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1章 诅咒之源
    格罗姆沉稳地用他的巨力缓缓推开了萨尔。

    躺着清澈的月亮井井水,格罗姆来到杜克面前站定,咬了咬牙,终究开口:“我虽然陷入了疯狂,但我清晰地记得一切。你完全可以向我下暗手,但你选择了最光明正大的一种方式。我不想承认也必须承认,我欠你一个人情。”

    杜克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发出一声轻笑,然后回答:“人情?很好!接下来的海加尔山一战,我需要一个强力的前卫炮灰,你给我乖乖活到那个时候,只要阿克蒙德死了,我不管你死活,你的人情就还清了!”

    “好!”格罗姆全身暴胀的肌肉似乎开始平息回缩,但谁都知道,格罗姆*地狱咆哮立下了一个身为男人的誓言!

    萨尔先是浑身一震,然后他也走过来,带着沃金等一众部落高层,齐齐向杜克躬身行礼。

    “杜克*马库斯,不管联盟和部落的恩怨如何,起码这一次,我们感谢你。战场以外的你是一个真正的君子!”

    在系统提示里,杜克瞪大的氪金狗眼看到,自己居然在奥格瑞玛的声望变成了。

    尼玛,我一个人类居然混出部落主城的尊敬声望,还能有更不科学的事吗?

    杜克也有点尴尬了,轻轻咳嗽一声,转到正事上:“速度收拾掉玛诺洛斯那家伙,我们跟暗夜精灵的代表汇合,商讨一下怎么解决阿克蒙德吧。”

    说罢,杜克转身离去。

    那边,格罗姆以他闻名于世的肺活量大吼道:“你们这群笨蛋,疯够了吗?疯够了就过来喝下月亮井的井水。部落需要你们有个清醒的脑子!”

    刚刚被魔法阵所震慑,恢复了不少神智但尚未完全清醒的战歌兽人,在他们酋长的呼喝下,一个个乖得像个孙子,屁颠屁颠地跑来喝格罗姆的洗澡水,哦,准确滴说,应该是某人摔过下去之后的月亮井井水。

    当然,向来不怎么讲求卫生的兽人也不在乎这些细节,照喝不误。过惯了蛮荒似的生活,每个兽人的胃部都是一个焚化炉。

    折腾完之后,杜克和部落一众强者再次聚首。

    萨尔开口:“我已经取得了先知的指引,按照残留在格罗姆体内的诅咒,我们可以追溯本源,找到深渊领主玛诺洛斯。只要我们能击杀他!长久以来困扰兽人的嗜血诅咒就可以解除了!”

    谈起这个残暴而疯狂的嗜血诅咒,几乎每一个老一辈兽人皆是脸上变色。

    新一代的兽人或许无法体会,唯有当年第一批喝过恶魔之血的兽人才明白,那种每每午夜梦回就想疯狂杀戮的破坏冲动,是多么可怕。

    破坏!

    杀戮!

    鲜血!

    如同在沙漠里饥渴得快要死的旅人,渴求着水分一样,一切都是那么地疯狂,又那么地觉得自然而然。

    格罗姆就曾在半梦半醒的时候,以为眼前一棵两人合抱的古树是杜克,用他的拳头和爪子,把那棵树砸个粉碎,连树根都一条条撕扯出来,用自己的獠牙将其啃断。

    嗯,在幻境中,他啃断的是杜克的脖子。

    可是,当杜克堂而皇之地站在他面前,又明知道现在不该对杜克动手,而且这个带着淡淡自信微笑的人类男子偏偏又有恩于他时,甭提格罗姆心中有多纠结了。

    不过,该干的活还是要干。

    何况这是要去打破兽人被燃烧军团恶魔遥控的宿命。

    经历了这一次事件,看着那些在恶魔之血影响下轻易陷入疯狂的同胞,萨尔清晰认识到,必须斩断这个诅咒的根源。在这一刻,犹处在命运旋涡中的萨尔并不知道,他原本命中注定会失去格罗姆*地狱咆哮这个部落第一强者……

    “走吧!”杜克长身而起,任由蓝白相间的披风在风中飘扬。

    最终商定的结果,跟原来历史大不相同。

    担心诅咒对上一代兽人的影响,不光普通的部落士兵没有带去,除了格罗姆之外,瓦罗克和布洛克斯也留在了贫瘠之地与灰谷交界处。

    结果深渊领主的讨伐队最终成员为:萨尔、格罗姆、杜克和沃金。

    轻轻握着麦迪文送的血源诅咒感应装置,在格罗姆的视界中,一切都是不同的,世界变成了黑白色,然后一缕本应肉眼无法辨识的血色之雾,如同飘在半空的绸缎轻纱,从遥远的地方一直飘过来,最终维系到他的胸口。

    “跟我来!”格罗姆扛着,朝着那个命运之地,大步前进。

    不管在前方等候他的,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恶魔领主,他知道,他必须去。

    那是他格罗姆*地狱咆哮的义务!

    也是他的宿命!

    非常意外,玛诺洛斯所在的地方居然距离灰谷入口并不是太远,但很隐秘。没有格罗姆带路,或许是本土的暗夜精灵都不一定知道,在山涧流转之间,有这么一个完全不会被外界所影响的小山谷。

    仅仅入了谷口不到五百米,整个地方的画风为之一变。

    不再是灰谷那种郁郁葱葱,鸟语花香。

    而是充满了灰败之色。

    整个天穹也从阳光明媚的上午,陡然进入了天色昏暗的午夜。

    很显然,深渊领主的邪恶魔力正在影响着周遭的空间。

    满眼都是熔岩,在灰黑色的火山灰当中夹杂着数不清从上到下,若明若暗的熔岩溪流。

    高温,高热,满鼻腔都是类似于燃烧平原的硫磺气息,脚下尽是一踩就咯吱咯吱作响的火山灰。

    夹杂了大量邪恶魔力的火元素在半空中无规律地翻滚,浑浊的气息让人作呕。

    别说感知不是太厉害的萨尔和格罗姆,连感知无比敏锐的丛林巨魔英雄沃金,以及有系统精灵帮忙、不停进行全方位扫描的杜克,都无法感知到玛诺洛斯的存在。

    突然,这个炽热的世界里有了光!

    仿佛可以一击把整个世界都劈开的恐怖剑光。

    一把长度超过十五米的双头巨剑从脚下的火山灰里轰然破土而出,轻而易举地偷袭了队伍后方的沃金和杜克。

    一个照面,沃金重伤!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