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黑色的梦境
    精灵语,是每一个高阶人类法师绕不开的功课。

    何况为了这次出使,杜克还特地指示罗宁恶补了古精灵语和礼仪。这些东西无论达拉然还是暴风城,都非常贫乏,这不重要,高等精灵那边还是有不少传承留下的。

    罗宁做出了一个从坐船出海到塞拉摩,再转到艾萨拉这两程航路上,就自己练习了不知几千几百次的古礼。

    “你好,尊敬的泰兰德*语风阁下,我是罗宁,来自无尽之海对岸东部王国大陆,是一个由人类、高等精灵、矮人、侏儒等四个种族近十个王国组成的联盟派来的使者。”

    “你好,罗宁先生。”

    看得出来,泰兰德对罗宁竟然苦练了暗夜精灵礼节是很满意的。

    无在乎正统或者标准,对于一个冒然被通知要出访的临时使者,能锻炼到这个地步,的确说明是真的用心了。

    原本,应该一切都很完美才对,接下来宾主尽欢什么的。

    可下一刹那,泰兰德似乎看到了什么。她好似有点不确定,杏眼圆睁之后,再次凝神看向罗宁的胸口。

    准确地说,泰兰德是看向罗宁胸口的马库斯家族徽记。要知道,从外交的角度上看,如此死死盯着人家的某一个东西看个不停,这是相当失礼的一件事。

    但泰兰德就是无法自控,甚至喃喃自语:“不可能!那么久以前……”

    罗宁一面尴尬:“尊敬的语风阁下,请问,我的徽章有什么问题吗?事实上,这是我师父马库斯的徽记。”

    “马库斯,不对……”泰兰德微微一欠身:“抱歉,让我想起一点上古时期的旧事。你师父传承给你的徽章很像我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熟人的东西。”

    “哦,这样啊。”罗宁只能顺着往下说。

    泰兰德似乎非常在意,因为精灵的眉毛都相当颀长,所以只要眉宇间的肌肉稍一抖动,变化就会非常明显。

    “我可以冒昧问一下,你……师父的传承有多少年了?有一万年吗?”

    这个问题非常奇怪,罗宁也是非常突兀。关于杜克师父的传承,罗宁也是一面懵逼的,只知道杜克亲口承认的师父就只有一个百手死神获加。问题是获加师公已经近十五年没出现过了。

    如果泰兰德问的是有没有一百年,罗宁绝对不敢乱回答。

    但一万年……

    罗宁笑了:“很抱歉,人类并没有暗夜精灵这样悠远的历史。人类真正出现王国和比较系统的文明,那是两千八百年前,索拉丁大帝统一人类各氏族的时候。在更早之前,人类都是比较原始的氏族。有史记载的人类文明,最久远也只能追溯到四千年前。一万年什么的,实在是不可能。”

    “这样啊!”泰兰德精致的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失望,随即,她恢复了身为月之女神大祭司的恬静风范:“再次抱歉,扯远了。请问联盟的使者,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

    “为了燃烧军团即将对卡利姆多大陆,乃至对圣山海加尔的世界树诺达希尔的入侵,特地向暗夜精灵一族发出预警消息。”

    说罢,罗宁摊开手掌,在那个可以记录现实影像的水晶里,投影出来的,是阿克蒙德降临艾泽拉斯,直接就毁灭了达拉然的那一幕。

    泰兰德神色一凛,一双杏眼中,代表月亮女神艾露恩的蓝色光辉在高速汇聚,几乎填满了眼眶中所有的地方。只有冒着那神圣的光辉强行看过去,才能看到被眼白包围的瞳子就像一颗偏蔚蓝色的琉璃珠子。

    “果然,梦境中预见的都是真的。”泰兰德的声音更像是呢喃。

    她想起了最近一个月来,频繁出现在她梦境里的噩梦场景。

    以往只要她睡着,一入梦,她的灵魂就会在艾露恩的祝福下飘然欲仙地飞到天空上。可是最近,她发现自己的灵魂无法摆脱大地的束缚,只能够在云层下徘徊。

    她越往下飞,越靠近月之女神宫殿,视界里出现的可怖场景就变得越来越多。

    海加尔山看得愈发清楚了,世界树诺达希尔如此,永恒之井也是一样。

    只见恍若大湖的井里,黑水疯狂地旋转,彩色的湖水从河底翻卷出来,异常恐怖。伴随着湖面掀起的巨浪拍打到岸上,永恒之井井水里所含有的强大魔法能量逸散四周。

    湖水翻滚就像沸水一样。

    数不清的暗夜精灵祭司和德鲁伊匍匐在井边祈祷着。

    然而越是祈祷永恒之井的宽恕,它就越是变本加厉。天空中,暴雨如注,雷电齐鸣。那些靠近永恒之井的精美房子眼看就要被湖水冲走了。

    为什么会这样?

    永恒之井到底发生了什么?在迷糊的梦境里,泰兰德不止一次感到奇怪与惊惧。

    转头望向海加尔山外面,天色已经和海加尔山的黑夜一样漆黑一片了。

    不!是更加漆黑。

    那种粘稠的浓墨色调,只会让泰兰德联想到不详。

    这真的很反常,而且肯定有危险。

    族里的哨兵在干什么呢?

    她的灵魂飞过海加尔山的山道上,看到把守要道的卫兵们一脸默然,根本看不到她的存在。

    又或者说,这只是她单纯的梦境?

    她飘到山顶建筑群的外围,正想出去看个究竟,原本以为能轻松通过包裹在山巅上的魔法屏障,却碰到了障碍。

    有谁已经在围绕海加尔山的地方释放了非常复杂且强大的魔法咒符,阻挡了她感知的延伸,也阻挡了她探究外界的一切。

    这让她感觉自己是一只在蛋壳里等待出生的雏鸟,却丝毫不知道外界到底是有凶狠的掠食性野兽要把她砸碎毁灭,还是打破蛋壳将她拖出去吞噬掉。

    这种未知的恐怖让她非常不安。

    然而她却没办法穿透这种诡秘而邪恶的魔法。

    每次她想尝试,都会感受到意想不到的一丝疼痛。她没有办法叫出声来。这痛苦不是叫几声就能解决问题的。

    每一次,梦境到了这里,所有的影像都会就这样消失掉。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已经重新身处月之女神殿里那个纯净无暇的世界中。她是月之女神的大祭司,也是整个暗夜精灵族的领袖,哪怕在梦中有着不详的预见。

    仅凭这些并无法让她做出更大的动作,直到她看到了阿克蒙德的影像……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