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4章 来人!护驾!
    当杜克掀起营帐的帘子进去时,被里面的黑不溜秋吓了一跳,然后就中箭了。在中箭的瞬间,杜克很蛋疼地想起了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

    “我曾经是个屠龙英雄,直到我的膝盖中了一箭。”

    好吧,那些都是无关重要的东西。

    关键是,杜克完全搞不懂,为毛希女王要用箭射他。

    在进营帐之前,系统精灵帮他扫描过,在营帐里的确只有希女王一个。

    搞什么鬼?

    还是我犯了什么大错?

    希女王终于看不惯我开后宫,然后要谋杀亲夫了吗?

    这是传说中的柴刀杀夫的悲剧结局吗?

    满腹的疑问,伴随着从膝盖迅速扩散的麻痹,让杜克几乎抓狂。

    强烈的麻痹使杜克几乎当场软倒摔下去。

    下一秒,杜克蓦然发现自己埋首于一对充满弹力的海加尔山峰之中。

    呃,这是……

    杜克听到了希女王的声音:“抱歉哦,我在破魔箭上用了强力麻药。不过没关系,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的。”

    不知为何,杜克突然想起。原本历史上,成为死亡女妖的希女王,在耐奥祖的控制减弱之后,就是靠涂了强力毒药的箭矢射中阿尔萨斯,差点把阿尔萨斯都彻底干掉。

    见鬼!

    我怎么忘记了,希姐姐可是用毒高手啊!

    话说,小爷我犯了什么事?

    居然要用少说价值过千金币的破魔箭对付我!?

    杜克有种哗了狗的错觉。

    他很想破口大骂,但是……被海加尔山峰夹着脸的感觉……很棒啊!

    不不不!

    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希女王到底要干什么?

    杜克很想张开口,但他发现自己全身都麻痹了,连说话都说不了。

    “放心,我怎可能害你。万一大姐和三妹回来,不扒了我的皮才怪。”希女王一边笑着,一边把杜克拖死狗一样拖到床上。

    周遭一片漆黑,手脚麻痹,杜克通过系统精灵扫描发现,希女王扒掉了他的法师袍,正把他大字型捆在床上,如同进行杜某人穿越之前生物课的青蛙解剖……

    黑暗中,一抹寒光亮起。

    杜克头皮就是一阵发麻,他化了灰都认得:那是穿越前无数艾泽拉斯玩家都耍过的,把亿亿万万只凶残怪物剥皮拆骨化为渣渣,连比斯巨兽和龙族都不放过,玩家们换了n把武器都不会换的绝世武器——!

    在杜克脑海里有那么一瞬浮现出来的,是自己被剥了皮惨死的场面。

    不好!

    来人!护驾!

    有刁民要害朕!

    只见一阵刀光闪过,希女王无比娴熟地用剥皮小刀帮杜克打。

    然后,烛光亮起。

    在摇曳的烛光当中,杜克看到了带着女王头冠,全身却只穿着一件的希尔瓦娜斯。

    洞察法袍啊,可是被誉为跟裸穿大露背毛衣同一级别的处男杀手啊!

    看得杜克鼻血都快出来了。

    在此时此刻!

    杜克只想说,你一个游侠(猎人)居然抢布甲!你这特么就是犯规!

    好吧,人家堂堂辛多雷女王穿成这样子给自己饱眼福,杜克忽然有种死而无憾的恍惚感。

    希女王侧着头,脸红红的。

    “本来……我不想开启这个‘狩猎仪式’的。之前一直想着,你就是我的猎物,谁都抢不走。”说到这里,希尔瓦娜斯叹了口气:“谁想到会跑出个阿克蒙德……好吧,我只能便宜你了。”

    呃!

    希女王居高临下地跨坐着,细长的手指头伸出来点在杜克的胸膛上,现出一个美妙的弧度。

    她无比霸气地做出宣言:“我以辛多雷女王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名义宣布!你杜克*马库斯——今生今世都会是我的猎物!你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谁都无法抢走你!直到世界的尽头……”

    说罢,轻轻滴下一滴解除麻痹的药水到杜克嘴里,希女王俯身而下,用她的烈焰红唇享用自己的猎物了。

    面对欺凌和压迫,杜克神剑奋起反抗。

    它倔强地迎击着,企图刺穿黑暗的吞噬!

    终于剑光电射而出,把残酷的女王吓得花容失色!

    希女王更失策的还在后头,她并不知道,杜克不一定要身体的肌肉来控制自己身体的活动,他用魔法回路驱使身躯,同样没问题。

    杜某人展开了绝地大反击!

    他出剑了!

    杜克神剑惊天下!

    一剑光寒十九洲!

    杜克用铁一般的事实告诉希女王——玩火者定必**,耍剑者必被剑伤。

    我管你是高高在上的女王。

    还是我家奥蕾莉亚的亲妹!

    杀无赦!

    你看!

    一剑下去,鲜血四溅!

    中剑的女王,如同被箭矢射中的天鹅,高高昂起脖子,发出一声惨叫。

    “杜克!你这混蛋——”希尔瓦娜斯破口大骂。

    “来来来!让我们战个痛!”杜克战意昂扬。

    狂战士杜克发动神剑突刺999连击!

    直接把希女王送了上天国!

    晨曦初露,希女王紧紧拥着杜克,颀长挺翘的睫毛上犹自挂着泪珠。

    两人几乎不分先后地醒来。

    四目对忘,有着道不尽的深情,数不清的苦涩。

    如果侦查船的报告没有错,海加尔山之战的前哨战,今天早上就会打响。

    没多少时间了。

    “唉!”两人同时轻轻叹息,又同时沉默。

    没有言语,杜克起来了。

    明明是地位高贵的女王,希尔瓦娜斯却好似一个温柔贤惠的农家女子服侍着自己的丈夫一样,亲手为杜克穿上衬衣等衣服。

    杜克注意到,这件崭新衬衣有着堪称是侮辱精灵服装师的拙劣手工,但衬衣却无比合身。

    杜克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谢谢。”

    希尔瓦娜斯的眼眶里顿时被泪水所充盈:“不许你弄坏这件衣服。”

    对!

    衣服都没坏,人自然也会没事。

    杜克脸上的笑容更盛了,扬了扬手中一块像鸡腿的木质仗头:“区区一个阿克蒙德,奈何不了我。我可是将来要拿这把神器法杖的男人!”

    不知不觉,希尔瓦娜斯的眼神痴了。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