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0章 为什么救我?
    身为部落第一勇士,更是疯狂状态下,格罗姆*地狱咆哮的一击,气势固然是极强。

    那是掀起滔天巨浪拍击海岸边青黑色礁石的惊人气势。哪怕前面是貌似无可摧毁的礁石,也有着一击将其毁灭的恍惚感。

    然而杜克明明是一个跟近战职业者不沾边的法师,很突兀地,偏生他的举手投足竟是像极了一名睥睨四方的强者。

    谁都可以预想到杜克的反击即将在下一瞬到来。

    恍若在暴风雨中掠食的海鸥一般,翩然躲过了强势而疯狂的惊涛拍岸之势之后,杜克诡秘、骄傲、自信且飘逸的风姿……在一千个强者的眼中,可以读出一万种味道。

    萨尔已是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这就是这个世界魔武双修的终极强者的真实姿态吗?”

    反击!

    即将在下一刹那到来!

    颀长而巨大的狠狠地劈在地面上,黑色的砂土陡然腾起在了空中,似是连时间都停滞了。

    就是在这一瞬间,格罗姆那仿佛连大山都可以一击劈碎的恐怖攻势,赫然被一只看上去无比纤细的手臂重重地击个粉碎!

    每一个部落强者都忘我地张大了嘴巴,他们对这条比兽人纤细得多的人类男性手臂是如此穿过格罗姆身上的血红色光芒,一把按到那张粗犷的脸上有一种模糊的错觉——仿佛那是一只无比巨大的铁钩,而不是杜克的手臂。

    饶是以沃金毒辣的眼光与睿智,也只是见到了格罗姆被抓中这个事实的本身,没有看到杜克抓到格罗姆的过程。

    太让人震惊了。

    可以用手按到格罗姆的脸,意味着同样可以一招要了格罗姆的命。

    如果他们能完美闪过格罗姆的第一击,他们也能做到。

    但杜克是个法师啊——

    沃金觉得脑海里像是一团乱麻,这么说,那个杜克*马库斯岂不是在近战领域同样有着英雄阶的实力?

    沃金骤然发现了战士类英雄所不能看到的东西,在杜克手臂的流线型肌肉上有着淡淡的魔法光芒。

    光芒组成了线,仿佛某种精美的铭文一般烙印在杜克的手臂上,即使杜克的法袍都无法完全掩饰这层光辉。

    当杜克法力的时候,空气中的魔法元素既似分成十二股,又似是一齐直扑而上,注入杜克的手臂上,到最后沃金甚至都觉得是魔法元素推着杜克的手臂抓向格罗姆那张大脸……

    “为你的不冷静和破绽忏悔吧!格罗姆*地狱咆哮!”伴随一句霸气四溢的宣言,在众部落强者张大到可以塞进一个西瓜的大嘴巴作为背景映衬下,杜克竟然一手把格罗姆按得失去了平衡,一张丑脸跟大地来了一次华丽的亲密接触。

    “喝啊——”

    杜克右臂肌肉偾张,腿力、腰力、臂力跟曦日级魔力制造出来的加持之力合二为一,推送着面肌已经扭曲的格罗姆踉跄冲刺了十余米远,重重地在地面上拖出了一条混杂了丝丝血迹的巨大黑痕。

    然后当撞到月亮井的井壁时,利用那一丝撞击的冲力,杜克连携着把格罗姆整个人带了起来,然后把他的头颅一下子按到了齐膝盖深的晶莹蓝色井水当中。

    同一刹那,魔法阵彻底发动!

    无数银白色的光辉从四面八方涌动过来,盘旋在月亮井的上方,最终汇聚到杜克的手臂上。

    白光四射!

    只感到丝丝血气带着凌厉的呼号开始消散在半空中。

    “清醒吧!笨蛋!”

    “咕咕咕——”部落第一勇士挣扎着,被不停灌着强化过的月亮井井水。

    几秒后,无比紧张的萨尔看到格罗姆那双不停挣扎的手臂陡然停住了。

    大酋长胸口就是一阵揪心的痛。

    那是紧张?

    那是心痛?

    萨尔说不清了。

    然后,一众兽人强者看着埋首于井水水面之下的格罗姆忽然一手打开了杜克的手臂。

    杜克龇了龇牙,还是喘着粗气退后了。

    大家看到了格罗姆哗啦一下坐了起来,接着给了杜克一个厌恶的眼神。

    萨尔不怒反喜!

    “格罗姆!?”

    看着大步朝自己冲来的萨尔和雷克萨等人,又看了看坐在井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杜克,清醒过来的格罗姆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虽然前不久才陷入了狂暴和混乱当中,但这不代表他完全失去了记忆。

    想到他为了活命而再次喝下恶魔之血,在干掉了那个自然系半神后又陷入了更深的疯狂,格罗姆的脸上很精彩。

    再联想到,把自己扯出痛苦疯狂深渊的,居然是那个自己过去十年里一直恨不得立刻杀掉,碎尸一万遍啊一万遍的杜克*马库斯。格罗姆的脸上更精彩了!

    那是一种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一斧头,然后摔到乱葬岗里死个干净的无限羞耻感。

    “不——不!我……我……先祖啊!”格罗姆这个哪怕死爹死娘,一众兄弟死个精光,被砍了一百几十剑都不会流一滴眼泪的著名铁汉,居然一下子哭个稀里哗啦。

    萨尔终于冲到过来,一把死死地抱住嚎啕大哭的格罗姆,用力拍着他无比宽厚的背:“没事了!格罗姆!没事了——”

    格鲁姆仿佛对抱着自己的萨尔浑然不觉,反而死死盯着坐在不高的井壁上对着他神秘微笑的杜克:“杜克——杜克*马库斯!你为什么要救我!?”

    换成部落任何一个强者把他拯救出来,格罗姆都没有那么闹心。但杜克……唯有杜克!他根本无法接受!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杜克摊摊手,脸上带着讥讽:“燃烧军团最强大恶魔之一的阿克蒙德正在前来卡利姆多的路上。这不是联盟单独能应付的对手。而你的大酋长坚持不救下你就不肯加入这个对抗燃烧军团的临时同盟当中。如果你非说要感谢谁,那就谢谢萨尔吧。”

    格罗姆沉默了,任谁都会觉得他就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冷静点!格罗姆!至少这时候,杜克和联盟是我们不可缺少的同盟!艾泽拉斯世界毁灭,我们也没任何好处!”萨尔着急地说着。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