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3章 我欠你一条命
    “兽人永不为奴”

    震天的咆哮,响彻整个灰败的山谷,把周遭一切尚且不稳的岩屑都震飞起来。?

    格罗姆开始了大步高冲刺。

    心脏泵出来的愤怒燃遍了他整个身体。

    淤积在胸腔的愤懑急需找到地方宣泄。

    潜藏在灵魂深处的不屈意志驱使着他。

    一步,两步,三步……

    千锤百炼的距离感告诉他,够了!

    左腿狠狠地一脚蹬在地上,他绿色的魁梧身躯蓦然以违反引力的气势直窜上高空,高举的有那么一瞬给人一种甚至撑破了灰色天空的恍惚感。

    那不是他一个人的攻击!

    那是兽人对命运的抗争!

    那是整个种族对于未来的无尽渴求!

    双手一挥,斧光已飞起。

    血月升,斧光起。

    从德拉诺的皑皑群山大战戈隆,

    到艾泽拉斯广阔天地血战联盟。

    格罗姆*地狱咆哮凭着一把纵横两界三地十万里。

    从不曾畏惧过谁!

    一斧开天地,何人不识君?

    弯弯的斧,弯弯的斧光。

    开始时宛如一弯血月,忽然间变成了一道跨越时空的飞虹。

    谁都能看得出这一斧毫无变化,谁都能看得见这柄斧头的轨迹。

    然而明明看到,却根本无法抵挡。

    深渊领主玛诺洛斯不是轻灵的人类或者精灵,他是一个体重过1o吨的巨型恶魔,从一开始,他就觉得不妙了。

    作为阿克蒙德的忠犬,作为燃烧军团的先锋军,他破坏了无数个星球,毁灭了无数他眼里的低等种族,纵横宇宙三千年,却从未曾看见如此辉煌的斧光。

    玛诺洛斯也不知道被格罗姆一斧劈中,自己会受到多么可怕的伤害。

    他根本不敢想象下去。

    他咆哮着向天空挥出了巨大的双头巨剑。

    在半空中把格罗姆先劈成两半,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然而大剑的恐怖光华只一闪,却偏了!

    这一刻他才现,竟然是杜克用一不起眼、看似只有辉月级的奥术飞弹,蕴含了曦日级的魔力威能,轻轻打在剑刃的边锋上。

    差之毫厘。

    谬以千里!

    深渊领主的这一剑,险而又险地从格罗姆身侧劈过!

    挥了个空!

    下一个刹那,血色的斧光一闪而没!

    狠狠地劈到他的胸膛上。

    格罗姆的每一分每一毫的力气,他身为战士的每一点每一滴的,全都倾泻到这一击里面。

    而且,这把威力恐怖的传奇武器的锋刃,完美地劈到了深渊领主胸膛上唯一的弱点上。

    那里本来不是弱点。

    被半神器级别的全力砸中之后,也就成为弱点!

    萨尔之前的拼死攻击,绝不是毫无意义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可能!!!”身形庞大的深渊领主,出了生命中最后一声痛苦的咆哮,蕴含在他体内的狂暴恶魔之力开始不受控制地爆!

    那是恍若核爆的骇人光芒!

    象征着彻底的毁灭!

    象征着必然的死亡!

    刚刚回过神来的萨尔,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亦师亦友,名为部下,却更像是守护神的一代部落强者格罗姆*地狱咆哮,愣是被深渊领主临死前最后自爆所绽放出的毁灭光辉所吞噬!

    刚刚用尽全力攻击的格罗姆,根本来不及逃跑。

    “不”

    萨尔刚起来,又再次被爆炸的冲击波所掀翻,脑勺结实地又一次撞到背后的岩石上。

    光芒太强烈了,整个耳鼓都被惊天大爆炸的冲击声响震得麻木,耳边尽是嗡鸣。

    “不!不!不”萨尔无比狼狈地再次挣扎起来,他手脚并用地半爬半蹿冲到刚刚格罗姆被爆炸吞噬的地方。

    然而……

    看到的只是几件残破变形得不成样子的衣甲,萨尔的心,一瞬间沉到了无底深渊当中。

    他突然觉得很冷清,很孤单。

    没错!他有着雄心壮志,一心要把苦难的兽人带离痛苦的悲剧泥潭。

    可是他太年轻了,哪怕他不想承认,他还是渴求着从前辈英雄的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本能地追逐着奥格瑞姆和格罗姆这些前辈英雄的背影。

    从未说过出口,但他真的很崇拜他们!

    现在,奥格瑞姆惨死在阿尔萨斯的剑下,现在又到格罗姆了?

    明明曾经过誓,绝对不会在流泪!

    因为兽人的眼泪,已经流得够多!

    在这一刹那,萨尔还是无法自控地颓然跪下,仰天长嚎。

    “不格罗姆……不”

    原本,这应该是无比悲情的一幕,可惜一个气若游丝的粗重声音打破了这一幕。

    “臭小子,老子还没死,你鬼叫什么?”

    啊?

    萨尔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他粗大的脖子宛若锈死了的转轴,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半天都转不过来。

    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感知,但是,的确有一个兽人在自己背后无比粗重地喘着粗气。

    带着从绝望深渊里爬出来的希冀之心,萨尔终于一步一步地转动着身子,看到了后方十几米开外那两个几乎重叠在一块的身影

    完全不敢相信!

    竟然是杜克扶着身材比他魁梧了不止一圈的格罗姆*地狱咆哮!

    这位战歌氏族的酋长无比狼狈,左手有一处不自然的弯曲,整个前半身的绿色皮肤上慢慢是焦黑的烧伤痕迹。

    但……

    他毕竟是活下来了!

    “格罗姆呃,杜克!?”萨尔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了。

    他实在无法想象,在那个最危急的最后关头,竟然是原本身为死敌的杜克救了他最崇拜的两个偶像之一的地狱咆哮?

    这时候,杜克大叫一声:“你特么重死了!”就一把将格罗姆像丢垃圾一样丢下,还一面嫌弃的样子。

    “你丫的多久没洗澡了!?”

    看着骂骂咧咧的杜克,倒在地上的格罗姆却哈哈大笑:“看在你的份上,以后我有机会一定天天学你们人类去洗澡。”

    好不容易笑完,吼爷突然脸色一黯,一面不忿:“我……似乎这次欠你的是一条命。”

    杜克拍了拍身上的灰土,看着玛诺洛斯如山的尸体,淡淡说了一句:“你可以在海加尔山还我。”

    这不是客气,因为在最新的情报当中,杜克赫然看到了一个本来不该在历史上的海加尔山之战里出现的名字恶魔领主卡扎克!8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