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泰兰德的恍惚
    “啊!”泰兰德一声轻呼,曾无数次断掉的梦境,在看到阿克蒙德的影像后,终于连成一片。

    泰兰德身体猛烈摇晃,脑海里接踵而来就是一阵恍惚。

    死亡!

    暴力!

    火焰!

    破坏——

    毁灭——

    那份充满了残暴的恐怖,仿佛跨越了万年的岁月,从上古的时空中穿越过来,这股神秘的力量似乎要把梦里的她,撕成无数片然后再四散到整座海加尔山峰上。

    她的灵魂感到一阵阵连绵不断的撕裂痛苦。

    就在这可怕的混乱中,她仿佛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泰兰德——没事的——醒醒吧一一泰兰德——你必须要履行你守护世界的职责!”

    这不是月之女神艾露恩那轻柔的女音,也不是塞纳留斯那深沉而和缓的男音,她隐隐约约认得这个年轻的男音,这是一个让她潜意识里非常依赖的声音,就像大海汪洋里的溺水者很依赖那一根小小浮木一样。

    泰兰德感觉到,有一股来自命运女神的指引,正在引领她去到正确的方向。

    随着时间流逝,又或者是那几声呼唤,燃烧军团在梦境里给她带来的痛苦缓解了些,她感到自己已经筋疲力尽。不,这不是凡躯肉身上的疲劳,这是灵魂层面上的疲累。

    身体仿佛想继续在梦境的世界里漂流,而灵魂再也不用归附身体。但如果这么做,自己或许就会没命,所以她必须顶住。

    慢慢地能感到自己的呼吸了,随着灵魂痛苦慢慢减少,月之女神的声音愈发清晰,她若有若无地听到了神殿中终年回响的女祭司们的祈祷声,泰兰德感觉自己又重新恢复到了**状态。

    她的灵魂如同急匆匆地穿过一层迷蒙的水雾……

    眼前景象一阵扭曲之后,她的意识再次回到眼前。

    她马上意识到,从她看到阿克蒙德的影像,再刺激了埋藏于她心底的梦境相融合,到她差点站不稳要摔倒,再到身后的守卫紧张地扑上来,两个想搀扶她,两个对罗宁怒目相向,发生了这么多事前后仅仅经过了一秒钟而已。

    “等等!跟使者无关!”泰兰德慌忙制止守卫可能的无礼举动。

    “语风大人……”一个女祭司满面紧张地问道。

    泰兰德摆摆手:“不,我没事,只是这几位联盟的使者终于带来了燃烧军团彻底入侵艾泽拉斯的证据,跟我前阵子一直在做的噩梦联系到一块,冲击了我的精神。”

    女祭司顿时明白了。

    身为女神艾露恩的选民,泰兰德可以轻易看破虚妄。如果罗宁带来的是捏造的东西,那么等待罗宁的,必定是整个暗夜精灵族的怒火。

    阿克蒙德毁灭达拉然的影像,自然是杜克在调用安东尼达斯的法师塔时截取的片段,真实性毋庸置疑。

    那么事情就简单多了。

    泰兰德直起身子,对罗宁等人深深一鞠躬:“感谢你们不远万里,为暗夜精灵族带来这个很可能关乎整个世界所有智慧生灵生死存亡的重要消息。我现在急需得到艾露恩的指引,请几位使者休息一天,明天我会率领暗夜精灵族高层正式接见你们,请耐心等待。”

    “这个没问题。”罗宁就是一喜。

    说罢,泰兰德匆匆吩咐自己的副手几句话,让手下好好招待罗宁,然后自己径自去到艾露恩神殿的深处。

    在大祭司专用的祈祷大厅里,泰兰德轻柔地褪下身上所有衣衫,迈进那个有着艾露恩女神像的晶莹池子里,任由女神像手中宝瓶倾泻而出的圣水浇湿自己全身,让自己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开始与女神的沟通。

    被一个女祭司带到海加尔山一处应该算是国宾馆的房子里,罗宁一行总算松了一口气。

    一路走来太不容易了。

    因为时间尚早,来的时候塞拉摩尚未成型,也没有魔法传送门,他们不得不坐船跨越无尽之海。

    跨海的那支船队并不大,只有七条船,导致引来了一个中型娜迦氏族的窥觑。

    他们打过娜迦,杀过鱼人,甚至怼过一条触须都十几米长的大章鱼。

    来到塞拉摩补给后,一路还凑合,只是在艾萨拉登陆之后,几乎是一路杀过来的。半路上都不知杀了多少娜迦和那种名为萨特的人形恶魔。

    从艾萨拉往西进入灰谷之后,又中了一次暗夜精灵多达200人的大埋伏,幸好他们勉强会暗夜精灵语,这才逃过一劫。

    要知道,在第一箭时,罗宁一行完全没预料到那一箭的来势。虽然是警示的一箭,但直到罗宁的护身魔法盾被打爆,他们才惊惧地反应过来。

    幸好,虚惊一场。

    在充满紫色和绿色基调的国宾馆里,罗宁惬意地从二楼的阳台凝望着窗外满眼的绿色,不由道:“真和平。好希望这份和平能永远持续下去,只可惜,我们是来报告噩耗的。”

    莉拉丝稍微抬抬头,马上低头埋首于自己的活儿,她用游侠特制的汁液,在保养着自己的弓弦。

    旁边不远的莉亚德琳也是差不多。本来这位血精灵圣骑士首领是抽不开身的,但考虑到海加尔山打的是天灾军团和恶魔部队,杜克还是打发她来打个前哨。

    回应罗宁的只有布里奇特*阿比迪斯。

    “没有我们的奋战,就不会有子孙的和平,我父亲一直是这样告诉我的。”布里奇特下意识地拢了拢自己稍长的头发。

    罗宁有点意外:“哦,没想到你还有生儿育女的打算。”

    布里奇特脸色一红,然后有点儿愠怒:“别看我这样,我可是有着更为女性化的别名——布丽姬特的。而且我父亲老早就勒令我,在二十五岁之前必须结婚生小孩,有了孩子之后,才允许我重新从军。”

    罗宁无言以对。

    没想到,大将军阿比迪斯竟然还有这样慈父的一面。

    他们正在聊天,并不知道,在同一时刻,完成了跟艾露恩女神祈祷的泰兰德*语风,在偏殿接见了‘先知’麦迪文。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