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7章 不服?来咬我啊!
    情势很明了,不是说部落现在不见兔子不撒鹰,而是没办法搞定玛诺洛斯,兽人心中始终会觉得有人把匕首抵在他们颈动脉上。

    忽悠兽人喝恶魔之血,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况且玛诺洛斯身为燃烧军团的前锋,不搞定它,部队的集结根本没法开展。

    既然反正都是要救‘吼爷’格罗姆了,倒不如杜克大方点,他去搞定。

    对于魔法阵,部落这边是一面懵逼的,这个时间点上的部落,还没跟老家的萨满搭上线,连萨尔本人都只是一个标准的战士,还不是后世那个魔武双修的牛人。

    杜克在灰谷里轻易找到一个魔力比较浓郁的法力节点——那是一个月亮井,然后放出几十只法师之手,眼花缭乱地布置着魔法阵。

    看到这一幕,部落集体陷入了沉默。

    沃金轻轻鼓励萨尔:“不要灰心!人类的寿命是短暂的,好像杜克这样妖孽的人才,很可能一千年都没有一个。”

    言下之意,萨尔更年轻,大不了熬到杜克死,那萨尔就出头了。

    “联盟太强势了,部落要如何崛起,就看你的决断了,我年轻的大酋长。”

    萨尔重重地点点头。

    五十米外,杜克额头上多了个十字形青筋,虽说相隔很远,沃金又是故意用萨尔也会听的巨魔语说的,但架不住系统精灵的侦听范围广和翻译软件凶残啊!

    喂!如果我说我不死在恶魔手上就是永生,你们部落会不会集体跳海自尽啊?

    嗯嗯,平常心,平常心……

    魔法阵并不需要太花工夫,与其说这是一个魔法阵,倒不如说是一个比较单纯的驱邪法阵。只要有足够的斯坦索姆圣水和月亮井,其它的东西都只是辅助的作用。

    月亮井是个好东西!

    月亮井顾名思义也同永恒之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原来在一万年前永恒之井爆炸后,井水的能量形成了我们今天熟悉的艾泽拉斯魔法网,而其他一些零星散落的能量散落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

    于是乎暗夜精灵们便把这些散落的能量重新建造成月亮井的形势,来为暗夜精灵服务。传说月亮女神白天是沉睡在永恒之井的湖水中,暗夜精灵们信奉着月亮女神,所以便把这些由永恒之井散落能量建造的井命名为月亮井。

    作为最纯粹的能量液体,月亮井只要不受到太过强烈的污染,本身是具有净化作用的。杜克犹记得,以前自己在游戏里隔三差五把恶魔布净化为月布混点小钱的日子。

    一切搞定,杜克就在雷克萨率领的部落斥候引导下,花了一个小时左右,追上了格罗姆和他的战歌兽人。

    从双足飞龙上面下来,遥望远方,刚刚袭击了一个暗夜精灵基地,邪兽人们正在基地里疯狂破坏。

    雷克萨瓮声瓮气地用比较糟糕的通用语说道:“杜克*马库斯,看在……他们也会参加即将到来那场对抗燃烧军团的战争……请尽量少伤害他们!”

    “不用你说,我都会的。”杜克,头也不回地朝着那个充满了烈焰和鲜血的营地走去。

    那边——

    “杀!杀!杀!”

    “嗷嗷哦啊——”

    一个皮肤暗青色的暗夜精灵猎手,死不瞑目地凝视着天空,她早已死去多时,她和她的同胞一道,在力战抵挡邪兽人失败之后,战死于此。然而被恶魔之血控制的邪兽人并没有放过她们。哪怕死了,也仿佛练刀似的,邪兽人以要将她们的尸体彻底剁碎一般的气势继续攻击着尸体。

    突然间,天地一暗。

    仿佛没由来的寒风瞬间将这里的大火扑灭,让每一个邪兽人的心神为之一个激灵。

    一个足足有十五米高的巨大杜克幻象出现在营地门口。

    经过魔法扩音的声音随即响起。

    看到那个身后披风随风猎猎作响的人类法师身影,几乎每一个回头的邪兽人的猩红眼瞳就是一缩。

    特别是格罗姆*地狱咆哮!

    杜克那张让他既熟悉又无比痛恨的脸轻易勾起了他埋藏在心中的久远回忆。

    杜克神棍双手平举,掌心向上,一副圣职者准备拥抱迷途羔羊的样子。当然,这在邪兽人眼里,就是无比恶心的一幕。

    杜克说话了,每说一句话,他那个巨大的虚像就往前踏一步。

    “是谁?挫败了部落攻占艾泽拉斯的阴谋?”

    “是谁?让百万部落战死异界,化作大海里的鱼饵,化作黄土上的烂肉?”

    “是谁?打败了你们心中伟大的大酋长奥格瑞姆,把他变成了阶下囚?”

    “又是谁?让你们困守荒野,过了十三年颠沛流离的生活,每天都在恐惧中度过?”

    “还有谁?让你们十数万同胞变为奴隶!让你们下一代兽人只能囚笼中长大?”

    五个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一个比一个刺激人。

    别说营地里神智有点不清的格罗姆*地狱咆哮和他的战歌邪兽人,连远远观望着这一幕的雷克萨都不由气得发抖。

    果然,下一刻,杜克就自己宣布答案了。

    “挫败部落的人,是我。”

    “让百万部落勇士战死的人,是我!”

    “收拾你们曾经的大酋长奥格瑞姆的人,是我!!”

    “让你们无法拥有任何一块土地,只能痛苦地每日在被围剿的恐惧中度过的人,还是我——”

    “变相让曾经的勇士沦为人类奴隶的人,依然是我——”

    说到这里,杜克那个巨大的虚像泛起一个无比邪魅、绝对欠抽的笑容。

    “我是谁?我不就是你们部落的大仇人——杜克*马库斯咯!”

    远处的雷克萨明知道这是一种激将法,明知道杜克现在算是部落的盟友,但特么就是有种忍不住想砍死杜克的冲动啊!

    他这个神智清醒的部落尚且如此,下面那些脑子有点过热秀逗的邪兽人怎么可能忍得住?

    杜克的虚像嚣张无比地用手指横扫,扫过全场。

    “我不是针对你们任何一个人,我指在这里的所有邪兽人,你们全都是垃圾——”

    “不服!?来咬我啊?”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