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0章 我不后悔
    杜克也不怪暗夜精灵有自己的想法。

    这年头连创世泰坦都有私心,一样会变坏,会堕落。

    你看,萨格拉斯他老人家不就学坏了?直接自己跑出来开帮立派了吗?

    本着求同存异之心,杜克是非常有诚意拉暗夜精灵这个命该如此的联盟份子,跳入联盟这个水深火热的大坑,哦,是在杜克控制下的伟大的团结友爱大家庭当中。

    突然想起什么的杜克,立刻提醒泰兰德:“不不不,凡人的战力已经没用了。我们已经消灭了燃烧军团这次侵攻部队除阿克蒙德以外所有的首领,按照阿克蒙德的习惯,他很快就会亲自下场了。在他面前,所有没有进入英雄领域或者辉月以下的战力,毫无意义。”

    泰兰德显得很吃惊的样子。

    从她脸上那无比精彩的表情,杜克就知道,经验主义害死人。

    泰兰德是少有的作为经历过上古之战的见证者,她曾亲眼看过,连强大的龙族都要在那些强大且多得遮天蔽日的恶魔狂潮下饮恨。

    可是暗夜精灵族太封闭了,足足一万年,他们就没想过燃烧军团还有一个胸口刻着一个‘勇’字、喜欢亲自上场玩肉搏战的统帅。

    明明燃烧军团还有少说二十万中高阶恶魔,这就亲自挽袖子上场了?

    泰兰德本能地就是不信。

    就在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无比急促的敲门声。

    “大祭司阁下!大祭司阁下!你在吗?”泰兰德一听就知道,那是她心腹梅兰德的声音。

    “进来!”

    作为月之女神殿的高阶祭司,无论是仪容仪态,还是武艺方面的水平,梅兰德绝对是个中翘楚。梅兰德几乎是冲进来的,尽管她刻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脸上、眼睛里明显写满了焦躁与恐惧。

    顾不得杜克在场,也或许以为杜克根本听不懂古老的达纳苏斯语,梅兰德向杜克点点头示意,就快步走到泰兰德身边:“我们的伏击部队被发现了。燃烧军团的主力袭击了我们的部队,我们可以确认阿克蒙德亲自参与了袭击。沙木里安大人发动了终极战法,初步判断,阿克蒙德并没有受伤。”

    泰兰德的脸霎时间发白了,她紧紧地握住双手,修长的手指上,关节都因为过份用力而发白。

    她抬起美丽的面庞,露出一个凄冷的笑容,一开口同样是达纳苏斯语,不过对象却是杜克:“马库斯大人,你的意见是正确的——凡人的战力毫无意义。”

    梅兰德吓了一跳,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刚才所说的都被杜克听到了?

    杜克优雅地行了一个卡多雷古礼,双唇轻启。

    “vendeloeranushindu!”停了一下,补上了一句:“anarendaldracon”

    这其实是跟达纳苏斯语共通的萨拉斯短语组成的句子,连在一起的意思就是——愿上天怜悯我们忘记这一次的失败,愿我们有巨龙般的勇气迎接新的挑战。

    杜克的话语是如此轻柔,慈祥,既充满了智慧感,又充满了对抗击邪恶的坚定。

    有那么一刹那,两位月神祭司几乎以为自己面对的是睿智无比的半神塞纳留斯,而不是一个如此年轻的人类。

    泰兰德和梅兰德同时双手交叉胸前,手指点到自己双肩上,向杜克深深鞠躬,说的却是人类通用语:

    “为了不让彼此的族人白白牺牲,希望我们能放下分歧与过去的不快、齐心协力,联手诛灭阿克蒙德这只超级恶魔。”

    互相之间,以对方的语言问候,这在礼节上已经是最为隆重了。

    一下子,在感官上双方对彼此都有了莫名的好感与认同感。

    “麻烦暗夜精灵族准备最后的手段吧。”杜克叹气。

    “好,在此之前,我们去通知部落。”

    杜克和泰兰德联袂而出,直接告知了萨尔,暗夜精灵伏军被阿克蒙德一个就灭了的事。

    骤然听到暗夜精灵十万大军灰飞烟灭,萨尔和沃金等酋长的脸上都是非常精彩。

    泰兰德开口:“凡人的坚守已经不再有意义,暗夜精灵族同意联盟和部落的撤离,不过可以的话,还是希望各自能派出强者,支援这场决定世界命运的大战。”

    部落那边很‘小声’地讨论了一场,最终结果却让杜克感到惊喜。

    除去瓦罗克之外,部落最能打的几乎都选择参战——萨尔、格罗姆、凯恩、沃金还有布洛克斯。

    “瓦罗克!你率军回去奥格瑞玛,如果我无法回来,你就是部落的下任大酋长了。”

    萨尔刚当众吩咐完,瓦罗克*萨鲁法尔当场就哭了出来:“大酋长,我从不认为我是大酋长的料子,你……你一定要回来啊!”

    那边,凯恩也在吩咐自己的副手:“如果我死了,就让贝恩当酋长。”

    联盟这边就更不用说了,本身来到这边的这批强者,就是准备血战到底的。该留守的,都在东部王国大陆上了。

    比如这个时间点上,战力还不算强的瓦里安;有个万一的话,留下辅助卡莉娅女王的阿比迪斯;麦格尼*铜须没来……

    甚至最让杜克意想不到的状况也出现了。

    吉安娜居然在吩咐艾格文:“如果我回不来,你就去找吉娜*金剑吧。我猜她可能跟我父王有孩子。有,他或者她就是下任库尔提拉斯之王。没有你就捏造一个。反正库尔提拉斯的传承不能断绝。”

    或许有人会问,艾泽拉斯都毁灭了。还要传承来干什么?

    这就涉及到联盟的另一个秘密计划——杜克在拉大部队来海加尔山之前,就宣布过,万一他们输了,希望剩下的国王和领导者能率领所有幸存者,再度打开黑暗之门,想办法找一个新的星球,再不济也可以让民众先去德拉诺避难。

    正是因为这样,各国才能毫无顾忌地派出最强者前来参战。

    夕阳西下。

    大军如潮水般从传送门撤走。部落是直接回到杜隆塔尔。联盟士兵则传送到塞拉摩。

    此时,三派强者已经齐聚杜克身边了。

    希女王笑了笑:“杜克!这样的结果你预见到了吗?”

    “如果预见到就能达成,那所谓的人生不过是万万条被支配了命运的枯燥旅程。说白了,命运有无数条道,没有绝对的对错。走哪条路都好,只要是自己选的,我都不会后悔。”暴风法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