒芜之地,亲手击杀过野狼,用杀死过兽人。”

    “我见识过丹莫罗的皑皑白雪,趟过湿地的泥潭,还差点陷到沼泽里死掉。”

    “从战后几乎被夷为平地的阿拉希高地,到欣欣向荣的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再到化为焦土的银松森林。”

    “然后,我们四人西渡大洋,到达了大部分人类和精灵都没到过的卡利姆多大陆。我们用了八年时间,基本上从最南端的塔纳利斯大沙漠,逛到了较北端的艾萨拉和灰谷。”

    “两块大陆,几十个地区,除了高等精灵和暗夜精灵的控制区不许进入之外,能去的地方我都去过。用我这双本应禁锢在洛丹伦高塔上的眼睛看过,用我这双本来只能用于宫廷礼仪和乐器以及服侍王夫的手触摸过,用我这身本来连晒太阳时间都要限定的皮肤去感受过,用我的灵魂去真切体会过。”

    卡莉娅的声调,不由得高亢了起来,她的指尖从一幅幅由她自己亲笔画下的油画上滑过,勾起的是她十三年来让她欢欣,让她悲伤,让她鼓舞,又让她难过得种种回忆。

    记忆中的画卷一幕幕再次呈现在她脑海里的时候,她不由又完成了一次心灵的旅行。

    就在这时,本应留在奎尔萨拉斯,却意外出现在这里,从一开始就静谧地坐在房间中央客座上,轻轻呷着红茶的希尔瓦娜斯,用最优雅的仪态放下茶杯,在陷入回忆的卡莉娅准女王停歇的间隔里,终于发话了。

    希尔瓦娜斯用铿锵有力的声线,诉说着一个一针见血的残酷事实:“那又如何?卡莉娅公主殿下。你想过没有?可能是有意,也可能是无意,结果就是,你成为了杜克手上一枚潜伏了十三年的暗棋。”

    卡莉娅的动作陡然静止,仿佛中了时间停止魔法一般。

    对!

    希尔瓦娜斯说得没错。

    太巧了!

    那种巧合之完美,很难让人无法不联想到阴谋。

    就在阿尔萨斯堕落弑父的当儿,杜克迅速赶回来,一下子接收了整个洛丹伦最精锐的军队,然后又堂皇地把卡莉娅这个谁都无法辩驳反对的金招牌推出来,几天之内就稳定了陷入崩溃的洛丹伦的局势。

    回想起来,你杜克以联盟副统帅的身份,制造洛丹伦联盟盟主国公主的惨死假象,然后等人家王国崩了,再迅速把公主放出来。如果非要把这个归结为阴谋论,还真难找到反驳的证据。

    看到卡莉娅的反应,希尔瓦娜斯优雅地翘着手指头,再呷了一口红茶。

    然后,卡莉娅笑了,她完全舒展开的灿烂笑脸,使人立马联想到春天里盛开的花之海洋,那是包容了一切的笑容。

    “棋子么?阴谋么?还是说杜克早已预见到这一切,然后十三年前就想着要如何从中得利?如果这就是你的问题,那么我的回答是——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卡莉娅阔达的态度,反而让希尔瓦娜斯有点儿吃味了。

    卡莉娅昂首挺胸,姿态优雅地踱着小步走过来,在希尔瓦娜斯面前站定:“那一年,我还未成年。在那个女性最爱幻想的年纪,哪个少女没幻想过只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倘若你问我,谁才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那么从过去到现在,都有且只有一个——”

    这一刻,轮到希尔瓦娜斯的动作僵住了,她沉默着,继续听着卡莉娅仿佛宣告的发言。

    “如果这真是一个阴谋,杜克就该在十三年前利用我对他的好感彻底占有我,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说不定我已经是数个孩子的母亲,而每一个孩子的姓氏都是马库斯。等到我那万恶的弟弟弑杀了我的父王,米奈希尔的血已然改姓马库斯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