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2章 你累了吗?
    士兵在战场上最怕什么?

    第一怕的就是猪队友。

    俗话说得好“不怕神一样的boss,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其实在猪队友之上还有一种鬼畜的存在,叫做坑死人不偿命的老大。

    如果是队友猪,你靠自己超神,或许还有救。

    若是上司脑残逼着你去死,那真是不用救了,直接写遗书吧。

    将乃兵之胆,说的就是孬种的将军必定有一群渣渣兵。

    很少有人知道,其实还有一句“帅乃将之魂。”

    将领什么的,说到底只是战略的执行者。

    战略的失败才是最可怕的。

    在苦苦挨打,连将领们都束手无策之际,如果连最高统帅都特么不知道要怎办,你叫下面的士兵怎能有勇气杀敌?

    现在,杜克传遍四方、简直是狂妄的笑容,听在士兵的耳朵里,不是惊吓,而是天籁一般。

    “然而我杜克已经看穿了一切。”这句嚣张至极的话,被心中已经开始惶恐不安的士兵听到,无异于一颗大号的定心丸。

    对啊!战无不胜的联盟统帅马库斯大人已经找到克敌制胜的方法了。那我们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越是这种时候,杜克曾经闯出的名声越是能发挥超乎想象的作用。

    不用军官提醒,老兵们已经自动想起杜克过往的种种辉煌战绩。

    从第一次黑暗之门大战开始,杜克每一场大战,哪怕是输,都是虽败犹荣。

    他丢过暴风城不假,但一把火烧了十万兽人,还让洛萨拿了兽人第一代大酋长黑手的脑袋。

    面对部落的狂攻,他败过,退过,无奈过,但杜克他仿佛就是人类强韧意志的化身,通过不断联合可以联合的势力,哪怕一度节节败退,转战万里,他依然率领着联盟越打越强,最终成功翻盘击败了兽人。

    这一次亦是如此。

    天灾军团的死亡阴影一度笼罩在大半个洛丹伦大陆的上空,然而又是杜克一个王者归来,率领大家掀起反攻的狂潮。现在洛丹伦的沦陷区只剩下一个提瑞斯法林地。

    除了银松森林还遍布狼人之外,洛丹伦大陆上,大部分沦陷区已经光复。

    对!没错!

    只要率领我们的是杜克*马库斯大人,我们必定会走向胜利!

    突然,远处有一个断了胳膊的伤兵挣扎着跑过来,单膝跪倒在杜克面前,激动地问道:“马库斯统帅阁下!你已经找到胜利的方法了吗?”

    看着那士兵肩膀上包着的绷带依然在渗血,杜克不由鼻子一酸:“是的,等会儿我们就会把那两个大恶魔的脑袋给你们当桌子。”

    “感谢你!阁下!”那个士兵重重就是一个磕头。

    杜克的豪言迅速传开了。

    “我们最终会胜利吗?”

    “会的!我们一定会胜利!”

    “阁下请保重,我还想在凯旋仪式上让您为我颁奖!”

    “会的!一定会的!”

    聚拢在杜克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多,连原本几乎无法下床的重伤员,都在战友的搀扶下坐起来。

    不光是联盟的士兵,连部落的勇士在听到翻译之后,他们也嗷嗷大叫,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刀枪如林,军心如岳!

    万万个声音在呐喊,在呼唤,然后汇聚如一,化作一个直上云霄的震撼声浪。

    “胜利!”

    “胜利!胜利!”

    “胜利!胜利!胜利!”

    对!

    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我们从来都坚信着!

    此时此刻,在前方战场。

    这里位于山腰开阔地的入口处,一旦突破了这里,前面就是一马平川,除了联盟自己建的碉堡之外,再也无险可守。虽然从山腰上山顶的窄道上正在开始修城墙,偏生谁都知道,对付这种级别的大恶魔,城墙真心没个卵用。

    联军里的凡人士兵,不得不苦逼地冒着生命危险,趁着那两个大茧还没爆开之前,从茧旁边冲上去,支援前面山道城墙的友军。为的就是阻拦住燃烧军团的杂兵,不让杂兵影响联军的强者围杀这两个恶魔领主。

    莫格莱尼很累,他拄着沉重的,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身上的金色盔甲已经烂了三分之一,看上去更像个乞丐。

    格罗姆那把著名的就抛在他身前的地面上,无比健壮的他此刻浑身都是汗,仿佛虚脱了一样坐在地上。

    最惨烈的是牛头人酋长凯恩,因为他的体型是最巨大的,他生命力最强,受的伤害也最多。现在的凯恩看起来简直是一头汗血宝牛,浑身大大小小伤口少说上百处,全部毛发都被血汗染成了红色。

    鲜血,仿佛在趁机逃亡。

    莉亚德琳正在用尽吃奶的力气帮他恢复伤势,和不要钱地往牛头酋长身上扔。

    就在每个强者都垂头丧气,绝望地喘息,企图延缓最终时刻到来的时候,山上的声浪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那是……”沃金蓦然回头,眼光中充满了不解。

    “哈哈!”莫格莱尼哈哈一笑:“除了他,还能有谁?”

    萨尔脸上充满了苦笑:“虽然不想承认,但只能靠他了。”

    这一刻,不论是联盟还是部落的强者,心中想起的,是同一个名字。

    萨尔暗暗握紧了拳头——杜克早生了他十五年。杜克辉煌的年代,他萨尔还没出生。当他成长之后,杜克的辉煌还在继续。那我萨尔将来一定要努力建设部落,让部落彻底压过联盟!创下只属于我萨尔的辉煌!

    没多久!

    在一群将士的簇拥下,杜克来了。

    杜克笑眯眯地来到正在喘气的格罗姆身边。

    “格罗姆,你累了吗?”好似是关心询问,实则是激将。

    格罗姆哪里是能受激的好脾气?

    当场一声冷哼,指着卡扎克的巨茧:“哼!这样的家伙,我还可以杀十次!”

    杜克拍拍格罗姆那爆炸性的绿色肌肉:“不用你杀十次,只要再杀多一次,就能完事。”

    “真的!?”格罗姆双眸中爆发出凌厉的神光。

    “呵!至少我们现在还是盟友。我杜克——从不骗盟友!”杜克字字铿锵有力。

    “嘿嘿!”格罗姆再次站了起来。如果刚才的他还是一只疲惫欲死的野兽,那么现在他已然化身最最凶暴的狂战士,整个人浑身上下无一不充满了浓烈的战意。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