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8章 一斧头收工
    恶魔卫士潮水般从深渊领主身边冲过,跟在大部队后面的中阶巫妖联手施法,撑起一个战场魔法。

    那是一个方圆近千米的巨大冰霜罩子,轰然落下的炮弹在半空中已经被带着黑色的寒冰气息所消融,根本无法落到恶魔卫士身上。

    “哈哈哈!看到了吗?卑微的生物们!好像你们这样孱弱的生物,连加入燃烧军团的资格都不会有。你们再怎么反抗挣扎都是徒劳的,你们的唯一下场只会跟这座塔楼一样,被彻底毁灭!哈哈哈哈!”

    深渊领主阿兹加洛说的并不是什么通用语兽人语,但那种恶魔特有的、可以直接进入灵魂的话语。恶毒的字句就这样毫无障碍地冲入每一个联军将士的心灵当中。

    “切!”

    每一个联军强者脸上都写满了不忿。

    站在城墙最前方的,不是酋长就是女王什么的,被一只颜值突破下限的大恶魔如此羞辱,哪怕是泥人都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冠绝一方的强者?

    吉安娜霸气侧漏地向前伸出大拇指,下一秒,皓白的手腕一番,拇指向下!

    在这位新登基的库尔提拉斯女王口中,只跳出四个冰冷的字。

    “干掉他们!”

    一时间,并列于城墙前沿的五位辉月级**师,身上同时绽放出肉眼可见的强烈魔法波动。

    罗宁正中、索兰莉安居左、卡波尼娅站右,在他们三个附近,凝结到浓汤一般的奥术能量在整座箭塔上翻滚起伏。

    他们三人身后,吉安娜和凯尔萨斯缓缓升起。

    吉安娜脚下,是逐渐长高、比钢铁还要坚硬的冰柱子。

    凯尔萨斯则凌空悬浮于一团翻腾不惜的火凤旋柱上。

    当下面紫蓝色的奥术光辉达到最顶峰时,三位奥术大师同时平推出双手,环绕在他们身周,浓烈得几乎化作固体的奥术能量轰然射出。

    “去!”吉安娜是满怒娇喝。

    “杀!”凯尔萨斯杀气迸发。

    当庞大到足以让一个整编的天空法师团都为之黯然失色的冰霜与火焰魔力,同时汇聚到那团沛然莫敌的奥术能量当中时……

    一个破坏力无比夸张的战争魔法完成了——

    !

    不存在于任何单人魔法的列表当中,哪怕晨星法师都不可能有那个控制力玩得转,唯有辉月级巅峰的强者,才能让三种截然不同的庞大魔力,完美地糅合在一起,化作眼前无比恐怖的战争魔法。

    澎湃得仿如江河倾泻的黄白蓝三色元素,轻而易举地掀翻了第二堵城墙前所有站立着的存在。

    不管你是纵横宇宙的燃烧军团精锐,还是肆虐群星的深渊领主,在这种曦日法师都未必打得出来的大招面前,全部都要给我滚。

    饶是深渊领主阿兹加洛骨子里灌满了嚣张,都不敢张开双臂硬吃这一击。他不得不双臂交叉,用自己的巨大重剑挡在自己面前。

    “嘭——”

    夹着一种比滔天巨浪拍打在岸边礁石惊人一百倍的气势,轻易消灭了阿兹加洛身边所有的侍卫。

    连体重以吨位单位的深渊领主,都不得不连同第一堵城墙一起被轰飞出百米开外。

    五位辉月**师的魔法回路中空空如也,但他们随风飘扬猎猎作响的披风,配上他们充满自豪的面容,谁都知道——

    他们爽歪了!

    对!

    这就是魔法的凶威!

    一击消灭数百个精锐恶魔守卫和巫妖,只要海加尔山最终胜利,在人类和精灵的魔法史上必定会留下属于他们五人的浓重一笔。

    “混账!混账!混账!区区渣滓,居然胆敢把我阿兹加洛大人打飞!?不可饶恕!”刚刚从碎石堆里爬出来,盔甲尚算完整的阿兹加洛,身上各处明晰地写着‘狼狈’二字。

    大感丢脸的他,不管不顾,提着巨大的双头重剑,如一辆高速奔腾的火车,全力冲向第二堵城墙。

    他要以自己那凡人难以想象的巨力,直接打爆这些小虫子引以为豪的防线,将他们一个个砍碎在重剑之下!

    突然间,一个身材只有他一半高的土黄色身影挡在了他面前。

    “哈哈!不自量力!去死吧!”挟着高速狂奔的惊世冲击力,阿兹加洛发动了重剑突刺。

    在他想象中,哪怕那是一座山都会被他撞碎,好像那种矮小的可怜虫绝对会被一剑撞个粉碎。

    他——失算了!

    尺寸丝毫不比他的双头巨剑小的木质图腾柱,迸发出他所无法理解的绿色自然光辉,在牛头人的天生神力加注下,图腾柱与重剑星辰撞击般的对碰,最终结果竟然是——

    平手!

    挡住他的凯恩*血蹄固然向后打了几个踉跄,坚实的大地都无法承受这恐怖的冲击,强有力的牛蹄硬生生蹬出一叠叠的石头波浪。

    阿兹加洛也不好过,每条腿都噔噔噔后退三大步,最终四条短腿无法承受他夸张的体重,轰然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不是结束。

    就在坐倒前的一刹那,狂怒的深渊领主向凯恩投掷出自己那把可怕的重剑。

    远处,萨尔吓到心脏都快突破肋骨的禁锢飞出胸膛了。

    硬扛之后还在脱力状态的凯恩瞪大了牛眼,绝望地看着那把势大力沉的重剑插向他的胸膛。

    根本躲不过!

    谁都可以想象到,下一瞬,联军开战以来地位最高的战死者将会诞生。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一把宽阔如门板的金色大剑冲天而降。

    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无比华丽地一个跳斩,直接把深渊领主的重剑硬生生磕得偏移了一点点。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双头巨剑就这么在凯恩的脖子旁边擦过,削走了凯恩半脖子的鬃毛。

    看似凯恩一脖子血,明眼人都知道,凯恩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干得好!”

    又一个华丽的身影高高跃到半空之中。

    狂暴的猩红色斧头划出一道最惊艳的弧线,跨越三十米的空间,愣是一招劈中了阿兹加洛的脑袋。

    以深渊领主轰然倒下时掀起的烟尘为背景,是某个名为格罗姆*地狱咆哮的兽人英雄逼格满满的身影。

    “我说过,什么深渊领主就是我一斧头的事!”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