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3章 膝盖中了一箭
    蓦然回首,不知不觉,好多应该早早战死的人,都被杜克保下来了。

    没有杜克,图拉扬应该在第二次黑暗之门后反攻德拉诺,随着大爆炸而失踪。十之八*九是挂了。

    如果没有把卡莉娅藏起来,那么完全对人生失去希望的卡莉娅就会在洛丹伦城破之后选择隐居。一盘散沙的洛丹伦人会各自为战,谱写出一步步悲戚感人的死亡战歌:

    疯狂的血色十字军会诞生。

    赛丹*达索汉会被恐惧魔王夺取身体,祸害四方。

    阿比迪斯会惨烈地在壁炉谷战死。

    而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更为悲惨,他会被自己的儿子雷诺所害。受到假扮为赛丹*达索汉的恐惧魔王的蛊惑,雷诺欺骗了他的父亲,让老莫格莱尼陷入了天灾军团的陷阱,最终力尽。雷诺捡起弑杀了他的亲生父亲。

    虽然雷诺的堕落也有老莫格莱尼埋下的祸根,但古往今来,弑父什么的永远都属于最深最深的悲哀。

    还有身边的希女王,在历史的这个时间节点上,她已经是死亡女妖了,像条狗一样被阿尔萨斯束缚着,而不是依然能有明艳的肌肤和爽朗中带着傲然的表情,在自己身边活蹦乱跳。

    想起这次搞不好就要灭世,杜克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心中暗暗发狠——你丫的,阿克蒙德,你必须死!

    杜克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压力山大样子,被两位女王同时看到了。

    吉安娜眼睛一转,正想到什么的时候,却瞥到了自己胸甲上别着的礼花。

    对!那是葬礼用的白色小礼花。

    她故意别在那里,就是要提醒自己,父王和兄长的仇。

    用力抿了一下嘴唇,在希尔瓦娜斯跟上杜克的时候,吉安娜终究是慢了半步。

    但……

    她不后悔。

    此时此刻的海加尔山,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的战前工地。

    在山脚下,围观的精灵肉疼地看着粗鲁的兽人苦工用力地砍伐着一棵棵百年巨木,把粗大的树身作为一个个巨大碉堡的支柱,把稍微细小的枝干削尖了,倒插在地上朝向山下作为鹿角。

    一座座极具兽人风格的箭塔拔地而起,身材更高大,也更修长的巨魔灵巧地爬了上去。他们把拿自地精的大块铁皮塞到箭塔靠外的方向,作为掩护自己的挡板,然后又把一支支人类提供投枪很好地排到自己顺手的位置上。精钢做的枪头,在黄昏中泛着熠熠光芒。

    在山口,两翼广阔的地面被一条条木桩和粗大的绳子围起来,上面插上了各种语言做成的标志,甚至有画得很潦草的地精图像。

    格罗姆提着他的爱斧,嘀咕着:“萨尔,我一点都不相信那群小矮子。虽然他们的皮肤也是绿色的,但看看吧,从中午开始,那群白痴已经把自己人给炸飞了十几个。”

    萨尔拍了拍这位险死还生的前辈的肩膀:“格罗姆。第一,死的不是兽人,也不是巨魔和牛头人。第二,他们自己都不怕死,难道我们还要替他们担心……”

    这边萨尔还没说完,那边突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至少半打的地精被炸飞到天上,然后分解成绿色红色相间的零件,均匀地散落在方圆百米的土地上。

    然后在附近的地精们纷纷o起嘴巴,如同看烟花一样看着自己的同伴作死成功,甚至个别还吹起了口哨。

    不用兽人这边指责,一个坐在三人高的厚实铁皮机器人上面的地精,直接端起铁皮喇叭破口大骂,数百米半径范围内都能听到他尖锐且难听的嗓音。

    “法兰克!我说过!不要让那群白痴跑到之前埋雷的地方!还有——我再重复一遍,不要在埋雷的时候吃雪茄!!”

    下面的地精们用疑惑中带着逗逼的表情看着他们的老大。

    那个地精发飙了:“混账!还有谁敢不听我说话!全部扣一半工钱!”

    这一次,下面那群地精突然全部像被鞭子狠狠地抽了一鞭似的,全都如临大敌般听命了。

    那边,格罗姆一拍脑门,那表情分明就是告诉萨尔——你看!

    萨尔也忍不住龇了龇牙,不过他话锋一转:“不过……假如这个世界还有未来的话,我会考虑拉地精进来部落。”

    “啊!?”连格罗姆这么大胆的人,都忍不住低声惊呼。

    萨尔从身边的箱子拿出两把斧头来。

    一把是无比粗糙,用尖锐石头和粗树枝绑成的石制斧头。

    一把是斧刃上散发着冰冷寒光,一看就知道是杀器的钢制斧头。

    “一把是我们现在能做的,一把是人类刚刚给我们的。我想说什么,你明白的。”

    格罗姆沉默了。

    兽人在锻造和冶金领域的落后,他是最清楚的。在提瑞斯法林地苟活的那十几年里,一把黑铁矮人锻造的斧头,哪怕已经崩了不知多少个口子,依然是兽人士兵眼里的宝贝。

    最夸张的是一把斧头换了足足十五个主人,都不曾被淘汰。

    为什么?

    相比起那些被人类一劈就碎的石斧石锤,当然还是结实的矮人产品更值得信赖。

    说到底,这不就是科技的落后?文明的落后?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必然的!

    沃金走上来,用一句话打消了格罗姆最后的奢望:“巨魔用了八千年去证明,用血肉去对抗更高等的文明会有何等可悲的结局。你们十四年前肆虐的洛丹伦大陆,你们毁灭的那些人类王国的首都,全都曾经是阿曼尼巨魔帝国的领土。”

    格罗姆不再提反对意见了。

    萨尔为这事定下调子了:“那些事情,以后再说。现在燃烧军团才是我们的真正大敌。我们此刻不是为联盟而战,而是为部落的生死存亡而战。既然杜克*马库斯待我们以诚,我们必定回报以勇士之礼。”

    “明白!”数位部落高层齐声回答。

    只是,看着那些聒噪的地精,萨尔若有所思。

    夜深了,山脚的部落和山腰的联盟依然在灯火下彻夜备战。

    杜克突然收到了希尔瓦娜斯的紧急召唤。

    “二姐有急事!快来!”莉拉丝是一面紧张地通知杜克。

    谁知道,刚进了希女王的营帐,杜克的膝盖就中了一箭。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